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二十年的新闻时光
河池日报社新河池客户端 2019-11-08 11:36:12

1996年3月,我从一名教师转行到天峨县广播局。去人事局开介绍信的时候,相熟的王秘书问我想在哪个岗位,当时心中也没底,王秘书随手帮我填上“记者”两个字。没想到,这一做就是二十年……

当时的广播局,还没有电视台,主要是以广播为主,有一个科室叫做广播站,广播站六个人,上班时间就是编辑通讯员的新闻来稿,或者去报纸上寻找合适的内容,编辑当天的广播新闻。每天早上、中午和晚上,播音员小蒙用本地方言播新闻,说得上口,听得明白,倒也不失为小城一道独特风景。那时我们自己采写的稿件比较少,多是仰仗各单位的通讯员来稿,也有不少农民通讯员。那时的稿酬,是每篇稿件二至三元,每到月底,财务会连同一张用稿通知一起发放,不少单位凭用稿通知,再奖励通讯员同等稿酬,所以大家来稿还是比较踊跃的。记得有一个叫做冉茂富的农民通讯员,来稿非常积极,有时一天就有两三篇,质量也不错。还有乡镇广播站黄元松、农行职工华盛彦,几乎每隔一两天都有来稿,采用率也非常高。

1997年,根据形势发展需要,开始每天固定做电视新闻节目。当时局里只有两台模拟摄像机,松下牌子,扛在肩上那种,用模拟带记录画面,容易出现卡带等问题,每次跟领导出去采访,都有点提心吊胆。那时电视新闻刚刚出现,属于新鲜事物,能在电视上亮亮相,也是一件令人兴奋和骄傲的事情。作为记者,扛着摄像机跟着领导走到哪里,都能收获不少羡慕的眼光。可惜当时设备太少,不能满足新闻采访需要,每天的新闻,大多是主要领导的活动。记者采访回来,自己撰写稿件、剪辑画面,播音也是小蒙,标准的桂柳话。那时河池电视台开设有新闻栏目,也播发每个县的新闻,但上送新闻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没有电脑,稿件全部是手写,画面传送不了,必须通过班车上送整盒录像带,稿件夹在里面,每盒要十元钱的手续费,由司机帮转送到金城江汽车总站,河池电视台每天派专人到行李房领取。遇到比较紧急的新闻,需要当天播放的,就想办法叫县里派专车送过去。

谈到河池电视台,就会想起李昌宪、韦祖林、袁俊秀、黄锋、覃启朗、黄碧峰等当时比较有名的电视媒体人,他们作为电视台的负责人,或者是河池电视新闻的拔尖人才,我曾经跟他们都有很深的交往,有很多机会跟他们一起采访学习,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做人作文的道理;还有一位叫做陈任贤的业余通讯员,主业是厨师,自己买了摄像机,业余时间做电视新闻,有大量的作品被中央电视台、广西电视台和河池电视台采用,每年的新闻通联会,都受邀作典型经验发言。二十多年过去,陈老应该年近八十了吧?也不知是否还安好?

时代不断变迁,经济不断发展,电视新闻采编播设备,也不断更新,新闻的内容不断丰富,新闻的质量不断提升,我自己也不断成长,从一名普通记者,到总编室主任,再到主管广播电视新闻业务的副局长,一步一步走来,做新闻的苦乐,一言难尽。曾经,八月十五团圆夜,扛着摄像机在龙滩电站边坡开挖现场和武警战士们一起高唱《十五的月亮》过中秋;曾经,清晨五点多钟,冒着倾盆大雨拍摄龙滩工程导流洞抢险;曾经,骑着摩托车到四十多公里外的坡结乡雨腊村采访,回来途中轮胎漏气,推着车走了几公里才找到补胎店……其中的酸甜苦辣,至今难忘。从1997年到2016年,二十年来,我连续被河池电视台评为优秀、先进通讯员,大量作品在广西电视台、中央电视台播发并获奖,还多次被《广西日报》《河池日报》等纸质媒体评为优秀通讯员,多篇稿件获得自治区级奖。

因为新闻画面或文稿表述的问题,我们曾几次被责令写过检讨,那时明着不敢争辩,内心其实很不服气,认为读书那么多年都没写过检讨,参加工作还接受这样的处罚,感觉很是委屈。现在回想起来,那其实是一种鞭策。新闻部门作为党的喉舌,必须始终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出不得半点差错,如果没有经常的提醒和敲打,一旦疏忽,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天峨县每一届党委政府领导,都非常关心宣传工作,不但拨出专款不断更新设备,每年记者节,还与记者们座谈交流。为鼓励大家多出精品,县委政府专门出台文件,对刊播在各级报刊电台的新闻稿件给予奖励,不少记者到年底能拿到几万元奖金。

岁月更替,二十年来,天峨电视台前后一共走出去十多位同事,有的是考进或调入其他单位,有的提拔到领导岗位,还有几位到上级台站发展,成了业务骨干。更多的记者,到了一定年龄,每天还在制作室里编辑制作新闻,默默地为别人作嫁衣。像谢金山、付光辉等老记者,一辈子奋战在新闻采访和编辑一线。以一个普通干部的身份退休后,依然关心着电视宣传事业,每天必看新闻,一旦发现问题,就打电话来提醒,受人尊重。

时光总是悄悄流逝。因为工作需要,2016年10月,我离开曾经奋斗了20年的电视新闻宣传单位,在新的岗位,从事着与新闻无关的工作。第20个记者节到来,回想过去的日子,倍感温馨快乐,也有依恋和不舍。今生,如果有机会,我还会选择走进电视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增强“四个意识”,做新时期一名合格的“新闻记者”!

(作者:张永红  编辑:韦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