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中酝酿新变局——解析2019年全球安全五大变量|长春+全媒体平台


  刚刚过去的2018年并不平静。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不断蔓延,大国竞争博弈日趋激烈,传统热点冲突挥之不去,气候变化和能源安全等非传统安全挑战牵动世界……新的一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里,威胁全球安全的因素更趋复杂而多元。


  热点冲突更趋复杂


  2019年,随着全球政治经济气候波动和大国博弈加剧,地区冲突问题更趋复杂化,但爆发大规模不可控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不大。


  在中东,美国与俄罗斯战略博弈,沙特阿拉伯、伊朗和土耳其争夺地区主导权,多股力量缠斗使得叙利亚和也门问题复杂难解。美国宣布从叙撤军后,外界猜测土耳其可能越境打击叙库尔德武装,填补“真空”。也门政府军与胡塞武装暂时停火,距离实现真正和平仍然遥远,深陷其中的沙特一时难以脱身。


  乌俄刻赤海峡冲突发生在乌克兰大选前夕,强化对俄斗争可能成为乌当局争取选票的重要策略。当前,乌已结束在冲突后实施的“战争状态”,局势大为缓解。但俄与北约军事对峙、西方对俄制裁逐渐加码的趋势难有根本改变。


  美朝关系自去年6月美朝领导人新加坡会晤以来时有起伏,变数不断,但总体趋向缓和。朝方废弃核试验场、移交美军遗骸等行动并未换来美方对等回应。朝鲜半岛核问题前景取决于朝美关系演进。


  美国退约或破坏核均势


  大国军力博弈涉及全球战略平衡,美俄相互指责对方违反《中导条约》,美国威胁退出条约并为此设定时间表,双方矛盾升级可能引发新一轮军备竞赛,为全球战略稳定增添新变数。


  去年2月美国发布新版《核态势评估》报告,提出要丰富核打击手段,确保核能力“无可匹敌”,有意将战略核武器向战术核武器转变。美国威胁退出《中导条约》,被认为旨在为核武器战术化扫除条约障碍。


  历史上,美国和苏联及俄罗斯签署的一系列旨在约束双方核力量的协议,构成了全球战略稳定和大国核均势的基石。面对美方威胁,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发出警告,美国退出《中导条约》将为全球安全带来严重后果,俄方将予以回应。


  有分析称,一旦美国退约,很可能将中程导弹部署在中东欧地区,这无疑将欧洲推到了美俄战略博弈的前沿。


  全球反恐任重道远


  “伊斯兰国”仍是国际反恐的最大威胁。这一极端组织已失去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绝大部分控制区,但仍有能力在中东和世界其他地区发动恐怖袭击。


  美国众议院最新报告称,没有迹象表明“伊斯兰国”的恐怖阴谋在减少。去年8月,“伊斯兰国”领导人巴格达迪重返公众视线并发表极端言论。“基地”组织仍在阿富汗保持了核心力量,且在西非地区特别是马里的影响力剧增。


  欧美除了要继续应对“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渗透外,还将面对国内极端右翼势力的威胁。去年10月27日,美国匹兹堡一座犹太教堂发生枪击事件,致多人死伤。德国警方不久前挫败一起右翼恐怖组织的袭击。


  从世界范围看,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从事暴恐活动和传播极端思想的手段日益多元,“伊斯兰国”“基地”等组织正通过网络和社交媒体传播极端思想、招募追随者、筹措资金等。


  新的一年,全球反恐的关键是加强国际反恐合作,追踪和阻止资金流向恐怖组织,同时通过国际发展合作消除极端贫困,彻底铲除宗教极端思想和恐怖主义传播蔓延的土壤。


  美国因素扰动能源格局


  2018年,美国能源独立地位增强和欧佩克等传统产油国支配力下降,不断扰动全球能源安全格局。


  美国去年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对伊朗能源行业制裁,由此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国际油价大幅波动。未来全球能源市场除了受到供需关系等因素影响外,最大的黑天鹅可能来自美国和伊朗矛盾升级乃至诱发冲突。


  美国之所以在制裁伊朗问题上大做文章,一个重要背景是页岩气革命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油气生产国,美国对中东原油依赖度骤减。


  2017年12月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明确把美国定位于“在全球有能源支配地位的国家”,声称将“帮助”盟友和伙伴更灵活地应对那些使用能源来威慑他人的国家。有评论认为,美国正利用其“能源霸权”重塑地缘格局。


  在欧俄共建“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项目问题上,美国对德国施压并威胁对参与建设的公司实施制裁,同时要求欧洲扩大从美进口价格更高的天然气。作为妥协,德国最终决定为一个用于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的航运码头终端项目提供支持。由此看出,能源独立正赋予美国新的对外影响力。


  气候变化威胁增大


  全球气候变化以其更加不可控、难预测、少对策的特性,显现出越来越大的威胁。


  过去一年,全球极端天气及自然灾害频发:悉尼高温、印度雷暴、日本山洪、英格兰干旱、加州大火等。这些通常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局部反映。以加州山火为例,有研究认为,过去百年间,加州平均温度升高了大约3摄氏度,加速了植物脱水,使森林灌木更干燥、更易引燃。


  2015年12月达成的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设定双重目标,即本世纪全球平均气温升幅与工业革命前水平相比不超过2摄氏度,同时“尽力”不超过1.5摄氏度。去年底波兰卡托维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激烈辩论了这一看似微不足道的目标差异——0.5摄氏度。


  按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说法,0.5摄氏度的控温差异将意味着:全球缺水人口减少一半;海平面少上升0.1米;失去栖息地的脊椎动物和植物数量少一半;全球大部分珊瑚礁得以幸存;经常遭遇极端高温天气的人口减少大约4.2亿……


  尽管大会在最后一刻完成了《巴黎协定》实施细则的谈判,但大会达成的具有约束力的决议并未明确提及0.5摄氏度及相关目标。会议期间美国的消极态度,备受瞩目,也备受诟病。全球合作应对气候变化任重道远。(参与记者:邵杰、赵嫣、包尔文、张伟、叶书宏、凌朔)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