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竞月

去年六月一次例行体检,出了一点不正常的结果,四十岁的我决定手术。

在医生眼里,那应该是个很小的手术,于我却是进手术室前泪眼婆娑的把支付宝密码和银行卡密码发给爱人,出了手术室抓紧爱人的手久久不肯放……经历一次手术,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那段日子让我想了一些原来不曾静下心思考过的问题,比如病痛或意外出其不意的来临时,我该怎么样坦然面对;比如生命应该是三层意义,第一层起码的温饱问题,第二层怎样过得有趣,第三层怎样过得有意义——第一层我应该做到了,第三层可能是大人物才能抵达的,我是不是要改变一下生活态度和方式,让自己过得更无怨无悔,更有趣些……

于是,除了干好家务和工作外,我不再慵懒地窝在沙发上抱着平板追剧或刷淘宝,而是每天早上坚持五点半起床到小区广场跑步,几个月下来,现在可以轻松跑半个小时了。早起带动早睡,生物钟也有规律了,睡眠质量好了许多。我又报了一个瑜伽班,自己给自己规定每周至少去上三节课,不得不说坚持瑜伽以来,我的身体柔软了,内心也柔和了许多。我现在已然很少发脾气,更多的是考虑到老公的不易。不管老公何时到家,我总准备一杯温开水等待。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离单位不远的老年大学有申进贤老师的国画班和赵连生老师的书法班,于是我总是抽空去听课。虽然零基础的我写不好,也画不好,可我从老师身上看到了勤奋和毅力。在中原大讲堂·沙澧大讲堂,当我看到只有初中毕业的农民作家周桂梅老师自信快乐地分享她的写作历程,看到七十多岁的张德贞老师神采飞扬的演讲……我的心被感动着。

我必须感谢生病,让我有了从未有过的心理路程,让我发掘了自己潜在的力量和毅力,也重新认识了自己并尝试改变自己。一场病,让我在茫然不知所措的人生路上停下来,重新衡量,然后再喜悦前行。

如果您遇到一个微信上签名是“活着,笑着,过着,走着的人”,嗯,那就是我;如果恰巧我们能成为好友,我想,我会习惯以一张抱拳的图片给您打招呼。

嗯,有缘相遇,余生,请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