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纸艺术家李侠“配齐”《百猪图》|长春+全媒体平台

经过10个月的努力,满族剪纸艺术家李侠的《百猪图》问世,毕馨月/摄

“最近网络上流行‘啥叫佩奇’?你看我这一桌子摆的不都是‘佩奇’嘛!”近日,一走进满族剪纸艺术家李侠的家中,她就高兴地一把拉过记者来到自己的工作台前,工作台上密密麻麻地摆满了形态各异的“小黑猪”,有蜷缩着憨态可掬的、也有翻滚着嬉笑玩闹的,更有鬃毛炸立的野猪……当“小猪们”就这样沐浴着窗口的阳光,齐刷刷地冲进眼帘,竟令人一时间看得花了眼。见记者稀罕地端详着自己的每一幅作品,李侠快人快语地“自报家门”,原来,这是她历时10个月时间酝酿、设计并最终落剪完成的《百猪图》。“农历猪年马上就要到了,我从130多幅生肖猪的剪纸中精挑100幅入册,这回真的‘配齐’了!”

说起对猪的情感,李侠可有当仁不让的发言权。小时候,作为一位满族小姑娘,她手中的乐器是猪哈拉巴;大人们把猪脑晶骨穿缀成串,佩戴在她的胸前作为装饰;猪颌骨被做成“卡巴车”,父亲拉着她到处跑;而猪嘎拉哈更是她和小伙伴爱不释手的玩具……

北大荒的冬天嘎嘎冷,但再冷也阻挡不了李侠投奔那里。去北大荒为了啥?她要去赶大集。“朋友家住北大荒,养了不少猪,我得去近边儿观察观察她是咋喂猪的、猪吃饱了之后是怎么翻滚的、它们跑的姿态是什么样的。”到人家里就直奔猪圈去,一待就是俩小时,这可逗乐了朋友,但这还不是李侠干的最逗乐的事。在北大荒一周一次的大集上,因为看起来太喜欢小猪崽儿了,李侠被猪倌误以为成村里的养猪人,直劝她多买几头小猪回家养。说到这,李侠笑了,“我在每年年末开始准备下一年的生肖,因为网络上很多人都在剪生肖猪,我却不想搞集中突击创作,所以创作素材来自于慢慢深入民间的收集。”拍照、画型,甚至灵感来了,只要手头有纸、有剪刀,她就直接开剪……这样一来二去,《百猪图》光整体创作设计时间就占据了七八个月。“我是吉林乌拉黄氏满族民俗剪纸传承人,祖辈传下来的剪纸技法,线条比较简单、朴拙、纯净,你看我的作品中基本上没有花哨、复杂的元素!”李侠指着几幅作品说。一把旧式大剪刀、一种纯熟老技法,她把将老一辈满族剪纸艺术传下来的手艺传承开去,当成了一份责任。

有人5分钟就能剪一幅作品,可李侠以自己最得意的一幅“奔跑中的野猪”为例告诉人们,想让剪刀达意,只求快是很难做到的。“这幅作品我设计完大样后,半年了才动手剪,剪纸是个慢活,不能炫技,得忍受住寂寞。”记者注意到,李侠手中的野猪图与其它作品风格不一,她青睐这些“锋芒毕露”的小野猪其实是事出有因。根据史书记载,野猪不仅身材瘦溜,而且有较长的鬃毛,是攻击力极强的动物,与人们惯常印象中的家猪相去甚远。李侠据此将自己剪刀下的野猪设计成奔跑的姿态,而鬃毛则随风飘起,动感之态尽现。“我特意请满族民俗专家看过这几幅作品,专家们对我的设计给予肯定,说这才是野猪的真实模样!”

说罢,她小心翼翼地将散落着的《百猪图》一一收进长26米、高0.16米的白色册子,对其珍视程度可见一斑。自己制作作品册、自己装裱,使得《百猪图》由内而外散发出一种古朴之美。回望2012年时突发奇想创作《百龙图》时的情景,李侠不禁感叹多年来赋予剪纸艺术的才思妙想,她甚至满怀憧憬地展望,“一年剪100个生肖挺有意义,我现在已经完成8个生肖了,未来想集齐12生肖作品,送到博物馆,更想出本书,向世人生动地展示和传承中华民族的生肖文化。”

结束当日采访,李侠第二天就要踏上去双阳的大巴,去教那里的人们如何用一把剪刀刻画出心中美好生活的剪影。“非遗传承人要走到民间去,让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接触剪纸,从而爱上这门艺术。”李侠笃定地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