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脱贫户的奋斗情怀 ——岚城镇马家庄村邸跃怀脱贫致富记
2018-12-30 08:56:07

□ 程建军

接到采访任务,我就来到岚城镇马家庄村。

初见面,衣着朴素的邸跃怀给我留下了稳重、踏实的印象。

一进门,他顾不得喘一口气,就忙着向我们打招呼,热情地给我们倒水泡茶,让我感觉老邸是一个讲礼貌有见识的庄稼人。

邸跃怀出生在岚城镇马家庄的一个贫困家庭。过去,由于家里兄弟姊妹多,穷得吃了上顿没下顿,所以他小学也没毕业就回家种地了。

后来结婚生子,他很快有了3个儿女,吃喝拉撒都要钱,进项少出项多,生活负担越来越重,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一来二去,就成了村里有名的贫困户。

贫穷就像大山一样,沉重地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但邸跃怀是一个不认命不服输的男子汉,他不相信靠自己的勤奋过不上幸福日子。

在这个充满竞争的社会中,文化不高的他要想找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哪有那么简单。为了养家糊口,他到处打工,先后做过瓦工、石匠……,几乎把能干的营生都干了一遍,即便如此辛苦,但一年到头还是挣不下几个钱,生活依旧过得紧巴巴的。

生活给了他不少的挫折,同时也给了他不少的财富。毛主席说过,办法总比困难多。每逢困境,邸跃怀总会有意想不到的办法来突围。

终于,机会来了。这个机会就是国家的精准扶贫政策。

近年来,随着粮食市场的流通搞活,加之外出打工人员的增多,在家留守的妇女对收获的粮食束手无策,许多精明的人看准商机,就购买了农用机动三轮车从事粮食长短途贩运的买卖。

2015年,快60岁的邸跃怀,深思熟虑狠心发愿,决定买一辆三轮车,加入岚县贩粮大队,来实现自己致富翻身的愿望。

买一辆三轮车,花费巨大,谈何容易!但他认准了这是一个发财的门路,所以还是想方设法东挪西借,终于买回了一辆七成新的二手三轮车。

那个时候,能向人们借出钱来也是本事,说明这个人信誉好,值得大家信赖。

有了车,邸跃怀就开始了自己的创业梦。

农闲时节,每天一大早,邸跃怀和妻子检查完车辆,带上账簿和现金,开始走村串户收购高粱、玉米。

对于十里八乡的农民兄弟来说,邸跃怀做买卖价格公道以诚待人,又加上吃苦耐劳,谁家有多余的粮食都会给他打电话,让他帮忙处理。于是,人脉越来越广,他的贩粮生意很快就火了起来。

用邸跃怀自己的话说,贩粮这买卖虽然又脏又累,也不招人待见。但是我干这行有些年头了,对此项工作有了责任感。应承下的活从来没有失约过,无论刮风还是下雨、下雪,无论道路多么崎岖,从不坐地起价,一直恪守诚信,所以口碑很好,生意一直不错,足以养家糊口。

粮食生意风险虽小,但经营起来并不容易,像邸跃怀这样经营粮食的人在当地也不多。邸跃怀说,这种生意利润薄,而且还是体力活。刚开始接触这一行的时候,扛一天的粮食袋子也不觉得累,后来才觉得,干这行挣的全是辛苦钱。

近年来,粮食价格不断上涨,经营的利润却越来越薄。一斤玉米的市场收购价在0.88元左右,卖给国有粮食收购企业的价格是0.92元,中间有4分钱左右的差价,除去运输成本和杂工工资,最多也就剩下1分钱。如果遇上玉米水分过高,或遇上阴雨天气,弄不好还要赔钱。

当然,这么多年干下来,他也深刻认识到:毕竟粮食价格存在一定的市场波动,在一个相对狭窄的利润空间里经营,需要运气,更需要准确把握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

邸跃怀夫妇,自2015年开始贩卖粮食,年年获利3万多元。他高兴地说:“贩卖粮食虽然出点‘笨汉力’,收入还是很可观的,比起在外打工强好几倍,并且很自由,同时还能照顾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农忙时还能侍弄庄稼活!”

除了贩粮之外,他还在村里贩卖一些化肥。老邸的化肥货源来自中农集团,有时还从乐村淘平台调剂,这两个地方的东西,质量都有保证,深受百姓欢迎。

每年开春,为了给十里八乡的农民朋友调配化肥,老邸电话打爆,走路带风,风风火火,忙的简直是脚打后脑勺。用他老婆的话说:“这老汉入魔了,黑夜睡梦中念诵的都是化肥!”。

近年来,国家和地方各级政府陆续出台了不少政策性粮食收购政策,保护农民利益,稳定粮食市场,鼓励农民朋友积极参与粮食市场流通工作。政策给力,邸跃怀脱贫致富的信心更足了。靠着贩运粮食化肥的收入,他将现有院子一分为三,前院搭了彩钢顶作粮食仓库,中间新盖了五间南房做小卖部,后院放些杂货。他还买了一辆中型厢车,专门往外地转运粮食。

凭着一系列的好机缘,到2016年底,邸跃怀靠着自己辛勤劳动,已经从一个最初连孩子学费都发愁的贫困户,变成了一个全村瞩目的致富明星。

采访结束,邸跃怀非常感慨。他说:“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脱贫了,而且我脱贫靠的是我自己的辛勤奋斗,没有给政府和国家添麻烦,没吃过低保。但是我依然感谢政府,感谢社会,是这个社会给了我机会,让我可以自食其力,可以脱贫致富。”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