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 丽

《世说新语》是我最喜欢的经典著作之一,作为我国古代志人小说的最高峰,它主要记述了魏晋文人士族的生活言行,书中用幽默机智、妙趣横生的语言,表达了对铮铮风骨的欣赏和讴歌,对卑劣小人的讥嘲与讽刺。满卷飘逸着清隽的翩翩风度,那精妙的名士清谈,令人倾心不已,也教会了我许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鲁迅称赞《世说新语》为“名士底教科书。”它不惟妙于文采,亦富于史料。书中内容大都有关魏晋名士的言行轶事,分别有德行、政事、文学、语言、方正等,最令我深受感动的是有关德行的这一部分。何为德也?诸如孝顺、人的作风与对金钱的看法都可以折射出一个人的品德。世间的名和利常常使人受到诱惑,而能够在诱惑面前不动声色,着实难能可贵。

读《世说新语》,还使我懂得了淡定的真谛,“裴叔则被收,神气无变,举止自若。求纸笔作书,书成,救者多,乃得免。后位仪同三司”。这一段,即是宠辱不惊的淡定的最高境界。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这不但是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自我救护之法,更像道家无为而治的入世为人之道。现代社会,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也应该保持气定神闲,而不是惊慌到麻木不仁。生活里我们不可能预测到未来的样子,但为什么有些人就可以如看一场知道结果的球赛般沉着冷静面对生活呢?答案就是他们看透了人,看透了生活,他们遇事淡定从容,以一颗平常心对待事情,最终在平淡生活中收获到成功的喜悦。

读《世说新语》,更让我明白任何时候都不放弃自己的修养与气度的重要意义。生逢乱世的魏晋人,他们既不能够安和平静地度日,也不能在社会混乱的时局里有所作为,只能以饮酒佯狂来排遣内心的抑郁与苦闷。可即使这样,他们仍坚定地保持着个人的修养与气度。

《世说新语》虽然只用只言片语,却传神地表达出魏晋人的审美情趣和审美态度,有着无穷的文学魅力。我们推崇他们的审美情趣与审美态度,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并且生活环境相对安定的当下,我们反倒不如乱世中的魏晋人那样对自己对万物都持有一种审美的心态。人生匆匆而逝如白驹过隙一般,假使能像魏晋人那样用雅致独特的审美情趣观照万事万物,那么我们的短暂人生将不至于太过苍白,终会变得丰盈。

作者单位:召陵区承禹建筑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