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译著《茶花女》等名著 84岁翻译家把东北当第二故乡|龙头新闻全媒体

龙头新闻记者 于海霞 文/摄

“她从来只带茶花,一个月中,有二十五天她带白色茶花,另外五天带红色茶花。没有人知道这颜色变幻的原因,在巴尔荣夫人的花店中,她被人称作茶花女。提起法国作家小仲马的名著《茶花女》,几乎无人不晓。

《茶花女》是我国第一部被翻译过来的外国小说,被称为西方的《红楼梦》,但很多人只知道是晚清文学家林纾第一个把《茶花女》译介到中国,很少有人知道一位叫王殿忠的翻译家也译著了《茶花女》,而且现在流行甚广。

前段时间,王殿忠来到哈尔滨,记者采访了这位翻译过《茶花女》等多部法文作品的翻译家。


“三高老教授把东北当第二故乡

“当时哈尔滨有很多外国人居住,印象中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每天喝着啤酒,吃着西餐,唱着《太阳岛上》,多年来我对有着‘东方莫斯科’之称的哈尔滨无限向往,今年夏天终于如愿以偿来到了这里。别看王殿忠已经84岁了,但精气神儿特别足,思维敏捷,表达清晰,说话、走路都不逊于年轻人,颇有大学教授的风范。

王殿忠出生于1935年,河北交河人,家里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最小。迫于生计,上世纪30年代也是闯关东最火热的时候,当时只有六七岁的他随父亲来到吉林延边,当时的东北冰天雪地,尽管人们生活比较艰难,但浓浓的乡土气息还是在年少的王殿忠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大火炕、坐北朝南的土草房、牛车马车吱嘎响,大葱蘸大酱,风匣拉的山响……东北人大都性格直爽、骨子里还都带着一股天生的幽默感,所以东北是我的第二故乡,无论在南方生活多少年也改变不了我的乡情和乡音。王殿忠回忆说,这是东北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典型的生活,但哈尔滨好像不是这样,当时还是学生的他听说哈尔滨很高大上,大街上都是外国人,吃的是面包,喝的是洋酒。后来,大姐将他接到了山东,并安排他入读青岛二中,这也改变了王殿忠的人生轨迹。


“现在一到夏天我就来东北,这里凉爽又舒适,在饮食上比南方更适合我的口味。这位文化程度高、收入高、品位高的“三高老人至今怀念自己在东北度过的那段岁月。王殿忠说,东北是一块风水宝地,自然资源丰富,“野鸡都能飞到饭锅里,东北人热情好客,乐于助人,男女老少都有一颗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热心,都有拿朋友当亲人的仗义,更有着对生活的乐观和豁达。

80岁才退休的法语翻译官

后来,王殿忠顺利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法语系,“其实我喜欢中文和历史,考大学时根本不想学外语,可是被‘北外’单独招生给招走了,愣是让学法语。王殿忠对此耿耿于怀,没想到自己与外语结缘一辈子,而且成了大翻译官,不但著书立说,还给很多国家领导人当过法语翻译。

王殿忠说,到大学时看到法语脑袋都大了,人生计划里真是没有学习它的打算,这时候在东北过的苦日子给了他坚持的动力,既然选择了学习语言,就得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凭着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总参外事局做口语翻译,1975年被派到南京外国语学院(现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做教授至退休。

“学外语并不难,要勤奋,要一直学习。这是作为大学教授的王殿忠送给所有语言学习爱好者的“秘方。王殿忠说,从不会一点法语,到成为专业翻译,自己每时每刻都在熟读、背诵、记忆法文的单词、句子,经常浏览阅读法语新闻、杂志,阅读法文著作,让这门语言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早晚都会有熟练驾驭它的一天。语言都是相通的,王殿忠不但会法语,业余时间他还学会了俄语、英语、日语和朝鲜语,可谓“语言学家


由于功底扎实,反应机敏,40岁之前王殿忠一直在做口语翻译工作。“经常国内国外跑,家里人都很少知道我去哪里了。王殿忠说,后来自己彻底爱上了法语翻译这个工作,在为领导人当好翻译的同时,自己也在不断地向同行和法国人学习,力争将原汁原味的法语信息传递给大众。

王殿忠老人敬业又勤勉,教学教到65岁,返聘到70岁,又被任命为北京教育部审题命题专家组成员,一直干到80岁才真正退休。

40岁开始翻译外国名著

口语翻译工作干得有声有色,富有语言天赋的王殿忠翻译作品也硕果累累。到南京外国语学院教书后,他的主要工作都体现在文字翻译上。当时,法国著名作家小仲马的代表作《茶花女》在国内风靡一时,“茶花女玛格丽特的爱情悲剧故事,让全世界的人给予深切的同情,那就从这部名著开始尝试,要知道,晚清文学家林纾已早早地把《茶花女》译介到中国,能不能翻译准确,受到读者认可欢迎,王殿忠也不知道,反正就当是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


王殿忠一直很谦逊,因为当时外国文学在中国读者甚众,中文译本更是如雨后春笋,王殿忠说自己是翻译大军中的最小字辈,40岁才开始翻译,要倍加仔细和认真,他陆续翻译了《茶花女》、《红与黑》、《男朋友》等,已过“耳顺之年才取得了一些成绩。其中《茶花女》单行本时至今日在网上仍是热销版本,一些图书漂流活动中都能见到它的身影。

读者老张在读过他翻译的《红与黑》后说:“自度王译本立于众多中译本而风姿独秀,从译书中可感知王先生的用工之勤和用工之深,大器晚成,老来成就一番译缘。

除了家喻户晓的《茶花女》之外,王殿忠还翻译出版了20多部文学作品,包括缪塞《一个世纪的忏悔》、《石头预言》、《法国历史轶闻》等,另有夏多布里昂的游记、杜拉斯的剧本、加缪的散文等十部,共计400余万字。其中,王殿忠翻译的长篇小说《法兰西遗嘱》获得优秀外国文学三等奖,他还参加过《法语水平全国统一考试大纲》和《法语水平全国统一考试应试指南》的编写工作。


据王殿忠讲,现在他每个星期都要记100多个单词,因为翻译一部作品,要查阅大量外国文献,他直言自己超强的记忆能力可能就源于对语言的学习和记忆,“一位带着自己的风格,又能把原著的风格表现出来的译者,便是好译者,这样的译品也应是好的译品。这是一位评论者对王殿忠作品的评价。王殿忠也认为,在这样开明的时代,老人也应该活到老学到老,不给子女和社会增添负担。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