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走访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佳木斯中心医院:医生只顾打电话,患者围了好几层!|龙头新闻全媒体

文/摄 龙头新闻记者

佳木斯作为我省东部地区重要地级市,有多家优质医院,周边富锦、桦川等县、甚至是鹤岗、双鸭山两个地级市的患者看病就医,都选择到佳木斯的大医院。那么,佳木斯市“看病不求人”执行得如何呢?

12日,记者先后选择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两家三甲医院进行了体验采访。


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便民挂号窗口缺少提示  患者容易排错队

12日7时50分,记者来到佳木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楼门诊大厅的所有挂号窗口都已经开放,患者排着有序的长队办理挂号,二楼三楼门诊也都设有挂号窗口。有的诊室由保安负责安排患者就诊,尤其是核磁共振、CT室等患者多的科室,保安在诊室门前核实每位患者信息无误之后,才让患者进入,虽然患者密集但是秩序良好。

在一楼大厅,记者发现一处便民门诊挂号窗口,因为排队患者相对较少,记者便选择在此挂号。结果排到记者时,窗口内的工作人员告知记者:“这个窗口并不是看病的挂号窗口,只能做尿常规、血常规等常规类检查的挂号项目,挂完号就能做检查。”记者观察发现,窗口周边没有关于挂号项目的相关提示。

有位女士笑着对记者说:“你白排半天了吧?我也是总来看病,别人告诉我才知道这个窗口的,不用挂门诊,不用等医生开检查单,省钱省时间。”“是挺方便的,有个提示就好了。”一位同样排错队的患者说道。

近半个小时没叫号  医生在诊室里打电话

8时10分,记者挂到了某科室的主任医师号,来到三楼候诊。三楼设有耳鼻喉科及外科的多个诊室,候诊区患者非常多。每个诊室门前,都有一块电子屏,上面显示的是出诊医生的姓名及候诊患者姓名,偶尔也有语音叫号。各诊室的电子屏几乎都是10分钟左右滚动一两条,患者接续进出诊室,基本能够做到一医一患。

而40诊室,即普通外科诊室却房门大开,电子屏一直没有更新,最上面一条是一位预约患者,第二条是第1号患者。记者走过去发现,该诊室内早已涌进了二三十位患者,在医生办公桌前围了好几层,而出诊医生正在一旁打电话。

8时25分,一位身着护士服的医护人员走进该诊室疏导患者:“都上外头去,按号来。”有患者质问:“按啥号啊?你也不叫号啊!”该医护人员回答说:“先可预约的来,挂号的还没看呢。”一位患者说:“预约就一个人,一直停在那儿,都快半小时了,你看这大夫也没看病啊。”“这个大夫不看病给我们安排别的诊室呗?”患者们虽然多有怨言,但还是陆续走出诊室。整个过程中,出诊医生一直将手机放在耳边接听,眼睛盯着电脑,未与患者有交流。

医生边吸烟边看病  楼梯间成“吸烟间”

随后,记者来到45诊室即神经外科诊室,推开房门,记者看到两名女患者正在对医生描述病情,医生却一边吸烟,一边给患者看病。抬头看到记者后,该医生将烟蒂掐灭扔进左边的抽屉里。

记者看到,该医院门诊走廊及诊室的墙壁上都有很明显的禁烟标示。在门诊的楼梯间里,同样聚集了很多吸烟的患者或患者家属,墙上挂着禁烟标志,他们视而不见。记者在采访中,没发现该医院有禁烟监督员。

9时20分许,记者再次来到40诊室,电子屏显示正在就诊的为3号患者,而相邻的肿瘤科正在就诊的是39号患者、骨外一科正在就诊的为26号患者,耳鼻喉科一诊室就诊患者为34号。此时,普外科的门前已“积压”了更多的患者。

佳木斯中心医院

预约和现场挂号哪个优先?  接线员称不清楚

按照我省相关要求,三级医院要开通24小时问诊电话,及时回答患者就诊须知、专家信息、就医流程等问题。记者对佳木斯市中心医院的体验采访是从拨打咨询电话开始的。

11日13时许,记者按该医院微信公众号提供的号码,拨打白班咨询电话无人接听。18时30分左右,拨通了夜班咨询电话,记者问:“电话预约挂号和现场挂号,哪个能够优先看病?”工作人员沉默了片刻后,能够听到她询问了身边的人,然后回答记者说:“哪个能优先看病,这个真还不太清楚。”随后,记者描述了自己的症状,问应该挂哪个科。该接线员回答说:“不知道啊,你还是到医院来问导诊吧。

12日8时许,记者拨通了佳木斯中心医院的预约挂号电话,记者咨询,早上总打喷嚏流鼻涕需要挂哪科的号。接线员给记者提供了三个方案,“如果是过敏,需要挂免疫科,如果是伤风感冒,需要挂传染科,如果是鼻炎,需要挂耳鼻喉科。具体情况还得到医院进一步确认。

记者问可不可以已预约挂号,接线员回答:“今天约不上当天的号了,可以预约明天以后的号。今天是周一,看病的患者多,现在去挂号肯定要排队等很长时间。如果病情不严重,建议周三至周五下午到医院直接就诊比较快捷。”

排号叫号由护士操作  患者等得心里没底

我省要求,医疗机构重点公开院务信息、号源信息、排队信息、价格信息、费用信息等方面信息。可是,记者在对佳木斯市中心医院走访时发现,诊室前的患者排队信息等方面公开程度不够。

记者在一楼排队挂号耳鼻喉科,挂号完毕后,转了一圈才在大厅的一侧发现一排各楼层诊室位置信息的展示柜,和挂式的信息板比起来不够明晰。咨询了导诊台后,记者才乘电梯到达六楼找到了耳鼻喉科门诊。

该楼层诊室没有电子屏幕显示排队信息,也没有电脑叫号器,需要把诊疗本交给导诊台的护士,护士在诊疗本上写上排队的序号,护士要随时查看诊疗进程,用麦克风喊名字。候诊区已经坐满了等待看病的患者,不时有患者趴到导诊台伸头往里面看,查找自己的病历本,护士便打手势叫患者离开:“都糊这干啥,热死了。”

一对被护士从导诊台“轰”到候诊区的母女小声嘀咕,“不看也不知道排哪了呀。”记者和她们攀谈起来,女孩说:“刚才这个护士就撵我们一次了,凑过去还不是想知道能不能看上病吗?马上快中午了,她一次叫几个,谁也不知道啥时候叫到自己。”女孩的母亲说:“这要是加个塞,谁知道?”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