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风劲满眼春
2019-01-10 10:54:54

惊鸿剧变40年 杭州改革开放成就录

娃哈哈下沙生产基地。

1991年 8月

娃哈哈兼并国企 杭州罐头食品厂

唯改革者进,唯创新者强,唯改革创新者胜。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了江南,而1991年的那个夏天,注定不平凡。娃哈哈营养食品厂兼并国企杭州罐头食品厂,在中国改革开放史上留下了重要一笔。这场发生在改革开放历史背景下的“小鱼吃大鱼”的改革措施——打破隶属关系、等级差别,完全遵循经济规律,坚持优胜劣汰,实行企业组织的重新组合,实现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促进产品结构调整的全新兼并机制,不仅对杭州、对浙江,乃至对全国整个国有企业的改革都具有深远意义。

1991年9月5日,《杭州日报》头版刊登两厂兼并消息和沈者寿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文章。

不一样的愁云

1991年,我国出现了“市场疲软、经济滑坡”的不景气状态,杭州市区(县)的财政越来越拮据,甚至机关不得不靠银行贷款发放干部工资。那年夏天,市委决定搞活大中型企业,重点主攻亏损企业,并排出全市亏损额最大的10家企业,要求市委常委和副市长们各自“认领一家”,分工负责扭亏转盈。

时任杭州市委常委、秘书长的沈者寿认为,这是市委的决定,是大局,便义无反顾地认领下了杭州罐头食品厂。同时,他又听说娃哈哈营养食品厂风景独好,便前去探访。

当时,娃哈哈是一家仅100多名职工的校办小厂,上年却创利2200万元,当年产值达2亿元,利润3000万元,银行存款已达4000多万元。这个创利水平在今天并不稀罕,但在当年杭州国营大厂都望尘莫及。另一方面,娃哈哈当年因场地窄、规模小,产品供不应求,厂长宗庆后急于扩容上规模,也向市计委打了立项报告,要求审批土地新建厂房。但沈者寿认为,审批盖房,没有两年根本无法实现,那就会错失商机。沈者寿想到了前一年去萧山调查总结6家企业兼并的经验,心中有了个谱。

1991年8月16日,宗庆后接到了来自杭州市委办公厅的通知,市委常委、秘书长沈者寿请宗庆后前去谈谈改革方面的事。沈者寿没有一句客套话,开门见山地提出了娃哈哈兼并杭罐厂的设想,以此解决扩容上规模的燃眉之急。宗庆后听后眼睛一亮,没有立即表态,要求自己先实地去看一下杭罐厂再作定论。

那天,他坐着厂里的白色桑塔纳,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去了杭罐。车子在宽敞的厂区内兜了一大圈,占地整整100亩的厂区,还有6万平方米的厂房,宗庆后看得心潮澎湃。

因为对于当时只有1500平方米厂区面积的娃哈哈来说,杭罐的厂区实在是太壮观了。一心急于想把企业做大的宗庆后回去后,几乎未加思索地就给沈者寿打了个电话:“只要市里有决心,我愿意干!”

沈者寿在确认了宗庆后的意愿后,先后向时任杭州市市长卢文舸、市委书记吴仁源汇报了由娃哈哈兼并罐头厂的主张。

“太好了!这段时间我正在思考如何出台震动杭州企业界的改革措施,但苦于一时无策。如果娃哈哈能兼并国有杭罐厂,将迫使国有企业领导增强危机意识促进结构调整。”卢文舸“嚯”地站起来,兴奋地用手指击打了一下办公桌。

时任市委书记吴仁源也充分肯定:“这个思路是好的,是可行的,可让市政府牵头,组成领导班子具体负责”。次日下午,他又赶到娃哈哈进行了实地调查。

市委领导支持改革的态度和精神令宗庆后大受感动,热血沸腾的他当即表示愿为市委、市政府分忧解难,他主动要求接收杭罐厂的全部员工,还立下军令状:一定在半年之内实现扭亏,决不拖债权银行的后腿。

“要兼并就应该清产核资、明晰产权、彻底兼并,否则旧账不清,企业是很难放开手脚发展的。”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宗庆后充分展示出了他的魄力和果敢,他态度坚决地说:“我不怕吃眼前亏,债务我有信心偿还,员工我也有能力安置。”

新旧观念的论争

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宗庆后 扫描AR图片,观看口述视频。

原杭州市委常委、秘书长沈者寿 扫描AR图片,观看口述视频。

不过,相当自信的宗庆后心里却有自己的一本账:在这项兼并改革中,各种舆论压力是不小的,一旦真正实施起来,来自企业员工的阻力肯定会更大,现在我必须主动表现得高姿态一些,才能从市领导那里、从杭罐员工那里、从社会各界赢得更多的好感和支持。只要能顺利实施兼并,和我们娃哈哈的优势互补起来,那蛋糕就能成十倍百倍地做大,别说几千万债务,就是背上再大的包袱也是划算的。

不料,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即使宗庆后表现出了这样的高姿态,可当娃哈哈要兼并杭罐厂的消息传到杭罐干部职工当中后,还是引起了空前激烈的反应。

1991年8月29日,由杭州市委、市政府派出的工作组进驻杭州罐头厂。这天下午,召开全体职工大会,目的是传达市里作出的兼并决策,可是关于兼并的决定还没念完,会场里就乱成了一锅粥。会场外,“誓与企业共存亡!”如此充满悲壮的标语,赫然出现在了厂区最醒目的地方;揭露企业被出卖、反对企业被兼并的大字报,张贴在了厂区的公告栏中;护厂队、生产自救委员会在部分员工中酝酿成立。

同时,社会上也有人议论说:“中央不是说要搞活国有大中型企业吗?可他们偏偏却把一个国有大企业给搞死了!”“这种兼并,不等于是在搞和平演变、搞资本主义复辟吗?”

得知要去兼并那家负债累累的亏损大企业,娃哈哈的员工们也不乐意了。“这么大个亏损企业,几千万的债务哪,咱们好端端的一个企业还不被他们给拖垮了?”“咱们吃苦受累创下这份家业,现在倒好,一下子要来那么多亏损企业的职工跟我们分食,他们凭什么?”“兼并可以,承担债务我们也认了,但是那么多员工我们不能要!”

这场由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的改革举措,眼看着就要在各方的强烈反对下功亏一篑。紧急时刻,沈者寿决定和关键人物宗庆后挺身而出,站到前台。

“小鱼”成功吃“大鱼”

挂牌仪式后员工在杭罐厂老大门前合影。

8月31日下午,“杭罐”厂会场座无虚席,室内没有空调,气温又热又闷, 200多名骨干大汗淋漓。而会场内仿佛炸开了锅,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下午2点半,沈者寿和宗庆后准时出现在会场上。在台下一片闹哄哄的议论声中,宗庆后开始了他的演讲。

“我今天来这里,不是来救你们的……”宗庆后张口第一句话,就把台下的杭罐员工们给镇住了:“没有人能够救杭罐厂,除了你们,2000多名杭罐人。”

台下的人们惊讶地发现,这个兼并者有点特别,似乎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傲气和霸道,而且他的话还是比较实在、比较中听的。宗庆后接着谈起了娃哈哈营养食品厂的基本情况,他用充满自豪的语气重点介绍了娃哈哈几个令人骄傲的数据:

“去年一年,我们娃哈哈146名职工实现年产值1个亿,创利2224万元,经济效益在杭州市名列第2位,在浙江省列第6位!主导产品娃哈哈儿童营养液,已经先后获得国家级和省级的各类金奖、大奖20多项,销售状况和资金回收情况都非常良好,目前企业不仅没有任何欠债,而且在银行里有一笔吃吃利息就足够支付全厂职工工资的存款!”他要让心存担忧的杭罐职工明白,娃哈哈并不是人们想象当中的小企业,从经济效益看,娃哈哈才是真正的强者!台下一时鸦雀无声的杭罐职工们,已经不知不觉地流露出了羡慕与渴望的神色。

看到自己的开场白起到了效果,宗庆后话锋一转,谈起了娃哈哈面临的难处:“按照我们的发展趋势,完全可以在短期内实现规模化经营。但是,我们的生产场地十分有限,发展因此受到严重制约。市计委给我们批了30亩的用地计划,可整整一年多时间过去了,项目却还没有批下来。眼看着大好的形势就在面前,可我们却无法扩大优势乘势而上,我心里着急啊!”说到这里,触到痛处的宗庆后声音有点哽咽了。

会场里的气氛开始有了悄悄的变化,大家都被台上这位娃哈哈掌门人的坦率给感染了。如此坦荡,杭罐职工们终于发现,他们遇到的是一位真正难得的治厂人才,有他的带领,前途一定会光明。最后,宗庆后大声问大家:有没有信心一起创造美好的明天?全场齐声回答“有!”雷鸣般的掌声,在会场里一阵又一阵地响了起来。

在宗庆后讲话后,沈者寿也接过话头,针对干部职工中的几种模糊认识,逐一作了思想理念上的澄清:一是认为被兼并后“企业降级,人降格”;二是感到兼并后寄人篱下,嘴上讲不响,面子上不光彩;三是认为在“杭罐”厂工作二三十年,现在被兼并感情上难以接受。到会骨干们同样以热烈掌声正面回应了沈者寿的这席讲话。

当天,杭罐厂第七届职工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通过了同意由娃哈哈兼并杭罐的决议,杭州罐头食品厂的员工们终于作出了自己的正确选择。

一场大会,千人归心。这之后,宗庆后带领“杭罐人”用28天拉起了娃哈哈口服液生产线。3个月后,事实开始说话。新组建的娃哈哈集团比兼并前新增利润222万元,原“杭罐”厂终于摘掉多年亏损的帽子,首次盈余了32万多元,扭亏为盈。

此后,全厂的工作气氛焕然一新,“杭罐厂”彻底融入了娃哈哈。

记者手记

杭州,商贾如云,百物翔集,市声若潮,至夜不休。这是一个还没有老去的时代,这场兼并,不仅仅是一个鲜活的商业故事,更是深化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的一个里程碑式的突破。宗庆后曾说过:“改革并不一定能给任何人以利益,但是给任何人自主选择、自我拼搏的相同权利和机遇。”

在采访中,谈起这段往事,宗庆后和沈者寿都历历在目。改革开放40年以来,我国不断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各类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积极推动国有经济发展。而发展是硬道理。中国国情和社会主义本质,决定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首要任务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因为只有不断创造社会财富,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需要,才能为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

方向明,改革兴。深入推进国企改革是促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全国人民的热切期盼。如今,国有企业实现了由国营生产单位到公司制企业的转变,完成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至建立现代产权制度的升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党中央、国务院一系列政策文件颁布实施,使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迎来新时代、开启新征程。而企业改革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积累了大量宝贵的经验。认准方向、激流勇进,新时期的企业改革一定会直挂云帆济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