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个中国记者节:新闻路上,我们一起追梦
河池日报社新河池客户端 2019-11-08 10:51:41

 编者按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在河池市南新西路119号,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习惯在清晨出发,在深夜里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家;他们不是在新闻现场,就是在去新闻现场的路上。他们仰望星空,用双脚丈量大地,用笔和镜头对准每一个平凡的人,讲述老百姓的悲欢离合,褒扬真善美,记录时代风云,讲好河池故事。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11月8日,第20个记者节,本报策划《新闻路上,我们一起追梦》,分别选出60后、70后、80后、90后各两名记者代表,讲述新闻背后的酸甜苦辣,一起去听听他们的心声……







60后


收获满满的采访路

本报记者 高东风

我从满头青丝到头发日渐花白,一直都奔波在新闻采访路上。每次踏上采访路,我都激情满怀,充满期待,因为又将帮无助的群众解决无法破解的难题,让他们的生活重回正轨,让我内心收获满满。

2011年7月18日,辽宁大连一在建隧道发生塌方,12名施工人员被困,其中6人是东兰老乡。我接受指令赶往救援现场,把党和政府的关怀送到获救的6名受困东兰籍民工病床前,并为他们妥善解决劳资纠纷、精神补偿、返乡路费等实际问题。他们安全回到家乡后,将一面写有“他乡受困无助时 天降亲人好记者”的锦旗送到了报社。让我在收获成就感的同时,也感觉到党报记者肩上的担子重如山。

2013年12月17日,都安瑶族自治县大兴乡丹江村朴中队村民潘宝亓的住房被巨石砸塌,半年多时间无法领到足额保险理赔款。我受报社委派,及时进行了全面采访,几天时间,就依法帮潘宝亓追回理赔款,潘宝亓喜极而泣并掏出500元以示感谢,被我婉拒。12月30日上午,潘宝亓及妻子、亲属一行7人,将一面写有“为民排忧解难,知心关怀到家”的锦旗送到报社。

到河池日报社工作12年来,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我深切地感受到,能够帮助老百姓排忧解难,离不开河池日报这个平台。能够成为党报记者,是我此生最大的骄傲。


因为“晚熟”,所以年轻

本报记者 韦剑平

跑新闻,需要脚力、眼力、脑力、笔力。有人把35岁作为跑新闻的年龄拐点,35岁之前, “白+黑”“5+2”还能保持充沛精力,35岁之后就被列入“老记”行列。

相比之下,我属于“晚熟”型。作为一名60后,38岁才正式在新闻战线践行“四力”。之前,做了10年报纸广告。跑广告之前,则是在学校做了9年“孩子王”。

三个职业,看起来毫不相干,对于我来说,早已习惯从头学起。

14年新闻从业经历,感受最大的,是见证了各种各样的变化。14年间,我几乎走遍全市大部分乡镇,见证了从手脚配合攀爬的山路,变成一条条弯曲通村通屯水泥路;见证了破旧泥瓦房,变成漂亮“洋房”;见证了削平65个山头,建成河池金城江机场;见证了贫瘠土地上的贫困群众搬进移民新村,过上城里幸福生活……

我与同行们一道,以文字、图片、视频形式,把这些变化记录下来,通过报纸、网站、新河池APP传播出去,让外界了解河池,让河池增强自信。

“新闻是跑出来的。”新闻行业需要激情和“四力”,需要记者奔波在山山弄弄寻找故事、记录变化。

做新闻,因为“晚熟”,所以年轻,还需从头学起,一直在采访路上。


70后


20年,不说再见

本报首席记者 童永胜

2000年7月,我大学毕业来到河池日报社工作。那时,只有44公斤的我,生活在异乡的天空下,除了连绵不断的乡愁,每天还要面对各种“不服”:听不太懂桂柳话,吃不惯当地的菜,最要紧的是,我坐不了车,每次下乡都吐得翻江倒海。

上班第一周,我就跟随地区环保督察组到天峨、东兰、大化等地检查。河池山高路远,蜿蜒盘旋,车子开得飞快,从天峨到东兰,不到100公里的路程,我吐了9回,把胆汁都吐了出来。肠一日而九回,在车上的每一分钟,我感到头昏脑胀,度之如年。

我记者生涯的前3个月,对坐车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感,每次下乡都如临大敌,产生了逃离河池的想法。

2000年11月初的一天,天气转凉,我跟随地委副书记韦志鹏到都安检查工作,那时我已经收拾好行囊,准备随时开溜。毫不意外,到都安半路我又开始吐了,由于坐领导的车,我不敢叫司机停车,只好把吐到嘴里的东西又硬生生吞回去。那时我双手捂住嘴巴,全身冒汗,两眼冒星,感到世界末日马上来临。

奇怪的是,经过了这次“回吞”,我居然适应了坐车。

时光打马而过,我没有离开河池,在报社一呆就是20年。

这些年,我走过了河池的千山万水。在寂静的山村,在希望的田野,在地下的矿井,我竭力把温暖的文字奉献给读者。那些文字背后的我们,一样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同样令自己怦然心动。


在最美好的时光里与你同行

本报记者 银联球

1994年我大学毕业入职报社,25年的光阴如白驹过隙。

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与报业的发展相伴同行,见证、参与了河池日报从“一纸风行”到新媒体风生水起,不断融合发展的历程。

我有幸成为报社最后一位告别相片暗房、第一位使用数码相机的摄影记者;报社首批告别“纸与笔”踏步数字化转型之路的采编人员;报社手机报、网站、网络问政专区等首批新媒体平台创办的具体参与者。

转型必然带来挑战。河池网河池论坛开办之初,人气惨淡,有一晚,论坛网友不到10个,其中两个还是我自己的“马甲”。为稳住这几位网友,我不断与他们互动,两个“马甲”也相互“灌水”。夜深沉,眼昏花,颈椎隐隐作痛,我决定冲个澡清醒一下。当我往身上搓香皂时才发现忘了换鞋,脚上那双“毛毛拖”已湿漉漉、沉甸甸,脚趾踩在里面“扑哧扑哧”作响,我一脸苦笑。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

过往无暇顾及,艰辛已风轻云淡。成为报业各转型发展关键时期的“首批”见证者、参与者、推动者,这段经历让我倍感荣幸,倍加珍惜。

如今,报社在历任班子的领导下,在全体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已建成了“一报一网两微两端一视一云一抖”的媒体矩阵,取得了媒体融合发展的一项又一项成果。但发展的道路上永远充满挑战,作为新媒体的部门负责人,我面临着带领团队创新争优出佳绩的挑战;作为一名中年媒体人,我还面临着知识老化、思维固化的挑战。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80后


只要有新闻,我们就在路上

本报首席记者 黄开均

记者,就要记着初心、记着使命、记着担当、记着坚守。

何为初心?2008年6月底,我把简历投给了河池日报社,两个月后便开始一名新闻工作者的生活。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用优秀的新闻作品,记录好伟大时代。11年来,我始终坚持用脚步丈量民情,用心感受民生,用纸和笔记录河池的时代变迁。

何为使命?岁月静好下,总有人负重前行;风云激荡中,更有人勇立潮头。记者,就是要记录下这些精彩。深入深度贫困地区、深入脱贫攻坚一线、深入千山万弄,记录河池人民与贫困搏击的一个个瞬间,挖掘“贷牛还牛”、生态扶贫等典型经验,采写村民入股治河、群众享受改革红利等鲜活题材,这些都让我从中感受到时代的脉搏。

何为担当?记者每天的工作,就跟“打仗”一样,握在手中的笔是“枪”,挂在颈上的相机是“炮”。作为党报新闻工作者,我们要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传播党的政策,守望公平正义,推动社会进步。

何为坚守?无数次通宵达旦码字,天未亮就出门采访,徒步十几公里进村入户找故事;趴在运送救灾物资的拖拉机上,进入被洪水围困的罗城村庄;跟着救援冲锋舟,划进被淹数米的宜州龙头街……我坚信新闻不死、理想恒在,“只要有新闻,我们就在路上!”


10年,让新闻梦想再出发

本报首席记者 罗昌亮

弹指一挥间,细数自己来到河池市金城江区南新西路119号报到,已走过10个年头。

10年来,自己见证了报社从“三报两网一微博”到如今的“全媒体矩阵”,其中凝聚了每个河报人的心血,无论是融媒发展,还是新闻创优,“河报现象”响彻全区。

10年来,作为时政记者,有幸在市四家班子领导身边学习,个人能力得到不断提高,更见证了一届届领导为美丽幸福新河池呕心沥血,诠释领导干部担当和“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河池精神。

10年来,无论是龙江河畔,还是红水河边;无论是仫佬山乡,还是毛南家园,自己的足迹踏遍全市各个角落,见证了抗旱救灾、六寨至河池、河池至百色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河池金城江机场通航、红水河复航、贵南高铁开工建设等系列重大民生工程,并用自己手中的笔和镜头,记录着河池的发展变迁。

10年来,自己从青涩懵懂的大学毕业生变成了“油腻大叔”,在文化广场、车辆厂和三中的夜宵摊上空,依然回荡着大家对新闻理想诉说的回音。

10年来,有收获、惊喜,也有困惑、彷徨,在媒体唱衰年代,一些同事朋友离开了媒体或河池,自己也曾有机会离开河池,但为了所热爱的新闻事业而选择了坚守。

10年,对自己是一个小结,更是一个起点。在《河池日报》守正与创新的道路上,自己将积极践行“四力”,继续为心中的新闻梦想再出发,无所畏惧,一路追寻。


90后


新闻路,不止步

本报记者 林郁婷

今年是我在河池日报社工作的第7年,俗话说“七年之痒”,我却想说:“新闻路,不止步!”

刚毕业来河池,还是个20出头的羞赧小姑娘。初出茅庐,见天地之大,跃跃欲试。坐大巴去凤山,那时还没通高速,弯弯绕绕,从山下到山上,再从山上到山下,看得见的山路来回绕了4个小时,采访的是当地高中一个有争议的陪读政策。连夜赶稿子,回来的路上,编辑已经把稿件排上版面,再反复讨论修改一些细节。稿子刊发后引起很大反响,我心里一动:做新闻还挺有意思的!

后来做了报纸夜班编辑、新媒体编辑,与记者和各县(区)的通讯员建立了深厚的默契。记不得多少次报纸清样后,已是深夜或是凌晨。也记不得有多少次重大突发新闻,紧张守在电脑前,与记者反复沟通,手指快速操作,只为第一时间发出党媒的权威声音。

河百高速通车、2018年抗击冰灾、2019年抗洪抢险……河池的这些重大事件,河池日报不曾缺位,这离不开记者编辑背后的辛勤付出。河池日报是个有爱的团队,一群有新闻情怀的人聚在一起,深深地影响了我。今年9月,我作为代表到广西电视台,讲述了我们记者的故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想,新闻是一条没有终点的路,在这条路上,我要不断学习,不断探索,激情满怀,再出发!


正青春,敢追梦

本报记者 韦玉厦

蓦然回首,来到河池日报社已近3年。这个有“人情味”的单位让我成长,数不清的采访对象则让我更懂事。

盲人卢素霞,用指尖摸索凹凸不平的盲文,用耳朵感知漆黑一片的世界,经过不懈努力,考取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针灸推拿专业,成为我市首个盲人本科大学生。她说:“阳光总在风雨后。”

患有先天性软骨病的陈永站,身高只有一米多一点,他通过自学技术经营摩托车修理店,入股村里的产业实现脱贫。见到他时,他正在帮群众修理与他齐高的犁田机,湿冷的雨水浸透他的衣裤。让我最为感动的是,修理完毕后,他没有收取任何费用。他说:“我只是做了一件小事。”

2018年,卢素霞和陈永站都被评为首届“感动河池十佳自强残疾人”,他们勇敢地迎接挑战,自信地创造美好生活,让我倍受鼓舞。

念及己身,四肢健全,我有什么理由抱怨生活?是他们,让我感受到了媒体和文字的力量,讲好河池故事,是可以引领社会风尚的;是他们,让我更加坚定新闻理想,秉承着“胸中有大义,心里有人民,肩头有责任,笔下有乾坤”的信念,传播正能量。

作为河池日报社最年轻的记者,我身在新闻一线,痛并快乐着——痛苦和快乐铸就的坚强,就是我冲破迷茫的勇气。

正青春,敢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