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来85后乡村教师:想帮不认识摩天轮的孩子打开一扇窗|龙头新闻全媒体

高菲菲和学生们

10月9日,天蒙蒙亮。齐齐哈尔市泰来县城,31岁的乡村教师高菲菲准备前往四里五中心学校水上教学点。这个教学点距离县城100多里地,由于乡路崎岖,往返一趟需要三个多小时。五年来,高菲菲在这条路上,风雨无阻地往返了2000多个来回。

每天早上,她乘坐第一班客车从城里到村里,望着窗外城市的风景一点点后退,直至变成低矮的平房和广袤的田野。村里人都在忙着进城打工,而高菲菲却忙着进村教学,为了教室里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她成了这条乡道上的“逆行者”……

黑板上一条分割线

隔开两个学年

高菲菲,生于泰来县城的一个小康家庭,父亲是名警察。她在云南读大学,学的是对外汉语专业。上大学时,她听同学讲述了在云南的支教经历,艰苦的环境非但没有吓退她,反而让她暗下决心:以后我也要去支教!

这并不是一个女大学生的一时兴起,毕业后,高菲菲在云南找了份工作,白天上班,晚上备考,一年后考取了教师资格证。此时的她,已经不满足于短期支教,而是想回黑龙江当一名乡村教师。

2014年8月,高菲菲通过特岗教师考试,被分配到泰来县四里五中心学校水上教学点。那是她第一次去农村,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眼前的景象还是让这个85后女孩有些震惊:尘土飞扬的操场,低矮的6间平房,木头桌椅靠缠满铁丝加固,破旧的办公桌散发着霉味,比她还要“年长”十几岁……

当时教学点只有三位教师,年级也不全,有近30名学生。校长带着一位老教师和一位特岗教师,教一二三四年级的课。高菲菲既是班主任,也是全科教师,负责教数学、语文、美术、道德与法治。上班第一年,她带的第一个班级只有6个学生。2015年,由于另外一位特岗教师离开了,她开始教“复式班”,所谓的“复式班”是指在一间教室里给两个学年讲课。

“当时我们班有13个学生,5个读二年级,8个读五年级,上课时我在黑板上划一条分割线,左边的板书是二年级语文,右边的板书是五年级数学,一堂课40分钟,两个学年轮流讲,低年级听讲的时候,高年级预习、做题……”回忆起那段经历,高菲菲感慨万千,“这对于师范生都很难,更何况我是个非师范生,但为了学生们,我愿意克服一切困难”。

想帮不认识摩天轮的村里娃

打开一扇“窗”

高菲菲的学生大多是留守儿童。她留意到,学生们的作业本上经常有油渍。家访时,她发现班里所有的孩子都没有学习桌,用饭桌或者趴在炕头写作业。而老人们的文化程度普遍偏低,让高老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回,她指着歪歪扭扭的家长签名问学生:“这是你自己签的吗?”结果那学生回答:“这真的是我奶奶写的,她不太会写自己的名字……”

让她感觉心酸的是,有些孩子甚至不知道城里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刚来学校时,有人跑来问她:“你们城里人早上吃什么,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吃牛排喝红酒吗?”美术课上,她让大家畅想一下二十年后的家。有个学生画了个抽水马桶,这些在城里很寻常的东西,在他的脑海里却无比遥远。高菲菲曾经布置了一篇名为《游乐园》的作文,让她意外的是,好几个孩子不知道什么是游乐园,更不知道“摩天轮”,有人去过县城里的淘气堡,以为那就是游乐园。高菲菲曾经问过学生们:“你们的理想是什么?”一半说要当科学家,一半说要当大老板,答案比她预想中要单一,后来她明白了,这是因为孩子们对其他职业知之甚少。

糟糕的教学环境和生源,并没有成为高菲菲逃离的借口,反而成了她必须留下来的理由。“我每天翻微信朋友圈,看到朋友们下班后逛街、聚餐、喝咖啡,有时候也挺羡慕的。”高菲菲坦言,但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能赚钱的工作有很多,但不是每份工作都这么有意义。我想帮这些村里的孩子们打开一扇‘窗’,每天跟他们在一起,我觉得既快乐又充实。”

“你们在,我就在”

服务期满后放弃调任机会

在偏远的教学点,高菲菲无法像其他年轻教师那样,有很多参加培训的机会,于是她上网搜集名师的授课视频,一点点摸索着学习,用新颖的教学方式让学生们爱上了课堂。
她领大家玩“古诗接龙”的游戏,给每首古诗配一幅插画,还把“古诗新唱”引入课堂。她结合农村学生语文素养低的现状,在课堂中应用了课内海量阅读的语文学习模式,比如,在讲《桃花心木》的时候,她不是逐字逐句地帮孩子们分析课文,而是采取一篇课文加一篇课文的形式,完成阅读迁移,引入一篇类似的《落花生》,教导学生们怎样阅读、理解文章。

高菲菲连续三年获县级优秀教师、乡级“教学之星”称号,她的语文课曾获得过齐齐哈尔市三等奖、黑龙江省二等奖,还在很多知名教育期刊上发表文章……然而,高菲菲没有把它们当成向上的“跳板”,而是想把根扎得更深一些。2017年,她的特岗教师服务期满三年。父母心疼女儿整日奔波,希望她能回城里工作,高菲菲却说:“我不累,我能坚持。”她的考评等级为优秀,有了调到中心学校任教的机会,中心校校长主动找到教学点的校长,想把这位优秀的老师挖走。

孩子们不知道从哪儿听到消息,难过地问道:“老师,你要走了吗?”高菲菲笑道:“老师不会丢下你们,只要你们在,我就在。”她婉拒中心校的理由也很朴实:“你们那儿不缺好老师,可教学点的孩子们需要我,他们好不容易盼来了年轻教师,我不能教一半就走了。”

“高老师很优秀,我们学校条件艰苦,但她能克服各种困难,真的是发自内心地爱护学生。”校长程楠说。

在山村教学没放弃“充电”

“除了坚守还要有追求”

五年来,高菲菲没请过一天病假。有一回,她得了重感冒,嗓子说不出话来,第二天一早,她的讲台上铺满了小纸片。“老师,您今天不要讲话”“老师,今天我们可以自己学习”“老师,祝你早日康复”……看着孩子们暖心的问候,她感动得湿了眼眶。
她记得班里每个孩子的生日,用稿费给留守儿童办生日会,买气球、拉花,奖励他们漂亮的日记本。为了感谢她,家长送来自己种的蔬菜和玉米,被她婉拒了,“在城里买菜很方便,你们种菜很辛苦,千万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

班里有个叫小烁的孩子,性格内向,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而敏感、自卑,同学们不愿意跟他玩。高菲菲发现小烁画画好,于是耐心地鼓励他,让他给古诗配画,经常在班级里当众夸奖他,渐渐地,康烁变得自信了,人缘也越来越好。有一天,孩子突然跟高菲菲说:“老师,我以后想当画家,但我会好好学习,我知道,当画家也要学好文化。”

她教学生们学会感恩,叮嘱他们每年的父亲节、母亲节、重阳节、家人生日都要跟父母和老人问候。班里有个孩子很聪明,成绩也好,但他有点儿怨恨父母:“如果我的父母不是农村人,那我就不会生在农村。”听完孩子的话,高菲菲很震惊,但她知道不能把责任全推给孩子。借着农忙的季节,她给孩子们讲《悯农》《乡村四月》,体谅农民劳动的辛苦,学会用欣赏的眼光看待父母。

2018年,高菲菲工作的水上教学点焕然一新。教室重新粉刷,有了电子白板和电脑,学生们有了一块水泥地的篮球场。高菲菲记得,开学那天,学生们围着她欢呼雀跃,激动地说:“老师,咱们学校是重建了一遍吗?”

“在教师队伍里,乡村教师是个‘苦情角色’,可能有人会想:你看我都付出了这么多,已经这么伟大了,为啥还要对教学质量要求那么高?”可在高菲菲看来,要想成为一名优秀的乡村教师,除了坚守还要对专业有所追求,要通过不断地学习来努力提升自己,让更多学生受益,哪怕只是在一个小小的教学点。

高菲菲也许并有像同龄人那样“展翅高飞”,可这世上有一种爱,是折下自己的翅膀,让更多的孩子去飞翔…… 

照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