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湖梅花溪
闽北日报 2019-01-07 11:03:39

故乡浦城处闽北山区,无湖泊,却有“浦湖”之名,存“富湖”之地,更留“浦湖梅花溪”之雅称。它与“南浦绿波”的水南溪相比,名气在姐妹间,南朝大文豪江淹有着“春水绿波,送君南浦”的诗赋,名人荣耀名溪,八闽内外都知。而“浦湖梅花溪”,虽在城北郊外乡下,不为人所鲜知,但梅花溪景也独有风骚,殊有特色,历史上也称誉胜名。浦湖那一湾山水钟灵毓秀,让多少文人墨客挥诗作画?那山水村庄的梅花冷香,教多少学子仕宦人寻心醉?

安流界峙,画野分州。浦湖梅花溪,就在南浦绿波的上游横山下近地,清嘉庆《新修浦城县志》载:横山“在县北外,距城五里,横亘如屏。上有马仙庙,山阴有小井,祷雨多应。形家指为县治之主山。”山萦水抱,柘溪水流,从泉州岭下忠信,合渔梁溪到仙阳,集党溪、官田溪与刘源水汇到横山东北坡下形成一大水湾,水汪宽阔,浩荡平波,溪水若洋,静如湖泊,因称“浦湖”;溪山湖畔,村庄四处多种植山梅,所以,史上称美:“浦湖梅花溪”。

横山青,浦湖秀,梅花溪水不了情。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一个腊月的假日,我随高一届的几位同学,带着一架海鸥牌的相机去了那里。浦湖古时属募太里,现归万安乡的一个自然村。我们旱上从仙楼下“望丰门”出城,走大游村沿南浦溪而上,路转峰回,过木桥沿溪而走不多远,就飘来一阵阵诱人的馨香。

浦湖到了,放眼看去,一夜前村雪,雪里香梅,漫坡瑶英,溪湖两岸,源水丛花、无数点点开,梅花繁枝、千朵万片。溪边水面,红梅疏枝横斜,倒照晨波弄影,曲水风犹懒,江头春消息。喜观一湖春水旖旎,怎么不醉人?乐赏奇艳春使者,如何不醉心?古人称之浦湖梅花溪,果真名副其实,景胜不虚呀。

读《浦城县志》文艺篇中,就有明代邑人乡贤梅彦骥所作的《行浦湖梅花溪上口占》诗:

溪山冷落树槎枒,夹岸参差屋数家。

最是暗香浮动处,一湾流水半村花。

诗,美如一幅乡村报春的画,美似一曲山水迎春的歌!

我们徘徊丛丛梅花间,东瞅西瞧,株株梅花,亭亭玉立,天然标韵。男同学指梅谈诗数典,女同学穿着鲜红毛衣在梅树下拍照——不,粉面朱英映彩霞,玉楼赪颊妒春华,人欲与梅花比俏争美哟!

寒风嗖嗖,我散步溪畔,看湖溪中央停着一叶扁舟,舟上一位头戴竹笠,身着棕衣的渔翁,手握长竿静坐,他是钓溪里鱼,还是“钓”波中梅?

凝伫溪埠,水边岸上,梅枝抖俏,暗香摇荡,美轮美奂中,仿佛绰约琼姿眼前影,疑是美佳人移步来……骤然,我仿佛看见,一树梅花,化作一红妆,雪肌瘦,玉容真,莫是有幸奇遇浦湖梅花溪里梅花仙子么?

浦湖村,梅花溪,疑是故乡别有人间,南浦自有桃花源。中午,在一农舍就餐,热情好客的主妇为我们烧好了可口饭菜,什么香菇豆腐汤、红椒炒田螺等山珍佳肴,叫人美味的是那盆梅花溪里的鲈花鱼,因鱼身点点花斑,戏称“梅花鱼” 。

饭后茶间,农家老人与我们侃天。他说好山好水不孤单,山美,山连山;水美,水接水。这里夹岸梅香竹翠,溪湖鱼虾丰,溪畔稻谷香,所以又建行政村“富湖”。浦湖自然村,沿横山左出是城关至渔梁的七里头,那里也是曲曲溪流处处花,可见鸡声人语入桑麻的地方,人赞“天然一幅王维画,朴树桥边卖酒家。”

浦湖下游往东不远处是富岭东溪流入柘溪处,那就是屹立险岩,冲涛旋濑,毂练琇莹的大儒朱子手书的“锦工石壁”。浦湖上游不远,即是上湖、樟溪与古镇仙阳。据传,住在仙阳的南宋宰辅真德秀曾探幽梅花溪,留作有一首《蝶恋花·红梅》词:“两岸月桥花中吐。红透肌香,暗把游人误。尽道武陵溪上路,不知迷入江南去。先自冰霜真态度。何事枝头,点点胭脂污。莫是东君嫌淡素。问花花又娇无语。”

真德秀在湖南长沙任过知州,去过武陵,所以词里说故乡的梅花溪被游人误入桃花源,枝头红梅精神,娇无语,莫是道:人间自有桃源路,不用渔郎别去寻?

赏梅月黄昏,美是暗香浮动时,我们摆渡过溪,择近路,过浦湖岭穿横山凹回城。跋至岭南,只见屹立一座古庙,进门小憩,庙堂上高坐的是闽北民间之神——“华光天王”,目光炯炯,灵察古邑乾坤,护佑一方山水。庙院里的一株老梅也浅深红白满树芳,报讯江南早春到。

回城路上,同学讨胜寻芳兴不弧,来朝相约梅花溪。遗幸的是第二年我入伍离乡再也未曾去过。走后数年,乡愁中,同学来信说是以粮为纲的时代,梅花溪畔废梅垦作地。前些年,又听同学电话说在大力推广“一枝花”的日月里,两岸广种木樨,“梅花溪”已是历史名称唉!

幸运的是新时代,新景象的今天,村人奔上全面小康,浦湖成“富湖”,新建环城大桥飞架梅花溪湾,盏盏梅花桥灯辉映,一群伫立桥头赏春的农家女,俏如艳梅。

浦湖梅花溪,曾经最是一年春好处,谁不沾衣望故乡!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