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美的姑娘,竟选择这么枯燥的工作…
2019-01-22 17:34:02

眼前的郭丽红温婉可人

是温岭市公安局的“刑警之花”

初次相见

我们很难将她同破案如麻的

指纹技术专家联系在一起

“我也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去研究指纹。” 

可是就是在这份她没有想到的岗位上

郭丽红一干就是十六

她有着女性特有的细心

做事细致入微

也善于在工作中总结和提炼


|郭丽红在比对指纹

 

指纹室内,郭丽红双眼牢牢地盯着电脑屏幕,随着她的手指滚动着鼠标滚轮,一个个指纹图案在屏幕上闪过。

郭丽红正在比对一起割喉杀人案的现场指纹。

破案

2012年12月5日10点,温岭警方接到报警称,大溪太湖水库旁发现一具尸体。

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赶到现场。他们发现马路旁边以及草丛中都是血迹,当时,死者的颈部被割,身上也有多处伤痕,地上一双皮鞋,没有其他能证明其身份的物品。

 当天夜里,痕迹检验技术员从现场提取了指纹信息,进行了指纹比对,可是一夜过后,仍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

 12月6日上午,这个指纹比对的工作被交到了郭丽红和同事手上。

 “指纹质量也太差了”,虽然做好了任务艰难的心理准备,但刚看到现场指纹的时候,郭丽红还是楞了一下。因为,尸体位于水库旁边,地处野外,周围还有很多草,“所以指纹被破坏得很厉害,收集到的指纹基本没有完整的,都是半个甚至更少的。”

 标特征是指纹比对最先要做的一步,通过对现场指纹的观察,技术员可以标出一些指纹的特征,随后将这些指纹特征输入系统,系统便会自动在指纹库中找出相对应的一些指纹,“你标出的指纹特征越明确,系统检索出的指纹结果也就会更准确。”

 一般情况下,指纹比对需要标出五六个特征,“这样系统才可以帮你找出相对应的指纹。”

 从这些残缺的指纹中,郭丽红找出了8个以上的指纹特征,“但其中有三四个特征是不确定的”,而在指纹比对中,一个特征的错误就会导致结果的天差地别。

 “不确定的话,我就多试几次”,郭丽红说。

 五个小时之后,第七次指纹比对,“我找到了一个和现场指纹相一致的指纹。”

 温岭警方掌握了这一线索之后,再辅之以其他刑侦手段,于12月7日锁定一个云南籍的犯罪嫌疑人黎某,并于2012年12月14日上午,温岭警方将黎某从湖南带回温岭。


|正在查阅现场指纹原始档案

 2002年1月,21岁的郭丽红穿上了一身警服,来到了温岭市的基层派出所,主要从事户籍工作,“主要是帮老百姓登录户籍信息,办理身份证。”

 户籍工作偶有波澜,主要还是趋于平淡。

 一年之后,一次岗位调动打破了这份平淡的生活,郭丽红被调到了温岭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指纹室,从事指纹比对工作。

 郭丽红大学的专业是计算机,第一份工作是户籍民警,这些经历和指纹比对都没有什么关系,“我都不知道每个人的指纹竟然还有那么大的区别。”

 然而,刚入职的半年,郭丽红有些郁闷。

 一方面,因为这份工作确实枯燥,“就是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比指纹”,另一方面,“我一直找不准特征,没有比中任何一起案件”,而2003年刚好赶上了全国指纹会战,同事们都在竞赛,“他们都比中了很多个嫌疑人”,而郭丽红却一无所获。

 郁闷没法让郭丽红的业务能力上升,但是努力可以,郭丽红不知厌烦地请教各位前辈,购买书籍学习,逼迫自己适应这枯燥的工作。

辛勤的付出让刑警之花结出了累累硕果。

至今,郭丽红通过指纹比对,直接认定中犯罪嫌疑人达4000多人次,每年的指纹比对绝对数一直名列台州前茅,出色的工作业绩,得到了台州市公安局以及上级部门的充分肯定。

 她先后获得过三等治安荣誉、台州市公安局指纹比对先进个人、温岭市十佳协警、温岭市公安局先进协警等众多荣誉称号,多次被省厅表扬。

 2016年对中472起,2017年,郭丽红又比中嫌疑人552人次,比中数年年提升,破案效率更高。

2016年10月7日,郭丽红在上报的指纹中比中一起入室盗窃案的嫌疑人陆某某。结合技术人员在现场勘验中的记录,她发现该陆某某作案手法老练,结合平常工作现场,判断其还有其他案件,于是对该类案件再扩大串并,从而串并比对中陆某某于2015年以来系列入室盗窃案件达19起。

 


夫妻俩都是技术迷

郭丽红爱人也是温岭市公安局的一名技术员,同样是在刑侦技术岗位上摸打滚了十六个年头。


他们的相识相爱也源于对工作的热爱,工作上的交流成了他俩的牵线红娘,两个痕迹技术迷走到了一起。


甚至在家里,夫妻俩都不离本行,玩起了“躲猫猫”,双方运用足迹技术追踪躲藏起来的对方。


因为是双警家庭,和许多警察家庭一样,夫妻俩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工作中去,“但我们尽量会把双方的值班时间岔开,保证有一个人能陪着女儿”。

|和女儿出游

在两位技术员家长的熏陶下,还在上小学的女儿成了他俩的忠实粉丝,对自然科学也产生浓烈的兴趣,女儿经常充当“导游”,把同学带到单位的实验室参观。

 虽然家庭工作难两全,但郭丽红仍无怨无悔,“指纹是打击犯罪最有力的证据,我热爱这份工作!”郭丽红说。

 通讯员 谢卓凡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