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打铁的国兴师傅,你在哪里?
都市快报 2019-01-22 09:14:16

万女士打进85100000:我爸爸60多岁了,他有一个感恩寻人的心愿……


见习记者刘抗核实报道:万女士说的爸爸其实是公公,她和老公在北京,公公婆婆在诸暨老家,前两天家里奶奶病了,公公带着老人家看病买药时,想起一件尘封很久的往事。


万女士的公公石大伯63岁,和儿子视频聊天时,说起往事,像个孩子一样哭了。 “爸,您有什么事和我们讲,做儿女的一定帮您达成心愿。”儿子说。


石大伯给儿子发了一条微信。


我联系到石大伯本人。


“国兴师傅是个好人,我惭愧啊。”说起旧事,石大伯情绪激动,电话那头传来抽泣声。


石大伯叫石和苗,1956年生,和国兴师傅借钱买药是1966年的事。


“1966年冬天,那天北风很大。妈妈患病卧床起不来,爸爸在外地工作,一年回家一次,我在家是老大,弟弟妹妹都还小。我接过妈妈给的5块钱就往药店跑,一路慌兮兮,不知道怎么就掉了。”


回忆起当年的委屈,石大伯沉默半晌。过了一会儿,他接着说:“药店隔壁有家城南公社(现暨阳街道)马村王家井铁器社,打铁的国兴师傅我熟,他在我家旁边打过铁。打铁挺有意思的。一锤一锤铛铛响,火星四溅,火风箱拉得呼啦啦的,淬火也是吱吱声一片,冒出一串串水泡。我喜欢看他打铁,他也爱逗我玩。他看我哭着鼻子,知道我的事后,就掏给我5块钱。”


“拿钱买了药,回家也不敢给我妈讲,主要是怕挨打,又怕她气坏了身体。”石大伯说,10岁的自己玩性大,时间一久就忘了。成年后,石大伯找过国兴师傅,只听说他回永康老家了,没有地址、没有办法联系,这事又搁下了。


后来,石大伯在杭州创业,在红太阳广场(现在的武林广场)做过牛仔批发,后来又炒股,慢慢地就发家了,但这些年心里隐隐约约有件事,“这不,我妈又病了,给她买药,往事浮上心头”。


“国兴师傅今年应该快80岁了。他全名叫什么我不清楚,大家都‘国兴师傅’地喊他,他年轻时相貌样子我记得的,就是说不出来。嗯,眼睛有点小,颧骨有点突,中等身材。


“他能给我一个小孩5块钱,不打字条,没有担保的。现在想想,他真的是好人,可能看我哭得惨兮兮,给了我5块钱。他知道我家哪里的,离开的时候也没来要。


“5块钱在那时候数目不小,国兴师傅当时是工业技工,属于国家公职人员,月工资45元。那时候一斤肉6毛8,能买7斤多。可是账又不能这么算,现在差不多的岗位月薪1万元左右,按照比例,至少值1000多块钱。


“我现在天天都想找到他,连本带利把钱还给他,当面和他道谢。”


如果您知道当年在诸暨打铁的“国兴师傅”的消息,请拨打85100000,帮助石大伯了却一桩心愿。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