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人刚才终于看到太阳了!不过今天傍晚,可能会下雪哦 都市快报 都市快报 今天
都市快报 2019-01-16 11:56:22


入冬以来,杭州已经连番降雪,对大家来说,雪已经不算稀罕物了。这段时间,大家期待的是阳光。


太阳今早悄悄露脸了

今天上午10:40分左右,太阳悄悄出现了,很多杭州人都在感叹,终于在2019年,看到了太阳!!


我们的记者也在上班路上,见到了久违的太阳!


记者 朱玫 摄

记者 钱卓君 摄


不过,太阳在短暂的露脸后,又迅速躲回了云里。。。



我们查看了杭州市气象台的最新预报,市气象台说:


今天最低2.9℃,凉飕飕的感觉,好在不像昨天那样湿漉漉的。昨天我市有小雨,夜里以后高山区局地出现了小雨夹雪或小雪天气,至今天8时各地24小时累计雨量大多在1到10毫米之间,其中临安天池积雪深度1.6厘米。


今天白天还是阴天为主,傍晚前后可能会有点小雨或小雨夹雪,夜里开始转阴到多云,明天天气形势大转变,开始转晴天


盼望已久的好天气终于要来了,连日来的阴雨寡照也将结束,杭州向着晴多雨少的趋势发展。不过,好天气里也会穿插一些变奏。1月19日,受低压系统影响,阴雨天气又将返场,不过雨下久了也累了,后劲不足,这次阴雨过程仅持续一天就会草草收场。随后,杭州将出现连续的晴好天气。



浙江省气象服务中心同样打包票,周四浙南地区将阴转多云,其它地区多云到晴。周五么沿海地区多云,其他地区多云到晴,夜里多云到阴。


省市两级气象台同时加持,看来明天大家就能看到非常体面的阳光了——上周日,太阳小小地露脸了几分钟,因为不到0.1小时,被气象台忽略不计,所以2019年杭州日照时数仍然为零。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受冷空气影响,今天开始杭州降温明显,请大家及时增添衣物。家里有老人的,要教育他们多开空调,电费总比医药费便宜。


雨雪天炒碗臊子去寒气


最近雨水不断,今天又要下雪。这样的天气,出门买菜都嫌麻烦。我的同事、老家陕西咸阳的青宝,给我炒了一大罐臊子,让我待在家里,足不出户也能吃饱吃好。


第一次知道臊子,是小时候读《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鲁达坐下道:“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作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面。”这郑屠整整的自切了半个时辰,用荷叶包了道:“提辖,叫人送去?”鲁达道:“送甚么!且住,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郑屠道:“却才精的,怕府里要裹馄饨,肥的臊子何用?”鲁达睁着眼道:“相公钧旨分付洒家,谁敢问他?”郑屠道:“是合用的东西,小人切便了。”又选了十斤实膘的肥肉,也细细的切做臊子,把荷叶包了。整弄了一早辰,却得饭罢时候……鲁达道:“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


青宝给我做的臊子,有荤有素,比鲁提辖又要讲究得多。他特意写了方子给我:1.炒胡萝卜丁,快熟的时候加醋;2.炒豆腐丁,一定要炒出水分,让豆腐块每一块都焦黄;3,炒肉丁,炒出水分,把水炒干;4.把炒好的食材放在一起,加醋,加辣椒粉,加盐和鸡精再翻炒。


这里面,辣椒粉是精华。青宝说,陕西的辣椒粉分两种,一种是香粉,一种是辣粉,两种按一个特定比例,混合后又香又辣。所以他是趁着前不久回老家,特意背了一大包辣椒粉回来,才炒给我。


杭州版臊子吃法了解一下


臊子到手,怎么吃?我出差去过几次西安,机场的臊子永远只有一个吃法:臊子面。所以我拿到后一开始也如法炮制,用臊子煮了碗面。结果发现不对,臊子全部沉在汤底了,吃起来要捞半天,非常不过瘾。作为一个吃货,我立刻决定把臊子从面里解放出来。下面是我琢磨出来的两种杭州版臊子吃法。


一是臭豆腐臊子。其实就是受了臭豆腐肉末的启发,只不过在里面混合进了臊子。为了增加鲜美度,我还特意加进了冬笋丁。真的,我相信那个年代那个物流,鲁智深就算吃过臭豆腐,也不大有机会吃到冬笋。做法很简单,起油锅,把臭豆腐、臊子、笋丁混在一起炒,直到把水分炒干。北方代表臊子和南方代表冬笋在臭豆腐的帮助下实现了生命的大融合。吃的时候,口感比起以前单一的臭豆腐肉末不知道要丰富多少倍。臊子本身又酸又辣又香,冬笋则是鲜美细嫩,极好地中和了臊子的冲劲。缺点是,不要在晚上吃。因为吃得根本停不下来,一不小心就吃得太饱了,导致我梦里打的嗝都是臭臭的。


臭豆腐笋丁臊子


二是油渣版臊子。这个做法更简单,每次吃前,炒好的臊子挖一大勺出来,放进微波炉高火打2分钟。因为臊子本身就已经炒得很干,再被微波炉这么暴力加温,里面的肉末严重脱水,达到了油渣的级别,隔着微波炉都可以闻到焦香。吃的时候,咬在嘴里嘎吱嘎吱会响。这个油渣版臊子我把它当万能浇头用,铺在白米饭上就是一碗完美的臊子盖浇饭。


油渣版臊子


如果想吃得更豪华点,就拿它去浇牛排。牛排煎好,以往我都是加黑胡椒,但是现在我加臊子。红艳艳一层铺在上面,这叫:和牛至尊,一口入魂,臊子不出,谁与争锋?


记者 钱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