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禁令”时代,杭州这家医院纪检部门竟收下了病人的一个“红包”!
2019-01-23 21:30:58

国家卫健委早在2014年就有通知,要求签订医患协议书,承诺不送红包、不收红包,如今已经过去4个半年头。不准收受患者红包早已是医务工作者严格遵守的行业规范和道德底线。自去年以来,浙江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按照“清廉浙江”部署要求,强化防控监督制约,加强医德医风教育,增强依法执业意识,打造“清廉医院”。可是最近,医院纪检部门却接收了患者曹阿姨的一个“红包”,帮助曹阿姨完成了她的一份心愿。


前几天,曹阿姨和她妹妹带上一只红包来到医院,她想请纪检部门把红包转交给泌尿外科胡青教授,表达她由衷的感激之情。纪检工作人员很为难,“阿姨,医生不能收红包,我们更不能帮你这个忙……”


曹阿姨却胸有成竹地说,“哎呀,医院规矩我懂。这不是真红包,是代表我们全家心意的一封感谢信!”


这封感谢信讲述了胡青教授帮助曹阿姨就医,摆脱十七年漏尿的痛苦。质朴的感谢之情溢于纸上,曹阿姨说:“知道你们医院、医生是不会收红包的,但我想要表达是一份感谢的心意,作为一份新年礼物送给她。”


“礼轻情意重!阿姨,您的‘红包’我们收下,一定会转交给胡青医师!”


演绎现实版“超生游击队”,

经历难以言说的病痛


曹阿姨今年49岁,生活在义乌农村,是一位有6个孩子的母亲。说起她的病,她都觉得有一肚子的苦水,每天只能穿尿不湿过日子的感受或许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尴尬和痛苦。


漏尿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曹阿姨娓娓地说起她怀孕的经历,那就是一部现实版的《超生游击队》。年轻那会儿,曹阿姨和丈夫都有生男孩“传宗接代”的观念,在25岁生下大女儿之后,一直想要一个男孩。可事与愿违,她在后面的几年“逃生”中接连生下四个女儿,终于在32岁的时候,冒着生命危险生下第六胎,一个男孩!当时,因为多产还出现子宫大出血,为了保命只好手术切除了子宫。从那时起,曹阿姨发现自己有时在咳嗽、打喷嚏,或者做些体力劳动的时候,小便会不受自己的控制地流出来。


养儿操劳,她根本顾不上这些“小事情”。曹阿姨叹了一口气说:“那会儿生活条件不比现在,家里孩子又多,就得拼命赚钱养家。生完之后没休息几天我就又开始下地干活,哪有时间好好恢复。再说营养也跟不上,哪像现在想吃什么补品都有条件买,也没有产后康复的知识。”多产加上产后劳累,为她之后的疾病加重埋下了伏笔。


最近两年,她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漏得越来越频繁,量也越来越大,还老是感觉想上厕所,好像解不干净,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


“我只要轻轻一咳嗽、一弯腰,就控制不住尿一大片,甚至有的时候走在路上都会出来,每次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换洗衣裤,一天要换3、4次,我只能天天用尿不湿。如果想要出去游玩,必须先回家带上一包尿不湿和换洗的裤子才行。冬天是最难熬的时候,裤子又冷又湿,别提多难受了!因为反复漏尿,我还出现过尿路感染。”


两年间,曹阿姨去看了很多医院,吃药、做治疗,试了许多办法却疗效甚微,心灰意冷的她想过放弃治疗,以为一辈子都要这样度过了。


去年底,一个偶然的巧合为她的生活带来了惊喜与改变。曹阿姨遇到一个跟她有类似疾病的朋友,现身说法使她鼓起了想再试试看病的念头,从义乌赶到杭州,慕名找到了专攻盆底康复治疗的专家胡青教授。


胡青教授为患者诊断病情


语言、药物、手术刀,

帮助患者回归正常生活


在住院接受治疗中发现,曹阿姨并不单单有盆底肌的损伤,还有严重的膀胱脱垂,被确诊为重度压力性尿失禁伴有重度膀胱脱垂。


“一开始我还是很担心的,但是听到胡青医生的话,就感觉自己‘有救’了!”曹阿姨在信中也写道:“胡医生非常亲切地询问我的情况,耐心、细心,热心地分析原因,治疗方法,告诉我,只需要做一个微创的手术就可以让我恢复正常。”


入院以后,胡青教授为曹阿姨进行了尿道吊带术+前盆底修补术,两个手术一次性完成,不仅加固了盆底肌组织,让这张“网”更牢固,同时令膀胱复位后,用补片将前盆底进行修补,维持膀胱的正常位置,从根本上解决尿失禁的问题。


手术过去三个多月了,曹阿姨现在轻松自如,咳嗽,用腹压都不会出现漏尿的情况。朋友来叫她去爬山、去买衣服,她都能自信地回答:没问题!随时完成一场说走就走的出行。经过胡青教授的治疗,让曹阿姨告别了17年的尴尬,回归正常生活。


胡青教授解释,“十月怀胎、分娩等都会对盆底肌组织产生一定的损伤,尤其是早产多产的妇女。”如果女性忽视漏尿,排尿不畅的症状,它会随着年龄的增大,盆底功能下降,会越来越严重。因此,她建议,女性朋友对于盆底功能障碍一定要多留心。对于这类疾病,要做到早知道、早预防、早诊断、早治疗。


通讯员 阮芝芳 沈笑驰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