马蹄湾之夜|龙头新闻全媒体

 

资料片

作者:刘继祥

我来自一个遥远的乡村,在通往城市的漫长的路途中,我遇见了很多人,很多事。我在苦难中走向成熟。

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我渐渐地在身体的裂隙中,一次次迷失。因为,我相信人是所有问题的关键,也是一切本质的源泉。

我会不吝篇幅地在接下来的叙述中,告诉你我所遇见的那些人和事,以及我自己。

关于你的指责,和你对我的清晰的认识,我必须承认你是正确的,但是我又相信自己是无罪的,

我漫游在无边的大海中,也许只有大海干枯的那一天,我才能得到所有人的理解,我知道这一天遥遥无期,但是我依然耐心地等。

我珍惜每一个经过我的人,当然也包括你。给你讲一个我过去的故事吧,算是对你的回报,这个故事是美好的,所以才说给你听。

“那还是我十六岁的时候吧。我去了一个叫马蹄湾村的地方。到了那里,有一种渺小得遥远而卑微的感觉。疲惫的我,选一处平坦的地方,坐下来。一个人,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陌生的村落,看着每家院子里的绿树红墙。我羡慕这些从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人们,他们是多么幸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可以在自己的故乡平静地目送光阴的流逝。”

这个村落就像平原上的一枚干净的纽扣。此时,大地上已经开始开满桃花,处处都弥漫着芳香,让人的心暖暖的。只是,这花香也会打湿人的眼睛。我的故乡没有桃花,所以我有了一种一下子把所有的桃花香都吮吸到骨髓里的冲动。可是我却发现自己错了。这香气并不会被一个人据为己有的,他属于所有和他相遇的人。而且,每个人所闻到的芳香是不一样的。这些村里的人,也不会关心一个外乡人的来去,他们并没有向我投来疑问的一瞥,只是匆匆而过。但我还是执着地坐在这里,我并不奢望他们中的某一个人走近我,并给我一声简短的问候。就这样一个人坐着,望着村外的桃花漫山遍野的桃花香。时间还在缓慢地流逝,已经是黄昏了,我下意识地点了一颗烟,可是没等我吸到两口,就赶紧把烟头掐灭了。我怕这烟雾弄脏了这里纯净的花香。

是啊,有时候是我们弄脏了这个世界,而不是世界弄脏了我们。

也许是因为花香打开了我一直以来被尘土塞满的胸和胃,竟然有些饿了。我想去找点吃的。这里一定有小店,卖些果疏之类的东西,不用是美味佳肴,可以充饥就很幸福了。于是,我起身,寻了一条宽阔一点的巷子,径直地走进去。在巷子的深处,果然有一家卖果菜和小吃的杂货店。小店不大,却收拾得窗明几净,货物也摆放得井井有条。守在店里的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女孩儿,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她长得并不是很漂亮,但却格外地招人喜欢,粉红色的小脸上,两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就像会说话似的。她看见我进来,赶紧搬了一把凳子,招呼我坐下来。我轻声地谢了她,然后坐下来。也许是她看出来我是个外乡人,对我稍有几分警觉,但又有几分难以体会的热情。我坐在远离她货柜约有3米的地方,小心地问她:“老板,这个村叫什么名字?”她边为我倒水边回答:“这个村叫马蹄湾,已经叫了好几百年了。”听她这么一说,我没有再多问什么,而是用目光搜寻她的货柜,看看自己能吃点什么。一个人长久地漂泊在外,已经对食物失去了敏锐的嗅觉,只要能添饱肚子就比什么都强了,还奢望什么美味呢。她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外乡人,你是不是饿了,我为你煮碗面吧,再给你放两个荷包蛋”我赶紧站起来谢她,说心里话,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热乎乎的面条了,兜里的钱多点的时候还好,可以吃点可口的,可是后来囊中羞涩,就只能对付一些馒头和便宜的面包了。现在既有热面条又有荷包蛋,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女孩转身去了后厨,留下我一个人在小店里。这是我漂泊在外,第一次邂逅如此的礼遇。想想自己只身在外已经有半年多的光景,想想一路上所遭受的波折,心中竟然有一种酸酸的感觉。本想在北京找件事做,以勉强维持自己的生计,可是辗转了几家报社都没能如愿,索性就到京南的这几个小县来走走,碰到什么干什么。可是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得那样简单,小县城里的手工作坊倒是不少,可是竟没有哪一家愿意收留我这个看起来细皮嫩肉的白面书生。就这样一路向南,在雄县的长途汽车站,听人家说,坐上去县城以南的汽车,随便在哪个村下车都可以找到活计,于是我就来到了这个村庄。与这个村庄的缘分其实是不期的,无论是这个名为马蹄湾的村庄还是我这个漂泊的旅人,都没有想到这样的一次邂逅。这或许就是传说的宿命吧。现在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相信宿命。正愣神想自己的心事的时候,女孩儿端着一碗面从后厨里走了出来。她把面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又为我打开了一袋咸菜。然后柔声地说:“你吃吧,不够再煮,这里的面多,你不用担心,管你个饱没问题。”我连声谢谢都没来得及说,把头埋进碗里,大吃起来。等我把一大碗面和两个鸡蛋狼吞虎咽地吃完,一抬头看见女孩儿正笑眯眯地看着我,这下不要紧,我羞得满脸通红,把头低下去,赶紧让他算帐。我想这样可以减缓一下尴尬的气氛。但是,当我摸遍了衣兜找钱时,竟然只抠出了区区的八毛钱。原来,我已经没有钱了,只是自己还不知道。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窗外黄昏已经越来越深了,夜晚即将来临,暮色笼罩着桃花,也笼罩我仓皇的心情。女孩还是那么笑眯眯地看着我,像是故意在逗我一样,我越紧张她就越笑,我真恨不得有个地缝能让自己钻进去。还是女孩先开口说话了,她一边过来收拾碗筷一边对我说:“你别着急,人在外边都会遇见难事儿的,我爸当年在外边闯天下,也吃过别人的饭呢,钱你就不用给了。”我结结巴巴地说:“那怎么好,那怎么好,要不我把我的手表给你吧。”听我这么说,女孩笑着说:“怎能要你的手表呢?你还是留着看时间吧,一碗面值不了几个钱,你就别不好意思了。”说完,女孩开始收拾自己的货柜,她把装钱的匣子放在货柜上,边数钱边对我说:“我的生意还不错,在这个村子里只有我一家店,生意自然好,不差你这几块钱。”我只能以沉默做答。有时候偷偷地看她一眼,她干起活来手脚麻利,一丝不苟,就连微笑也是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心里竟然涌起了一阵暖流。

夜晚来临了,女孩儿拉开屋里的电灯。她让我再坐一会,帮她看一下店,她去给隔壁的残疾邻居送些日用品。我赶紧应承着,在她走出小店的时候,自己赶紧坐在门口,为她看起店来。女孩儿半天也没有回来,我开始有些着急。我猜测可能她会从后门回来,就把头扭向店里,以为这样也可以看见她回来,我就可以快点离开了。毕竟是晚上了,我得去找个可以安身的地方。可是我能去哪安身呢?我不知道。

就在我把头扭向店里的一刹那,突然看见了货柜上的那个钱匣子,敞开着盖放在那。这个女孩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呢?能让一个不相识的外乡人看店已经是够大胆的了,还把这么多钱放在这,真是个傻丫头。我这么一边想,一边等她回来。

大约又过了一颗烟的功夫,她回来了,看见拘谨地坐在门口的我,她笑着说:“不好意思,麻烦了你这么久。”我赶紧说:“没事没事,就是你下次不要这么大意了,这么多钱放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多不安全。”女孩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笑了起来。她这次笑出了声,让我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我想我应该和她告辞了。但是我必须要告诉她,我吃的面,等我一挣了钱就回来还她。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女孩儿却止住了笑,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面钱你不用还了,因为你已经替我看了这么半天的店,你的工钱可以顶你吃饭的钱。你看怎么样?”说完,女孩歪着头看着我。我刚要开口拒绝,还要为了自己那点卑微的尊严去说些信誓旦旦的话。可是这次女孩又抢了我的话先说道:“我故意把钱匣子放在货柜上,是看看你是否值得信赖,如果你拿了钱就跑,你是跑不出这个村子的,因为我一直在暗暗地观察你。事实证明,你真是一个好人,我的一碗面没有白给你吃,而且我还帮你找了个住的地方,一会就带你去村委会,我爸是村委会主任,在那住没问题,也不要你钱,你看怎么样?”

那个夜晚,我就在马蹄湾的村委会住下了。窗子开着,有些许的微风吹来,还带来夜晚的桃花香。夜晚的桃花香与白天的是不一样的。夜晚的花香更安静些,还透着几分清凉,氤氲着丝丝的水汽。我真不忍心睡去,这个夜晚是很久以来最惬意的,最美好的一个夜晚。星星挂满了天空,每当我睁开自己的眼睛,湛蓝的星光就会涌进来,从肌肤一直流进肺腑,每当此时,我都会暗暗地祈祷:如果这个夜晚能长一些该有多好啊。

可是,美好的时刻总是很短暂。那个夜晚很快就过去了。我在这个叫马蹄湾的村庄打了半个月的工。工作是女孩帮我联系的,就在他们村里,为一家塑料厂跟车送货。每当一天工作结束,我都会去她的店里坐一会,和她聊天,或者在她关店之后我们一起去黄昏的桃园里散步。

马蹄湾的生活是惬意的,我喜欢这里,喜欢这里的桃花,喜欢桃花园里那个牵着我粗糙的手散步的女孩。可是,我已经漂泊得太久了,我想回老家,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好好陪陪父母。等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她时,她什么也没说。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黄昏中的桃花,一直到夜幕降临,她都守在那片没有名字的桃园里,就那么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那是一个让人心碎的夜晚,她的眼泪打湿了我一整夜花香。

我写下这些,讲这个故事给你,是想告诉你,我曾经拥有多么美好的东西,我的心也曾经纯净如水。有一天我一定会逃离幻觉时代,而重新澄澈如初的。

你会相信我吗?我相信你会的。

我知道我还会继续收到你的信,我期待你的苛刻。

你能感知心灵的迷茫的人。

 

作者简介:

 刘继祥,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读书写作背诵,创作出版了多部长篇小说《乌云深处的灯火》巜心泣》巜蕙兰》《水彩画》《山远人远》等。追求“篇篇无空文,句句必尽规”,坚信“读而有作,作而出新”就是创造就是贡献。长篇小说《山野人生》获“武警文艺奖”,长篇小说《穷人》获第九届“天鹅文艺大奖”,巜心泣》被中国当代文学馆收藏。演讲多次获奖。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