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城公安版“杨门女将”:一个未竟理想的25年接力|龙头新闻全媒体

伊唯华(中)和两个女儿

14日晚8点半,哈尔滨市公安局南岗分局文化街派出所灯火通明,32岁的女警安麒达为刚抓获的两名女性吸毒人员搜身、验尿后,回到值班室,此时5岁的儿子已经蜷在床边睡着了。而在几公里外的道外分局,她的母亲伊唯华也刚加完班……

这是黑龙江省为数不多的“四警之家”。25年前,伊唯华的丈夫因公牺牲,倔强的她放弃了中学教师的安稳工作加入了公安队伍,后来又把两个女儿也都培养成了优秀的警察。一家四口,在漫长的25年时间里,如接力般传承着一个未竟的理想,上演了公安版“杨门女将”的感人故事。

丈夫34岁时因公牺牲

木兰老百姓沿街送行

伊唯华曾有一个令人艳羡的幸福家庭。她是一名中学教师,丈夫安立志是转业军人,在木兰县公安局东兴分局任刑侦股股长。

在当地,安立志是出了名的热心警察,农民家的鸭鹅丢了,他帮忙去找;逢年过节看谁家太穷了,便把自家的米面扛过去。在伊唯华的记忆中,丈夫深爱着警察这个职业,镇上的老百姓也经常跟她夸赞:“你们家小安,真是个好人!”

安立志的警察生涯,素以勇猛著称。有一回,一名精神病人手持杀猪刀,怀揣两把菜刀闯入一村民家滋事,接到报案后,安立志立即和战友赶赴现场,当精神病病人左手持杀猪刀,右手举菜刀欲砍村民的妻子和孩子时,他猛冲上去抓住精神病人手握的杀猪刀,被精神病人右手的菜刀砍中头部两刀,鲜血直流,但仍拼尽全力将其制伏。

危险时刻,冲在最前面的安立志一次次化险为夷,然而,1994年7月17日,水库附近的一声枪响最终打破了这个美满的家庭。伊唯华清楚地记得,那天,值完夜班的丈夫早上五点多就回家了,点名要吃茄子炖土豆,在家没休息几个小时,就被同事叫走了。

安立志和同事一起外出工作,路遇一林业检查站工作人员与一携带猎枪的村民,因占林地开荒一事发生口角,并厮打在一起。安立志与同事不顾个人安危,上前制止。这时该村民将枪口对准同去的同事欲扣动扳机,危急时刻,为了解救同事,安立志猛扑过去,不幸被歹徒的猎枪击中,当场倒在了血泊之中。

当天中午,见到丈夫时,伊唯华发现他的手还温热,掀开盖在丈夫头上的衣服,她哭喊着:“你咋睡着了,跟我说说话啊”,说完便昏了过去。牺牲时,安立志年仅34岁,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出殡那天,东兴镇的老百姓们自发为他送行,道路两旁站满了人……

安立志的全家福

中学教师改当警察

她从“嫂子”变成“战友”

“我和立志的感情特别好,从来没吵过架,他走的时候,我感觉天都塌了。”时隔25年,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伊唯华眼眶通红。她告诉记者,她甚至一度想过,如果当初没那么恩爱,是不是彼此陪伴的日子就能更长一些。

丈夫牺牲后,组织上找到伊唯华,询问生活上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伊唯华竟然提出想要当警察,到丈夫生前的单位工作。

“当老师多安稳,小安已经牺牲了,你为啥还要干这么危险的行业?”对方很不解,伊唯华却哽咽道:“正因为我丈夫牺牲了,我想尽最大努力,替他完成当警察的心愿……”

1994年12月,伊唯华辞去语文教师的工作调入东兴分局,负责户籍工作。那些曾跟她丈夫并肩战斗的同事惊讶地发现,以前常给大家包饺子的“嫂子”变成了他们的战友。

由于警察工作繁忙,伊唯华不但没了寒暑假,甚至连准时下班都难。她把自家平房兼并出一个小屋,租给一对老夫妻,两个孩子也托付给了他们,当时大女儿安言达12岁,小女儿安麒达7岁。等她下班回家,孩子们常常已经睡着了。聊起这段往事,伊唯华愧疚地说:“两个女儿是散养长大的,那些年我只参加过一次家长会。”

后来,伊唯华调入木兰县公安局第二派出所,无论在哪里,她都像丈夫那样热心地为百姓办事。她曾经坐两个多小时客车,去为一位70多岁的大娘迁户口,这位大娘恰好认识她的丈夫,在派出所见到伊唯华很惊讶,“你咋也干公安呢?”她笑着反问道:“干公安不好吗?”老大娘连声道:“好!好!你跟小安一样心眼好。”

安麒达在为居民办业务

两个女儿相继从警

“我们家有四个警察了!”

大女儿安言达高中毕业时,伊唯华问她:“你是想考大学还是当警察?”大女儿笃定地回答:“我想像你和爸爸那样当警察。”2000年,安言达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木兰县公安局户政科,2004年通过公务员考试,正式成为了一名警察。如今,她在木兰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厅工作,丈夫也是一名警察。

2003年,二女儿上高中时,伊唯华被借调到哈尔滨道外分局。安麒达小时候曾经不理解母亲,因为母亲一直忙于工作,几乎没空管她。但长大后她越来越懂得体谅母亲,也想像母亲和姐姐一样继承父亲的遗志。

2006年,安麒达考入北京人民警察学院。她的高中同学曾笑称:“最爱美的安麒达,上了最不能美的学校,要从事最不能美的职业。”可在她心里,能穿上警服就是最美的。这个美丽瘦弱的女孩军训时累晕过,在警体课上爬2米高墙,她始终咬牙挺着,熬过了所有苦和累。

2010年从警校毕业后,安麒达通过了公务员考试,笔试和面试均是第一名。体检合格的那天,在宾馆里等待结果的伊唯华,坐在床上大哭了一场,“我们家有四个警察了!”她带着两个女儿,一家三口穿着警服去给丈夫扫墓,“老安,两个孩子都长大了,她们也都穿上警服了……”

提起安麒达,南岗分局文化街派出所所长方洋感慨道:“她们家一门女警,真的很不容易,从警这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有‘四警之家’。小安工作很努力,为了让百姓少跑腿,她经常午休时仍在办理户籍业务,直到全办完了才去吃午饭……”

对安麒达而言,她对警察这个职业的理解,经历了一个从“很酷到很苦”的过程。就像她说的一样:“我首先是一名人民警察,其次才是户籍民警”她假扮成女大学生,跟男同事一起抓逃犯,被抽调到专案组,蹲点破获毒品案件,就像父亲当年那样英勇……

这么多年,伊唯华经常叮嘱两个女儿:“一定要好好工作,别辜负你们的爸爸”,她跟孩子们说,要尽心尽力地为老百姓做事,“咱们安家的人永远都不能收百姓的红包,缺钱跟妈说!”

如今,59岁的伊唯华被道外分局返聘,母女三人仍在各自的公安岗位上奋战着。25年,在时光的催化下,她们终于把对丈夫、对父亲的缅怀,变成了一份更有分量的大爱……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