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医生放弃午休瞧病,有专家迟到40分钟才上岗…记者走访牡丹江3家医院看对比|龙头新闻全媒体

文/摄 龙头新闻记者

12日,记者一行来到牡丹江市,分别对牡丹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二人民医院和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看病不求人”的落实情况进行了走访。记者发现,这些医院对这项政策的落实情况比较完善,相关的配套设施、人员配置也可圈可点。但有的医院仍然存在一些管理上的缺陷和设施上的漏洞。

牡丹江市第一人民医院

5个取药窗口只开1个 患者家属排长队

12 日,记者来到牡丹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看到门诊大厅内人不多,挂号窗口前仅有三四个人,其他一些窗口前甚至都没人,可在大厅一角——门诊取药窗口前却排起了长队。

记者走上前,发现取药窗口原本有 5 个,可现在只有 3 号窗口开了,其他窗口里都没有人,所以取药的人都聚集在此,排起了长队。

记者走到旁边的医疗审批窗口和离退休缴费、退费窗口,看到这些窗口前一个人没有,但却有多个窗口开放着,开放的窗口内坐满了工作人员,与取药窗口形成了鲜明对比。

牡丹江市第二人民医院

专家到点没来 患者等40分钟

电子叫号屏黑屏

12 日,记者来到牡丹江市第二人民医院。在物理诊断科室,记者注意到电子叫号屏有三分之一出现了黑屏情况,一、二诊室有一半的叫号名字看不到,幸好有广播提醒患者入诊。

记者咨询导诊台的护士了解到,黑屏的情况是昨天(11 日)出现的,医院已经联系了相关的维修人员,当天就能修好。而且医院还在导诊台增加了一名护士,以便对不明白的患者及时进行解答。

电梯一直显示停在三楼

走访中,记者还发现门诊一号电梯发生了损坏,电梯一直显示停在三楼不动,而此处只有两部电梯,去楼上的患者只能聚集在另一部电梯前,等待时间特别长,电梯前等待的人还不能一次上去,一时间这里人满为患。记者询问了一名清洁工人,对方表示不清楚电梯什么时候坏的,但门诊还有很多部电梯,也有扶梯,着急的患者可以换乘。

8 点 30 分,在耳鼻喉专家科室外,排了一大群人,有抱孩子的家长,还有老年人。记者上前询问,其中一名抱孩子的家长说,“我家孩子最近总咳嗽,然后眼睛开始淌眼泪,一大早,我和丈夫带孩子来医院,挂了专家号。但专家诊室门开着,专家却不在里面,现在都半个小时了,专家也没来。”记者看到,除了耳鼻喉专家诊室没人,其他诊室均有医生在接待患者。

记者来到旁边的耳鼻喉科普通诊室,看到一名医生正在给一名女患者进行检查,记者问:“您好,想问一下咱们耳鼻喉专家去哪了,什么时候能回来,患者们等得都挺着急的。”这名医生说,“可能是去查房或者忙别的工作事了,我也不太清楚,等等吧。”

一名坐在走廊上的中年女患者说,她 7 点半多点就到了,早知道这样还来这么早干啥。一直到8点40分,专家才回到诊室,然后开始叫号。

门诊大厅支床铺 10元一天就能租

9 时,记者在门诊 4 楼大厅看到,角落里随处有支着床铺睡觉的人,原本整洁干净的大厅一下显得异常混乱。一名保洁人员说,这些支起来的床铺都是租的,没见医院有什么处理。

记者以患者家属的身份问保洁人员哪里可以租床,保洁人员将记者领到一处导诊台前,桌上有一个牌子写着护工热线,并且可以提供租床。记者按照上面的号码拨打过去,一名女子接了电话。

记者问:“您好可以租床位吗 ?价格怎么样 ?医院里让用吗?

这名女子说:“我们的床铺 10元一天,可以提供毛毯,押金 200元,用完之后给退。医院方面对这事也不怎么管,但是最好上午的时候把床收起来,下午和晚上人少了就可以把床支起来了。

记者还想问一些问题,但这名女子询问记者在几楼,家属住在什么科室,称具体情况就得见面谈了,想租床随时电话联系,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

医生放弃午休 将上午的患者看完

12 日 9 时 30 分左右,记者来到牡丹江医学院附属红旗医院,看到一楼门诊大厅内人数不多,在自助办理挂号、取检查单、交款一体业务机前,导诊台的多名护士正在帮忙指导操作。

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机器的设置有效地分担了窗口压力,但是很多办理业务的患者不会使用机器,导诊台的护士都一对一地上前帮忙,忙的时候,窗口里的工作人员也会出来帮忙。

在楼上各科室,记者看到每层狭窄的楼道内都挤满了人,墙壁上挂着几台电风扇,不少人坐在椅子上扇扇子。每层楼的楼梯旁都有一名护士解答患者和家属的问题。

记者从一名排队的患者家属处了解到,红旗医院是老牌医院,来看病的人也多,医院的设施比较老化、空间小,人一多就显得特别拥挤,实际上排队的人都等不了多长时间就排到了。而且如果患者多的话,医生还会放弃午休,给挂上号的患者看病,不让患者白跑。

记者一直在医院待到 12 时30 分,发现耳鼻喉科室和皮肤科室挂号患者最多,到午休11时30分时仍然有不少患者没看上病,而这些科室的医生放弃午休,一直在加班,直到将挂号的患者全部看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