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一天要换七八次衣裤……“90后”周志达与阿尔兹海默症老人们的3年|龙头新闻全媒体

实习生  杨镕滔 文/摄

9月13日,中秋。在哈尔滨市香坊区德众银发颐养院,90后小伙周志达和工作人员正在给老人们发月饼、水果。

吃饭时,一碗长寿面端到了一位老奶奶的饭桌前,周志达一边给老人家递筷子,一边说:“今天您生日,吃面喽!”老人家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起面来。这是德众银发颐养院阿尔兹海默症区里日常的一幕,周志达在这里已经工作了近三个年头。

有时要给老人换七八次衣裤

之前,周志达通过做养老志愿服务,认识了开办养老院的刘彩霞大姐,周志达细致服务、吃苦耐劳的那股劲儿,跟其他同龄的孩子不同,这一点感动了刘彩霞,2016年,周志达来到刘彩霞开办的养老院工作,接触最多的就是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

“二楼阿尔兹海默症区有近10位老人,平时最忙碌的时候就是老人上厕所。周志达说,有的老人因为无法感知大小便,所以每次上厕所时,都会弄脏衣裤,于是,工作人员总是先准备好换洗的衣裤,然后陪着老人上厕所。

“有的老人在厕所大小便失禁了,我们就先给他们简单擦干净,然后带老人去洗澡间给他们洗澡,再换上干净的衣裤。有的时候,老人正在洗澡,还会出现失禁的情况,我们就打扫好排泄物,再重新给老人洗干净身体,换上干净衣裤,送老人回到房间。志达遇到这样的情况,会帮着收拾洗澡室里的粪便,还会帮老人擦身,从来不嫌弃脏……该院护理部负责人修淑华告诉记者,这些看似简单的工作,有时候在一位老人身上一天要重复几遍,最多的要重复七八遍,而志达都能认认真真做好,从没有一句怨言。

周志达通过几年的工作,发现在他们养老院的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睡眠少,所以每到夜班,他们就会加大人手。除了照顾老人上厕所之外,每一位走出房间的老人,都要有专人看护,以防止老人走路、出门发生意外。

此外,有的老人还愿意撕东西、摆弄东西。这样的话,一旦老人在晚上尿失禁后,工作人员叫醒他们,给他们更换床单、衣裤的时候,他们就离开床,在楼里走动,要么翻东西,要么摆弄什么物件,需要专人看护。这样的工作很琐碎,但养老院里的工作人员都很耐心,每个夜晚都是这样一点一点度过的。

走进老人内心  从老人兴趣入手

除了日常的护理工作,周志达结合该养老院院长刘彩霞总结的阿尔兹海默症老人护理理念,跟老人们交朋友,让老人们变得不再沉默。

快60岁的C先生来养老院快2年了,刚住进阿尔兹海默症区,一不顺心就大喊大叫,而且也不愿意与别人交流。修淑华尝试着跟他交流,一开始效果并不理想。于是,周志达打电话跟C先生的家人了解他的爱好、兴趣,当得知C先生患病前喜欢唱歌跳舞时,就来到C先生跟前,有事没事给他唱唱歌。还真别说,这一唱,C先生竟然跟着跳起了舞。

“跳的就是四步舞,也就是像交谊舞那种呗。当时,C先生脸上的笑容,我至今还记得。周志达说,从那以后,周志达和护理员们一见C先生,就主动给他唱歌,帮他喂饭前也唱,换床单也唱,跟大伙搞联欢的时候也唱……

“现在,C先生不那么孤僻了,护理员跟他说话,也爱搭茬了,也乐意跟同一层楼的老伙伴们一起活动了。住在养老院的李阿姨告诉记者,这样的方法屡试不爽,很多阿尔兹海默症区的老人们,就是通过周志达的沟通交流,慢慢变得愿意跟人交流了。

“有一位老人,一开始也像C先生一样,不吱声。我们了解到他原来是做生意的,就跟他谈‘买卖’。一谈这事,老人就愿意搭茬,就愿意跟你聊,就不再把你当陌生人了。周志达说,护理员对老人们从没有责备,发现他们尿床了,马上就给他们换床单、换衣服,也从不责备他们一句,这样,老人们对护理员的陌生感就慢慢消失了,也就愿意跟你接近了。    

一听脚步声  老人就知道我来了

“小周,你今天挺精神。就是还那么黑,哈哈……”在养老院,老人们总会这样跟周志达聊天。每次听到这样的话,周志达总是很欣慰,因为对于不愿意说话、什么也不想的老人来说,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们还在动脑思考,这毕竟对他们的身体健康是有益处的。

周志达是个眼睛里有活儿的人,当护理员给老人盖好被,他总会去看看老人是不是流口水了,是不是将口水擦在了身上;当老人后背痒痒了,自己够不着,他总会帮着挠一挠;当老人开始偷偷撕东西玩的时候,他总会过去陪老人聊几句,不让老人再撕东西;当老人不小心打翻茶杯,他总会擦干流出的水,再给老人倒满茶杯里的水,却总也不会对老人责备一句话……就这样,老人们的心理防线打开了。

“现在,一听到小周的脚步声,老人们就知道是志达来啦,他们不翻身就会说‘小周来啦”该养老院院长刘彩霞说,这么些年了,周志达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照料着患有阿尔兹海默症的老人们。

看到这些老人们变得爱交流了、爱思考了,周志达觉得,养老院员工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