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巴悦读丨灵魂途经伍须,抵达海子彼岸
2019-02-22 16:18:02


甘孜州文联和甘孜日报社联合推出文化类朗读栏目“康巴♪”,让你随时随地通过声音进行阅读。悦读旨在通过对康巴作家群优秀作家原创作品的诵读、录音制作,对音乐、图片、文字的整合与重塑,构建一个全民参与的在移动端倾听与分享优秀作品的互动栏目。在这里,不仅能欣赏到州内知名作家的作品,更欢迎读者踊跃投稿,分享专属于自己的故事。


无须特地留出时间与空间逐字逐句读书,

不论你是走在路上,在公交或的士上,

独自吃饭,还是百无聊赖地做着家务,

都可以通过悦读用你的耳朵进行阅读。

“康巴•悦读”第十一期,请欣赏康巴作家群青年作家洛迦·白玛的原创作品《伍须,海子》。



伍须,海子

十二位仙女站在云端,齐声说“措——”,翡翠的绿从天际倾泻而下,凝结,在恰好可以被遥望和被膜拜的高度,从此,世间有了海子的传说。

——题记



海子距小城二十多公里,它延续着小城的小和小城的静。


人们叫它“伍须”,一个向着光的名字。

海子是安静的,那是可以让你浮躁的心也平和下来的静。海子就这样安静地躺在天地间,与雪山遥望,和草地相依。


绕湖,穿行在高大茂密的原始林木中,仿若置身于被时光遗忘的隐秘空间。阳光透过那些高大的松、杉投射下斑驳细碎的影子。


风过,除了飘起的松萝、簌簌的松涛便是间或响起的一声鸟鸣了,清脆,婉转,从低处向高空飞去,又从高空轻轻地坠落在你耳旁,如此清晰。


这是一种比黑夜更广阔的静,纵然是风起雨落时的涟漪,也禁不住湖的轻抚,渐归于平静。它消解着雪的轻叩,接纳着石子与树叶的溅落,包容着人的嬉闹声、马的嘶鸣声、牛羊咀嚼草叶的沙沙声。自然界一切的声响,都在这静里彼此交融,兄弟姐妹般相亲相爱。


海拔3760,静默,是唯一最适合和最美妙的语言。


同海子一道静默的是山。


十二仙女峰日夜守护着这水,这树,这草。她们站得那么高,足以将海子、草甸、清泉、牛羊、杜鹃、山茄子全部装入她们的眼。她们不用说出慈悲,在这片天地里,即使最微小的生物,也都会在阳光的映照下生长,自然地生,自然地活,也自然地死去。


东热吉布化作雪山,封存的故事无须传唱。风知道,树知道,静默千年的湖知道。千年不化的积雪,是难以融化的思念,日夜流淌的泉水,是无法放下的牵挂。有一种爱,不叫相濡以沫;有一种爱,不叫相忘于江湖;有一种爱,叫做遥遥相望。


海子是静默的,海子也是纯洁的。

天空装着蓝,装着白的云;山林装着绿,装着粉红的杜鹃;草地装着五色,装着七彩的小花。而海子,装着天空、山林、草地还有它自己。

松枝倾斜,伸向水面下的松枝;松萝长长地垂下,抚弄着水面下的松萝。水面下的天空也很高,水面下的山林也很繁茂,水面下的草地上,有游鱼追逐着花朵。


那些小小的花儿,它们一定是从湖里走出精灵,它们走出一片黄,一点红、一点白或一点蓝。它们是天空与湖泊的孩子,有着天空的眼睛和海子的心。

倒入湖中的的枯树,伸长身子去拥抱水面下的影子。此刻,它们紧紧相拥,不分彼此,就连水也无法将它们分离。只有永不枯死的情,才能如此义无反顾。

青色的苔藓在树老去的身体上做巢,树理解它们在风里每一丝细微的颤栗。树滋养它们生长,如同海子孕育的水,滋养着这片天地里的万物。


日升月落,草枯了又绿,风来了,雨来了,雪花飘满天。喧闹或沉寂,海子坚守着唯一不变的净,那本是人类最初的姿势,却由海子保持了千年。


湖边的玛尼堆越堆越高,玛尼旗在风里猎猎作响。桑烟从白塔顶上袅袅升起,祈语喃喃。


伍须、伍须……


海子、海子……


当灵魂途经海子抵达彼岸,终将一尘不染。

 


作者简介


 洛迦·白玛,女,藏族,甘孜州作协会员、四川省作协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
有作品入选《中国年度优秀诗歌(2011卷)》、《2013中国最佳诗歌》、《2014中国最佳诗歌》《中国当代诗人代表作名录》《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藏族卷》等。出版诗集《雪覆盖的梦园》。



本期朗读者——田也


田也,非康定土著,当代“陕客”,文学学徒,致力成为不斩豪侠的文字剑客。经营微信公众号:也是一种视角。


除了为大家推送优秀的作品,我们更希望从大家的文字与声音中留住最温暖的康巴。为此,康巴悦读栏目自推出起长期公开接受读者投稿,希望能与每一个有故事、有才华、想倾诉的你在声音中相遇。


>>>>投稿要求

读者可以只投文字稿,也可以自己录音将文字稿与声音稿一起投出。稿件要求原创,内容不限,文字稿件字数要求2000字以内。投稿时除了“录音+文字”之外,请附上“个人简介+联系方式(电话+微信)+生活照”。 

>>>>联系方式

电话:0836—2835751

邮箱:wx@gzznews.com

<以上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甘孜日报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