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一只手,但获得了全世界!从“废人”到横跨大西洋的独臂船长,他经历了什么?
都市快报 2019-01-20 10:29:14

水手离不开船,船离不开海。对大海爱得深沉,想要驾驶着心爱的船远航,大概是每位水手的梦想。

但是一位独臂的船长,从别人嘴里的“废人”成为世界首位完成单人横跨大西洋帆船赛MINI TRANSAT的残障选手,当中经历了什么样的精彩故事?

昨晚,由风生水起俱乐部、纯真年代书吧、厦门大学浙江校友会主办的环球航海分享会上,独臂船长徐京坤把这些年来和船、和大海的故事一一道来,令人敬佩。徐京坤说:“丢了一只手,但是获得了全世界,我是幸运的。”




来自大山里的孩子 不愿甘于平淡

徐京坤是山东青岛人,他的老家在大山深处,从小对于水的概念仅限于那条水还没有膝盖高的小河,夏天跳进小河里游泳玩水,是孩子们的最爱。徐京坤以前是田径运动员,但由于一次意外事故,在少年时失去了左手小手臂以下的位置,直到13岁,他才第一次接触到海。

手出事故的时候,半醒半昏迷之际,徐京坤记得一个老人说了一句话:这孩子废了。这几乎成了他一辈子的话题,现在也变成了动力。“2003年的记忆,现在还很清楚,那时国家第一支残疾人帆船队组建了,我加入了,从此与帆船、大海、旅行再也没能分开。”徐京坤回忆,直到2008年残奥会结束,他还怀揣航海梦,无奈队伍解散了,人生瞬间失去了目标,“当时特别怕再回到山里,再次成为一个废人。”

后来,徐京坤拿着退役补贴来到一座内陆城市,和朋友做起了建材生意,生活也算安逸稳定。在他内心深处仍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难道20多岁的我,就要这样过一辈子吗?“22岁应该是个做梦的年纪,我还得再做些什么让生命更丰富精彩。”徐京坤和朋友道别,再次回到青岛,他给自己制定了目标:航行环中国海。在青岛要立足很困难,他试过去航海俱乐部找工作,因为少了一只手,几乎都被拒绝了,他睡过医院、火车站,很苦,可他不愿意放弃,什么工作都试着去做,朋友们说:“不是不想帮你,是不想看着你去送死。”




船就像我的孩子 有了第一艘“梦想号”

一次偶然的机会,徐京坤在青岛崂山的破船厂里找到一条几乎报废的老船,龙骨断了,舵也没了,缆绳都氧化了,风一吹就成了灰,旁人都说:这条船死掉了。“我不信,用了9个月时间,慢慢把船修好。”大年初二,他就背着行囊搬到船舱里面,彼时非常冷,白天在外工作赚钱,晚上就回到船舱里工作,等着船厂工人午休时间,借来工具修船,终于,这条船活过来了。

水手和船之间的关系,不是人和工具的关系,而是人和人之间并存的关系,“船就像我的孩子,要给它取个名字。”徐京坤说,这条船是场地帆船,要改造成航海船只就相当于把一辆代步汽车改装成越野车,难度可想而知。那9个月时间里,他每天都在码头修船,不断有人过来询问需要什么帮助。“一天晚上,有个陌生人路过,非要给我1000块钱,我拒绝了。他说在我年轻时也有这样的想法,收下这些钱,就带着他和更多人的梦想去远航。”最后,徐京坤用这些钱把船继续修整,“这艘船的名字就叫‘梦想号’,因为它承载了很多人的梦想。”

准备就绪,徐京坤准备出海远航。启程那天,他的老师和几个兄弟来送别,算是一场无比简单的启航仪式。“我兄弟,一个大男人,边哭边喊让我回来,我硬憋着不能回头,直到船走远了,我的家乡慢慢不见。因为船老了,我害怕龙骨断裂,每天都仔细听,每天都和船喊话:‘伙计,加油,我们一定能到。’它好像也知道,带着我前行。”4个多月,徐京坤完成了单人环中国海之旅,成为全球独臂环中国海航行第一人。




十天补给全靠粉丝和酱油 拿参赛资格太虐

环中国海之后,徐京坤到三亚休整了一年,办起了航海学校,还结识了现在的太太,生活似乎又回到了稳定安逸的状态。“在三亚生活了一年后,小心脏就按捺不住了,把目标放到了横跨大西洋赛事。”船长说,到目前为止参加过MINI TRANSAT赛事的中国选手只有2个(另一位是郭川),他是第一个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独臂选手。 

这项被称为世界上最虐的航海赛事之一的MINI TRANSAT,全程无机械动力,单人航行4000海里。要拿到全球稀缺的70个参赛席位,必须完成残酷的积分赛。一般欧洲选手要通过3-4年的训练才能达标,而徐京坤的经费只够支撑1年,在3个月里,只有6场积分赛,必须每场都有积分,这段时间里,人、船得保证健康,还要拿到好成绩,船帆是前几届选手用过的,到处都是小洞,每次出发前,徐京坤都要在上面打很多补丁。

徐京坤清楚记得,积分赛最后一站,由于经费紧张,在超市买了打折的粉丝,一罐酱油、一瓶盐就出发了,这是10天里所有的补给。到北爱尔兰海域,晚上0℃以下,白天0-5℃,一天晚上经历了40多节的风浪,“海水像沸腾了一般,海浪被高高吹起又狠狠拍下,我的船舵被打断。”一旦完成这个战役就可以拿到参赛名额了,他绝不允许自己在此刻放弃,拿了命来赌。好在赛事规程中有写明如果提供当地海域暴风预警,可以破例停靠24小时,他即刻发出求救信号,北爱尔兰海岸警卫队派出救援船只把他拖进了港。




如此,徐京坤得以在北爱尔兰海域修船休息,最终顺利完赛并取得最终参赛资格。


落海太平常 “死过很多次,也被救过很多次”

徐京坤驾驶着第二代梦想号pogo2,一艘长度仅为6.5米的无动力帆船,历时22天,单人跨大西洋,其间不允许使用任何现代化电子产品,用最原始的手段去航行。参赛船只船舱的空间跟一台家用轿车的驾驶室差不多大,里面还要储存20多天的食物和淡水,还有各种装备。在舱内人是无法站立的,而且十分闷热潮湿,感觉像是在一个洗衣机的滚筒里一样。

出发没多久,就陆续有选手退赛,独臂船长却一直在坚持。“有一天凌晨我在北非海域被突如其来的大浪打到水里,还好系了安全索,被船拖着走了很长一段才爬了起来。等爬上来发现右臂被划开一道8厘米的大口子。这是很可怕的,我的左臂无法给右臂做缝合和处理,一旦无法治疗就必须靠岸退赛。我打开船上的药箱,用嘴给自己上了药。后来的每天都要处理有点感染的伤口,更换药水敷布,才没有变得更严重,坚持完成了比赛。这听起来可能无法感同身受,其实这就是在跟自己的心理极限和生理极限做斗争。”




选手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2-3小时,还是被拆分成 10-20分钟的,对人的体能和心理都是一种挑战。“有很多人问,花200多万,每天只睡那么几个小时,奖品就是一罐刻有你名字的鱼罐头,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说的是,为了梦想去尝试,就要坚持到底。海上有时候和地狱一样,每次航行我都会产生恐惧感,但也是这样的恐惧感促使我认真准备每一处细节,不能出现任何问题。如果我无法战胜恐惧,我将止步不前。”徐京坤说,“死过很多次,也被救过很多次。我是幸运的。”

本月23日,独臂船长的梦想号将再次启程,开始印度洋航程,他和太太驾驶长14米的lagoon440继续环球航行之旅。将来,徐京坤还要参加费加罗单人不间断跨大西洋、旺代单人不间断航行等赛事,一起为这位有梦想的船长加油。

记者 殷佩琴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