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线】王宛茹:在疫情中迎接新生命的诞生感到特别振奋|龙头新闻全媒体

1989年出生的王宛茹是哈医大四院呼吸二科医师,是我省支援湖北的第一批医疗队队员,在哈医大四院的医生里年龄最小。这次到武汉她所在的团队对口支援武汉协和西院西四楼产科病房。呼吸科医生支援产科,王宛茹也感慨“真是知识都学杂了!”在结束武汉任务,回到哈尔滨隔离的第一天,回想起武汉的日子,接触的最多是孕产妇患者,她真实的感受到压力和欣喜都是双倍的。

患者是孕妇和新冠肺炎患者双重身份

用药上的把握是难点

作为我省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队员,王宛茹1月27日就到了武汉,第一次参与大型的医疗救援,经过和当地的对接,他们被确定和武汉协和西院区的产科合作,两边的医护人员一起接诊新冠肺炎疑似和确诊的孕妇。“我是呼吸科医生,对孕妇患者接触的不多,一开始真的挺担心的。”王宛茹跟记者说,因为患者是孕妇和新冠肺炎患者的双重身份,所以在用药上的把握是难点。既往的传统的抗病毒药物基本都是孕妇禁用,对我们来说这次新冠肺炎暂时没有特效药,当时都是对这个疾病的治疗没有绝对把握,就只能从指南里建议的药物挑选孕妇能用的,然后时刻观察变化,很多药物是禁忌,抗生素可选择的范围很小,患者常出现的腹痛、恶心等,除了正常孕期反应以外,我们还要考虑是不是药物反应,所以经常都是密切观察,如有不舒服了,值班医生立即上报上级医生,然后调整方案。除了医生外,护士也一样,呼吸科护士和产科护士一起交流,我告诉你怎么用呼吸机,你帮我学会怎么监测胎心。对于还是单身未婚的王宛茹来说,也学到了不少孕产妇知识,用她自己的话说,“知识都学杂了”。

生孩子本来就焦虑

再患上新冠肺炎双倍脆弱

如果说有什么比给用药难度更大的,那就是安抚孕产妇焦虑的心情。王宛茹说,生孩子对女人来说就已经是大课题,又赶上新冠肺炎疫情,所以很多孕妇的情绪非常脆弱。

“为什么我会得这种病,为什么还不好,别的病友都出院了,孩子将来会不会有后遗症什么的,可以喂奶吗,影响以后生孩子吗……”所有这些都是王宛茹每天需要耐心回答N遍的问题。她的经验就是“当个好听众,不能抢话,让她们说完,稍微一打断,就开始要从头说……”说到这,年轻的医生有点无奈,“我穿着防护服,憋得要命,她们说高兴了,还让我坐床上听她们说……我也很绝望”。但是一想到,平时的孕妇,产后都是一家人围着忙活护理,在这里很多人都要和家人隔离,自己还大着肚子,再加上新冠肺炎的症状,有些生产完孩子还要被送走检测……她就又有了百倍的耐心。王宛茹说,她们经常说着说着就哭了,有时候还会对医护人员发脾气,第二天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又道歉。

所在团队部分医护人员合影 一排左二为王宛茹

在疫情中迎接新生命的诞生

感到特别振奋

我省第一批医疗队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奋战65天,收治的孕产妇达43名,和当地医生合作迎接新生儿26名,还有一对双胞胎。这其中很多患者王宛茹都参与治疗了。王宛茹说,以前不接触产科,没什么感觉,但是在疫情期间,到达武汉后,经手治疗的孕妇第一个孩子落地后,看着红红皱皱的小娃娃,听着孩子的哭声,真的感触很深,没有什么比新生命更能让人感到振奋和希望。尤其是所在团队一起接生的宝宝“小北龙”以黑龙江和湖北的缘分而命名,所有的医护人员都特别关注这个孩子的情况,当孩子被送往儿童医院后,王宛茹的同事从孩子爸爸的个人社交账号上看到孩子核算检测结果是阴性的。“那一刻我真的是长出一口气,感觉有点想哭。”王宛茹说,这次医疗支援,在实践中不但提升了业务素质,也让她对职业和人生都有了更多的思考。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