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江集团掌门人戚金兴岁末承诺:楼盘不减配
都市快报 2019-01-14 15:14:00

杭州正由西子湖畔迈向钱塘江时代,正在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世界名城。

这一段风云际会中,有多少时代骄子搏击长空写风流、敢立潮头为人先?

快报重磅推出高端人物访谈栏目《我和杭州无话不谈》。继第一组系列报道“民营经济的杭州故事”后,我们还将带你走近更多各具风采的人物,倾听不一样的故事和感悟,记录不一样的奋斗和精彩。

上周末,滨江集团掌门人戚金兴在年度媒体恳谈会上重提“千亿目标”——2018年滨江集团原计划冲击千亿销售额,但“戚老大”在今年10月份忽然“点刹车”,将年度目标调整为850亿左右,与2017年的615亿销售额相比,增长控制在约38%。

两个月后他再次提出,“迟来的千亿目标”,将在2019年完成。

为何踩“刹车”?

戚金兴用一个有点特别的词来定义他的战略部署:“平飞”。

“现在人家在冬天,我还是在享受秋天”

在杭州房地产江湖,滨江房产,一向是“品质房产”的一块招牌。

按照滨江房产的企业发展战略,原本计划“2016年加速,2017年冲刺,2018年起飞,2019年腾飞,2020年平飞”。

起飞、腾飞、平飞,区别主要体现在资金和项目上。

比如,起飞是回笼资金和拿地资金投入比例为1∶2,“踩油门,踩到底”。

腾飞,则要调整高度了,把1∶2调整为1∶1。

平飞,再次调整,拿地资金占回笼资金的0.5-0.7。

和刹车“千亿目标”一样,这一企业发展战略也重新做了调整。

“改成今年上半年起飞,三季度腾飞,四季度开始平飞。提前调整结构,我们一年中完成了三年的战略。”戚金兴说,随着战略调整,他调整了开盘计划,“杭州的两个项目,原来拥潮府我们准备今年销售,还有湘湖里,现在这两个项目都推迟到2019年。”

之所以推迟两个楼盘的销售,是不希望“在不确定的时候盲目开盘”。

戚金兴认为,楼盘安全的重要性,是因为它不仅仅影响一个项目,而且对一个地区一个城市,都会造成影响。不过,在保证安全运营的前提下,也要考虑做大,滨江将力争保持跻身房企“全国前30强”。

对于两个月前的“点刹车”,戚金兴解释说,市场在7月份以后,发生了一些变化,包括宏观调控带来的不确定因素,以及市场的迅速冷却,在杭州以外的三四线城市尤其明显。

“对杭州影响也有,但是对滨江影响不大。人家在秋天的时候,我们还在夏天,现在人家在冬天,我还在室内,我还是在享受秋天。”

话里有一种“归来仍是少年”的锋芒。

“能解决掉的,都不叫困难”

据不完全统计,杭州2019年将有145个楼盘交付,其中,住宅项目达108个。

年终之际,浙江及杭州有多家房企出现人事变动。我们了解到,一些过去在企业形象上比较薄弱的房企,开始对品牌部门和客服部门进行建设或重组;一些小型房企以前没有品牌部门,最近专门设立了品牌专员等岗位。业内人士透露,可能都是在为应对马上到来的“交付大年”做准备。

有啥需要准备的?行业内心知肚明,新盘交付时可能存在的“减配”问题,就是个焦点。

“今年到12月份我们交付了6个盘,质量基本保持原来的标准,这是行业中少有的。”戚金兴说,“现在有些项目存在减配现象,有些新闻界的朋友也来问我,滨江减不减配?我说,能减多少?滨江不要说现阶段少赚不减配,以前是亏损也不减配。这是滨江的责任,在区域中的责任,在行业中的责任,是我们对住户的诚信。”

是什么给了老戚这样的底气?

地价。

“10年前的滨江,品牌不够响,单干多、合作少,我们所有在外地的拿地,没有一块地价格比人家低,一般都比人家高;现在我们品牌够响,合作多、单干少,我们拿地价一般都比别人低,拿的最高地价和人家一样。所以到现在为止,我们有土地价格优势。而且,不管市场怎么变,我们的行业认可度、市场认可度仍然越来越高。我们的信心来自这里。”

戚金兴提出,2019年之后,滨江不管是在杭州还是在全国各城市,都要“腾笼换鸟”。

对一线城市,要坚持,比如上海;对人口净流入大的城市,比如杭州、宁波、武汉、成都,要择机进入。其他城市,则尽快去化、变现。

他认为,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坚持品质,坚持服务,坚持做好配套,一定能走到最后。

“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碰到过真正的困难,能解决掉的,都不叫困难。”

他说,企业家做好企业,做好产品,得到市场和社会的认可,这就是企业家的幸福感。

他对幸福的定义是——“一身本事,一身能力,一身水平,能够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叫幸福”。

他对辛苦的定义是——“一身本事无用武之地,叫辛苦”。

首次提出滨江的养老产业布局 “浙江布局5块地,远期布点东南亚和日本”

前段时间,戚金兴崴了脚。

行动不便的时候,56岁的他,也不能免俗地开始思考“怎么养老”“滨江集团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这些问题。

“人怎么养老?不要等老了再衡量,要在健康的时候,能力最强的时候来衡量。企业也是一样。滨江的未来,要趁环境最好的时候,赚钱能力最强的时候,‘身体最好的时候’,积累自己,让滨江走得更远。”

他首次明确提出了滨江在养老产业的进军布局。“后年开始可以运作,最快的是2021年要推的天目山小镇”。

“六七十岁满天飞,七八十岁就近走,八九十岁子女边。”在他看来,发展养老产业,主要抓住三点:一是优质的资产,天目山小镇有800亩,此外滨江还布局了湘湖、南太湖、千岛湖,今后还要争取在东海边的舟山或宁波再拿一块地,在整个浙江省布局5块地,这些都是养老的优质资源。

“中期,南面海南,北面大连、青岛,西面成都,再增加3个地方;远期,布点东南亚和日本。这样形成10个点,无论省内、省外还是国外,我们都有优质资源。”

第二点,是优质的服务,比如酒店式管理服务,优秀的物业服务。

第三是养老产业的客户。

“我们就做两个人群:滨江的朋友,滨江的客户,就够了。100个客户有1个喜欢滨江的养老服务就够了,100万户客户里有1万户就足够我们经营了。”

从国内情况看,高端养老表面光鲜盈利难。对此戚金兴大掌一挥,“不要急功近利,一下子就要赚钱”。

他说,作为一个从事房产的龙头企业,有责任对未来中国老年化的问题做出姿态,“有可能你做出姿态之后,未来会有大发展”。

他还透露了滨江房产在自持租赁方面的计划。

滨江房产目前已有大约32万方租赁物业,包括酒店、写字楼、商铺,再加上武林壹号即将竣工的两栋写字楼,以及在美国西雅图并购的酒店、租赁公寓,年租金总计为3亿元左右。

“我们要利用滨江未来十年的黄金时间,原则上,主城区写字楼都不卖,从明年开始,计划每年增加16万方的自持房。未来十年,16万方按平均2万元一方算,每年投32亿元,到2028年,滨江能够达到自持房大于等于200万方,那么每年租赁收入就有20个亿以上。”

这样做是有原因的,“从世界房地产的发展来看,最优秀的企业一定是在开发过程中留下优质资产,让自己可持续发展”。

除了房地产,企业还要不要在其他“风口”更加多元化发展呢?

戚金兴毫不含糊地表态,滨江目前对新能源新医药方面有所涉及,但不会进入金融领域。

“做自己的专业,坚持下去,出问题少。出问题的,大部分是去做自己不在行的事,我还是做自己擅长的事,不要分心,一定要专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