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雪洋

女儿在弹琴,我在旁边看。只见她双臂稍稍弯曲,十指微微合拢,扶在弦上。随着她托、劈、抹、挑、勾等指法的不断变化,那美妙动听的音乐顿时从她的指尖流淌出来,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女儿弹得全神贯注,真情投入,我看得目不转睛,听得热血沸腾。只听得那音乐声慢起渐快再慢,音量从强到弱,又从弱到渐强,似深情诉说,似兴奋激动,又似百感交集,极富激情和感染力。

一曲终了,女儿问我,爸爸,好听吗?我说,好听!她又问,那你听懂了吗?我说,爸爸不懂音乐,没听懂,但确实很好听!女儿说,那我给你讲讲吧。她说,这首曲子名叫《幸福渠水到俺村》,是一首著名的古筝曲子,“幸福渠”是人们对红旗渠充满感情的昵称,当地人也称“生命渠”,曲子描绘的是林县(现林州市)人民修建红旗渠的艰辛、建成后举行开闸放水时盛大的欢庆场景,表现了水的那种汹涌澎湃、气势磅礴的壮观场面。同时还描绘了渠上的自然风光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赞美,表达了曲作者对林州人民的景仰之情。

听着女儿动情的给我讲着,我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那巍巍的南太行山上,飞到了红旗渠上……

我曾两次到红旗渠,第一次是早在2001年。当时,我记得,登上林虑山,来到红旗渠旁,一下子就被那恢宏的气势、壮观的景致、浩大的场面所吸引、所震撼;我记得,在红旗渠总干渠的咽喉处青年洞旁,听讲解员讲,300名青年仅用17个月时间就打通了长600余米、宽6.3米隧洞的英勇事迹时,我心潮澎湃;我记得,当我看着蜿蜒盘桓的,犹如一条玉带缠绕在半山腰的红旗渠里流淌的渠水时,打心眼里为林县人民高兴。天道酬勤,林县人民终于实现了他们多年的夙愿,尽管历经千辛万苦,尽管付出巨大牺牲,尽管耗时十年之久。

第二次到红旗渠,是在十七年以后的今天。再次来到这个闪耀着力量与智慧光芒的地方,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在这里,我们看纪录片、看话剧《红旗渠》、参观红旗渠纪念馆、重走空中“红飘带”、聆听党校教授讲述《红旗渠精神及其时代价值》,与修渠劳模面对面交流。再一次被英雄的林县人民那“劈开太行山,漳河穿山来,林县人民多壮志,誓把山河重安排”的豪迈气魄所深深地折服。

“水缺贵如油,十年九不收;豪门逼租债,穷人日夜愁。”一曲民谣,勾勒出林县历史上干旱缺水的悲惨图景。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林县因为长期缺水,四处干涸,一个老汉到几十里外的山里挑水,因为水量小,挑水的人又多,老汉直到天黑都没有回家,家里儿媳妇着急,就去接,在回来的路上,因为天黑,儿媳妇不小心把两桶水洒了,回家后,儿媳妇羞愧难当,上吊自尽了,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因为缺水,地里不打粮食,这里的男孩找不到媳妇,女孩都嫁到了外地。面对几辈人翻山越岭挑水吃、找水吃的现状,他们没有丝毫的退缩,没有丝毫的让步,甚至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等不靠,一直在与旱魔做着殊死搏斗,一代又一代林县人不甘屈服地与干渴的旧山川进行着持续的抗争,没有水泥、石灰自己烧,缺少炸药、工具自己制,硬是用自己智慧的双手劈开了太行千重山,引得了甘泉来。当年的修渠模范讲述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修桃园渡槽时设计桥长100米,宽6米,最高处达到24米,设想渡槽下排洪水、槽中通渠水,槽上过行人汽车。设计方案出来后,有人提出质疑说,这恐怕不行,以前没有先例,书上也没有。杨贵书记知道后笑着说,没有先例,咱建成了就是先例,咱修成了,写到书上,书上不就有了!结果仅用186天就建成了桃园渡槽,彰显了林县人的幽默,自信与大智慧。

参观红旗渠纪念馆时,里面诸多的实物和照片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任羊成凌空排险令人揪心、铁姑娘凤凰双展翅让我点赞、幸福渠水到俺村使我激动不已、热泪盈眶……还有一张照片特别吸引我,在照片面前,我驻足良久,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这张照片就是杨贵、李贵两位县领导肩扛工具走在修渠大军最前头的照片。其实,他们不光走在前,也抢在前、干在前,吃住在工地。在修渠现场,抡锤砸钢钎、放炮炸山石、凿洞挖石方等都有干部的身影,都是干部和社员一起干。社员们说:“党员干部流汗水,我们就能流血水;党员干部搬石头,我们就能搬山头。”曙光洞全长3898米,宽高各2米,用时16个月凿通;曙光渡槽1969年4月动工,6月建成……创造了当时的一个又一个“林县速度”!这都是榜样的力量。有资料显示,县里领导一年有200多天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在工地上,每一名党员干部都是一面旗帜、一根标杆、一个榜样,他们始终和群众在一起。

站在山顶阳凤垴,遥想当年,太行山上红旗猎猎,人山人海,林州数十万干部群众肩负着祖辈的梦想,绝壁穿石,挖渠千里,于1960年2月动工修渠,至1969年7月支渠配套工程全面完成,十年苦战太行,将漳河水引向林州大地。林州市委党校老师说,十年时间,30万人,就干一件事,那就是修渠。为修渠削平了1250座山头,架设151座渡槽,开凿211个隧洞,修建各种建筑物12408座,挖砌土石达2225万立方米。红旗渠总干渠全长70.6公里(从山西省平顺县石城镇到河南省林州市任村镇),干渠支渠(全长1500公里)分布全市乡镇。他说,如果把这些土石垒筑成高2米,宽3米的墙,可纵贯祖国南北,绕行北京,把广州与哈尔滨连接起来。两登林虑山,二上红旗渠,非身临其境,不能感受其工程浩大,气势恢宏;亲身体验,方知红旗渠被誉为“世界奇迹”、“人工天河”、“中国水长城”之实不为过;站在她的身旁,用手撩起清澈的渠水,才真正感知,她的建成,对林州人民有多么重要。称红旗渠为“生命渠”、“幸福渠”,那是林州人民从心底里发出的声音。

太行山,又名五行山、王母山、女娲山,是我国东部地区的重要山脉和地理分界线,纵跨北京、河北、山西、河南四省、市,呈东北、西南走向,绵延400多千米,其历史遗存、风景名胜数不胜数,然自红旗渠建成以来,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其上,又如一条锦绣的玉带缠绕其间,恰是画龙点睛、锦上添花。半个世纪以来,一直为人们所赞美、所歌唱、所心驰神往,由此而孕育的红旗渠精神也已融入我们的灵魂和血脉当中。“焦裕禄精神,红旗渠精神,这些革命创业精神是我们党的性质和宗旨的集中体现,历久弥新,永远不会过。”习近平总书记这样说。

音乐声再次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随着这音乐声,我与女儿再一次沉浸在幸福渠水到俺村的这种喜悦、兴奋与激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