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杭州一帮学生仅花2万元拍的一部电影,竟拿到了柏林国际电影节的邀请函
2019-01-19 08:58:31


花了总共21000元,用了两个暑假,一帮杭州学生拍了部电影叫《漫游》。

米市巷、宝石山、黄龙洞、岳王花鸟市场……拍摄地都是杭州人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这帮爱好电影的孩子,还找来了自家亲戚朋友当主演。没人演过戏,当然也都没要报酬。

饰演第一女主角李森林的姜郦,是导演祝新妈妈的一个女学生,“很有灵气的一个杭州女孩”,正好符合影片对角色的设定,导演祝新当即拍板同意了。饰演男主角的演员李小杏,是祝新妈妈的同事,是一位科学老师。另外一位在电影中饰演秋秋阿姨的黄菁,则是制片人王靖渊的妈妈。

回想起这件事,王靖渊笑了,“我家里一开始其实不支持我拍电影的,但自从我妈加盟演了戏之后,她也喜欢上了,然后说服了我爸……”

昨晚,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官方公布了最新一批入围名单。除了张艺谋导演的《一秒钟》、王小帅的《地久天长》、王全安的《恐龙蛋》入围主竞赛单元之外,这部叫《漫游》(《Vanishing days》)的华语电影,出现在了电影节论坛单元的名单中。

是的,他们就要去柏林国际电影节上走红毯了(2月7日开幕)。

最后一场戏拍完后的主创合影

我们真的没想过能走那么远

早在前一天,杭二中的张坚老师联系了我,“我们2011届毕业生王靖渊是《漫游》电影第一制片人,该影片有望入围今年柏林电影节,能够支持他们报道一下吗?他们都是90后!”

前一晚见到导演祝新和制片人王靖渊时,他俩表现得挺淡定。剪了一个小平头,脖子上挂了耳机的祝新透露,其实去年年底,他俩就收到了柏林国际电影节的正式邀请函了,只是没公布,不好说。而在柏林国际电影节之前,他们已经走过釜山国际电影节的红毯了。按祝新的话来说,“已经激动过了。”

《漫游》摄影章炜、统筹沈真、制片人王靖渊、美术设计(海报)俞菲尔、导演祝新(从左一到左五)。因为名额限制,并不是所有主创都去了釜山国际电影节。

尽管已经激动过了,但祝新和王靖渊三番五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们真的没想过能走那么远……”

与大导演云集的主竞赛单元相比,由德国电影及录像艺术协会在上世纪70年代创立的柏林国际电影节论坛单元,一直青睐于青年导演具有革新性的作品。1991年,王家卫第二部长片《阿飞正传》就曾在这里展映;1998年,贾樟柯处女作《小武》也是从这里走向了世界。

拍摄这部电影时,导演祝新刚满20岁,在中国美院影视广告读大二,从杭二中毕业的制片人王靖渊比导演还要小半岁,负责美术的金佳成是学军中学的学生,年纪最小的是女主角姜郦,14岁,当时还在杭六中念初二。整个学生团队里,年纪最大的是摄影师章炜,21岁。

《漫游》的故事发生在2009年杭州的夏天,女孩李森林在家写暑假作业,多年没见面的船工秋秋阿姨突然来访,和她讲了一个自己当年在荒岛上的奇遇。听完故事,李森林隐隐感觉这个阿姨也许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拿着问父母要的18000块钱开机

2014年夏天,刚从杭七中毕业的祝新,在一个高中出国留学班里偶然结识了王靖渊。戴着黑框眼镜的王靖渊,也只是个刚刚从杭二中毕业的高中生。

2015年暑假,19岁的祝新尝试开始为自己写一个关于成长的剧本。

祝新出生在杭州市三医院,家就住在城站的一个老小区里,从小就沿着铁道、河道,一路摸爬滚打着长大,十几年过去了,亲眼见着自己生活的这座城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祝新说,他很想用影像把这些都记录下来。正好,从朋友那里得到一个灵感,祝新疯狂进入了创作模式。

2016年8月,祝新的剧本终于完成得差不多了,再通过找朋友找亲戚找家人当演员,七拼八凑的,一个像模像样的剧组还真给搞起来了。他拿着问父母要的18000块钱,正式开机。

没有人看好他们,连父母都觉得他们只是在玩。

在宝石山山洞内拍摄夜戏

跑好几个小区捡来旧家具当道具

拍摄电影的主要设备,是一台国产的数码摄影机。拍摄电影内景的场地,是王靖渊小时候住过的一个空房子。拍摄所需的道具和家具,则是导演和制片亲自跑了好几个老小区的垃圾房捡来的废弃旧家具。“别说,比旧货市场看到的家具,更有老杭州的感觉。”王靖渊说,他当时找的空房子在七楼,没有电梯,因为没钱请场工,这些旧家具是他们自己硬扛着搬上去的。

《漫游》的戏,大部分在杭州的老城区拍掉了(有一幕戏在千岛湖)。剧组最大的开销,其实是剧组全员的生活费。“为了省钱,我们就叫10块钱的外卖,要么就去楼下吃兰州拉面,偶尔吃一回‘老娘舅’,就算豪华大餐了!”

拍了不到10天,这18000块钱就花完了。怎么办?只能散伙了。回家的回家,读书的读书,留学的继续去留学。

但是,一年之后的暑假,祝新拿着利用业余时间拍广告攒的3000块钱,又重新召集了小伙伴,终于拍完了后半部戏,“好在都是亲戚朋友,叫叫也方便,比如阿姨回家吃饭,也能补两个镜头。”

妈妈把消息疯狂转发所有朋友

祝新说他拍电影的事,在完片前,连他的大学老师都不知道,一开始只是当作私事,想把自己的生活记录下来。

改变人生的,是他在去年突然收到入围第23届釜山国际电影节的消息,“美术,直接‘疯掉’了,不相信,一定说我在骗他。女主演,说她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这部电影能走釜山的红毯。”

祝新发了一条微信告诉了妈妈,结果妈妈只淡定地回了一句:“哦,知道了。”过了两天,祝新惊讶地发现妈妈把这个消息疯狂“转发”给了所有朋友。

王靖渊在吃饭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一开始,他的父母也很镇定,因为并不知道釜山国际电影节是个什么节……等弄清楚之后,王靖渊的妈妈开始后悔了,“哎呀,我最胖的时候被电影记录下来!是不是要走红毯了?儿子,你看我需不需要减肥?要不要去买条好看的裙子!哎,我就说电影里那个造型太土了……”王靖渊赶紧安慰,“不土,那个年代的就是这样的。”

王靖渊、姜郦、祝新在釜山国际电影节上合影留念。

可以把杭州的过去保存下来

我问祝新,为什么喜欢拍电影?他脱口而出,“因为很有意思啊,可以跟很多人一起做喜欢做的事。拍电影这件事,在十几年前,可能还是很难的事情,但是现在变得很方便了,真的拿台相机就能拍。就像这部电影,可以把杭州的过去保存下来。”

我又问了王靖渊同样问题,他露出了一副自己也觉得很奇怪的表情,“其实我从小是一个理工生,一直喜欢物理科技,后来考高中要填志愿,我就去杭二中参加了一个毕业典礼,当时报告厅在放学生们自己拍的一段视频,看着看着,我发现坐在身边的人都感动哭了,我突然意识到记录是一件非常有魅力的事。”


文内照片均由受访人提供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