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攻坚重在精准,贵在实效。如何在措施推进上下实功、在产业落地上见实效,吕梁学院离石师范分校把驻村兴县千城村的发展思路定位在养鸡产业上。鸡舍搭建完工,鸡苗也运回来了,发愁怎么去管理饲养。眼瞅着进入产蛋高峰期,销售又成了难题。在经验积累、摸爬滚打中,学校的驻村帮扶队伍真正扑下身子帮助村民脱贫致富,完成着——
从“鸡司令”到“倒蛋兵”的角色转换
吕梁日报 2019-01-12 17:53:39

    入冬以来的一个礼拜天,白保旺和他的队员们、学校派驻第一书记又赶着回一趟家。除了回家换洗一下替下来的脏衣服,最重要的是把村里的鸡蛋拉回市里卖出去。坐在前排的白保旺身子不时朝后瞄一眼并叮嘱着开车的队员:“慢点,再开慢点,鸡蛋容易碎”。

从千城村回吕梁市区大约需要两个多小时。一路上,车上同行的人和白保旺一样,心都提高了半截。

白保旺是吕梁学院离石师范分校副校长,也是学校驻兴县蔚汾镇千城村工作队队长。2018年元宵节刚过,在校长马林的带领下,新组建的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第一时间走村串户实地调研,和村“两委”班子交流座谈,向相关职能部门和兴县政府主要领导“问计”脱贫思路。

(一)

开对“药方子”,才能拔掉“穷根子”。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不能都照一个模式去做,需要因地制宜,探索多渠道、多元化的精准扶贫新路径。

如何做好帮扶工作,进村头一天,新的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都犯了愁。

千城村位于兴县县城西北,距离县城只有2.5公里,属于典型的城郊村。作为城郊村,村子大,能人多,然而发展资源有限,经济基础薄弱。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增强帮扶实效,是白保旺和队员们、第一书记一直思考的问题。

“当时有的村子种植黑枸杞,我们也想过尝试一下,但是考虑到黑枸杞三年以后才见效,第一时间就选择放弃了。”白保旺说。白保旺专门找农业部门的负责人寻求发展“良方”。“前几年,市里专门组织过一次散养鸡项目考察,考察回来,好几个县已经上马了这一项目,效果也不错。”听着农业部门负责人的介绍,白保旺心里嘀咕着:“养鸡当年就能见效,可以试一试”。

(二)

白保旺立即向学校主要领导谈了自己的想法,也得到了支持。2018年正月刚过,学校主要领导带领工作队、第一书记专程赴长治武乡以及方山、临县等地考察散养鸡项目。在充分论证项目可行性的基础上,第一时间开始制定养殖实施方案、入户发动群众、考察鸡场选址、组织鸡舍建设、联系优质鸡苗……

养鸡不是简单地建鸡舍、买鸡苗。当真正实施的时候,工作队根本不知道从哪里下手。再加上前期动员工作中,大部分村民不接受养鸡,一来担心养不活,二来觉得又脏又累。“既然选择了就要坚定头皮做下去,坚持打开群众心结,让群众真正接受”,那段时间,白保旺带着工作队员和第一书记多次走访老百姓,促膝交谈,摆道理、讲事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他们的诚心和耐心感化着每一位村民。养鸡项目也逐渐有了起色。

2018年6月20日,千城村首批3600只鸡苗发放到贫困养殖户家中。为了方便管理和节约成本,村里采取村民合作养殖和村集体经济合作总社牵头养殖两种模式。全村建档立卡的8户贫困户,每家领养120只鸡苗,剩下的都由村集体集中放养。每一户贫困户除了可以免费得到鸡苗外,在鸡舍和围栏投入中还可以享受一定的补助。“鸡舍每平方米补助200元,围栏一米补助6元,加上鸡苗的费用,每户可享受6000元左右的资助。”第一书记慕建平介绍说。

老百姓最关心的是收益问题。“我们前期做了初步估算,一只鸡每年应该有100元的收益,这样下来,贫困户每年收入就破万了,光这一收入就可以实现稳定脱贫目标。”白保旺自信满满。

(三)

产业发展是一项综合工程,养鸡也不例外。防疫培训、养殖指导、后期维护,哪一项工作也离不开工作队的悉心、细心照料。工作队和第一书记生怕出一点意外,但是每天看着鸡的变化,又盼着鸡能够早点产蛋。养殖户也是同样的心情,喜上眉梢,眼瞅着赚钱的日子早一天到来。

贫困户胡永兴是个残疾人,视力低下。妻子是智障,再加上父母也年龄大了,一家子的生活过得紧紧巴巴,听说村里资助贫困户养鸡,他第一个站出来报名。胡永兴一家子都是勤快人,耽误下什么事情也不愿意把养鸡的事情耽搁了。“听说鸡喝温开水产蛋快、产量高,他们就每天给鸡烧白开水。他们家的鸡也是第一家开始产蛋的。”队员们提起这件事,至今也觉得是稀奇事。

鸡舍建起来了,鸡也顺顺利利开始产蛋了,工作队和第一书记从不懂到担忧,从担忧到熟悉,从熟悉到牵挂,真正带领村民发展养鸡产业,带领贫困户脱贫致富。充当着千城村养鸡产业中的“鸡司令”。

(四)

开始产蛋当天,胡永兴从鸡舍收来鸡蛋3斤3两。鸡蛋码在称上,母亲白巧香一直盯着称盘上的刻度不放,“真的下蛋了,还三斤多”,老人迫不及待地邀请工作队和第一书记来家里吃鸡蛋。在委婉拒绝老人的再三邀请后,白保旺打算帮着老人把鸡蛋卖出去。接过老人的鸡蛋,递给了老人50元。老人推来推去说什么也不愿意收。“三斤多就买50元,这个价格想都不敢想”,白巧香老人显然有点激动。

白保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这些土鸡蛋,市场保底价在每斤12元,每户120只鸡,每天大约可以产6—7斤鸡蛋,一周下来至少也有三四百元的收入。”

据了解,一般情况下,蛋鸡120天左右就开始产蛋了。产蛋后1到2个月进人产蛋高峰期,产蛋高峰期间如果鸡的体质好,没有发生疾病,高峰期可以维持3到4月。

这样推算下来,进入11月份,千城村的鸡正好是产蛋高峰期。然而随之而来的鸡蛋销售问题也摆在了工作队的面前。工作队员和第一书记又忙了起来,千方百计寻找销售渠道。在微信群中向亲朋好友广而告之,与学校主要领导研究决定,2019年教师的福利就发千城村的散养鸡蛋。现在,每回一趟家,工作队和第一书记的车的后备箱里总是装满了鸡蛋。为了减少路途中颠簸磕碰破碎鸡蛋,他们还专门置办了蛋托,碎蛋的机率也降下来了。

“虽然这几天是产蛋高峰期,但是快到春节了,鸡蛋没有出现积压现象,有时甚至供不应求。”白保旺介绍说。学校的老师、亲戚朋友见到白保旺总是调侃说,你这是带着一支“倒蛋部队”。白保旺心里更清楚,其实自己也就是一个“倒蛋兵”,只要老百姓能赚钱、能致富、能脱贫,一切都是值得的。

脱贫攻坚战仍在进行。从“鸡司令”到“倒蛋兵”,吕梁学院离石师范分校的这支帮扶队伍正以“不获全胜、决不收兵”的精神做实做细抓好产业帮扶等各项工作,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