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城大口窑——海上丝绸之路的见证
闽北日报 2018-12-26 10:19:20

北宋时期,中国制瓷业“白花争艳”,北有“官钧汝”,南有“景、建、德”窑址遍布各地,随着南宋时建都临安,经济文化重心转移,闽北的经济文化也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尤其是在南宋嘉定十年后,浦城人真德秀任泉州知府开拓海外贸易后,闽北瓷器外销福、厦、漳、泉随着商船入海出洋,助推了闽北窑业繁荣,建阳生产的黑釉茶盏、松溪迴场窑的青釉瓷器浦城大口窑的青白瓷器,成了海内外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赏玩和实用的珍品,浦城大口窑瓷器,出口日本、东南亚较多的时段,也就是在这个时期。 “大口窑,全村三十六座窑,家家出师傅,户户会烧窑。”一首民谣,因此传唱了几百年。

浦城大口窑,有着独特的地理位置:它处在距闽北名镇观前码头上游距南浦溪约一华里的山湾里,周边山上覆盖着茂密的植被,生长着大量烧窑燃料所需的松、杂木,山坡上蕴藏着丰富的瓷土资源,附近村庄人丁兴旺,有着大量廉价的劳动力,为大口窑的烧造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越条件。因而,大口窑在五里方圆内,窑厂密布,作坊数十处。“乌烟乌上天,发财无底边。窑客九百人,伴行有九千。”大口窑因窑,因瓷,因村而富庶。

经北宋到南宋,200多年的经营,大口窑经历代名师在安定的环境下,精湛的技艺得到发挥,接地气的传统工艺,在实际的生活中得以提炼。鸡鸣、犬吠、鸟语、花香,春兰、秋菊、牡丹、荷花,成了工匠们创作的题材。

熟能生巧,婴戏、鱼跃、牧童、鹅姑、农人、樵夫是大口窑瓷器工匠司空见惯的事物,或画、或雕、或描、或刻,凭印象师傅们信手拈来,准确地展示在晶莹剔透的瓷品中,鲜活又灵动,繁丽而富有生气,大口窑瓷品名声越传越远。

随着市场需要,窑主们赚得盆满钵满后不断扩大规模,他们并小窑为大型龙窑,改手工制作为转轮生产线,工艺年年改进,产品日日出新。在以碗、盘、碟的大宗日用品之外,省油灯盏、水注、水孟、执壶、香薰、粉盒、印章、香炉、酒杯、瓜果盘、笔架、砚台甚至连儿童们把玩的鸡、猫、狗、兔都成了市场的抢手货和文人雅士的珍藏品,大口窑瓷器在南方市场名声鹊起、享誉海外。

生产的拓展,产量的增加,大口窑制瓷业也成了官府衙门的赋税源头之一。衙门把被战乱破坏的户籍重新稽查、以军需名义将税额固定。官府把大口窑的窑工精确分为几类:“陶工、匣工、土工之有其局,利坯、车坯、釉坯之有其法,印花、画花、雕花之有其技,秩然规则,各不相紊。”优良的管理,促使大口窑的瓷品更加精致,青白瓷温润如玉,黑釉瓷绚丽多彩,影青瓷两面晶莹,白釉,褐釉、绿釉有着丰富的肤容,精洗的釉胎,充满雪骨的神韵,飘逸灵动的花饰,既高雅而又富丽堂皇。飞凤图的灵动,飞鹤图的潇洒,牡丹图的富贵,梅花图的高雅,双鱼、三鱼图的奋跃,婴戏图的活泼,榴开百子图的精细雅致,菊花图的丝丝如扣,反映出当时的社会经济、文化、宗教民俗等方面的情趣。因此,南宋大口窑的产品,成了朝野的抢手货。

“生者使用之,逝者享用之”。社会的安定,经济的发展,有钱人过着奢侈的生活,他们生前养尊处优,死后厚葬成风,冥器生产也就成了大口窑的大宗外销瓷的大项。灯盏、香炉、佛像、谷仓,甚至还生产了工艺复杂的十八罗汉和十二生肖堆塑的龙虎皈依瓶。

浦城大口窑于1958年南平市考古队发现,1963年被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该窑址遗址原地保存,在保存期间,不断有海外专家学者,尤其是日本友人前往考察,根据日本、韩国专家学者的考证,大口窑生产的小盒全器作子母口上下套合,器身模印直道纹,盖面饰牡丹、菊花、草花等纹饰,与日本经冢出土的大量盒子有类似之处。这些事实告诉我们,宋元时代外销朝鲜、日本的青白瓷产品中,有来自浦城大口窑的瓷器。

2018年8月,浦城县文物部门经省文物管理部门批准,对大口窑进行勘探和试掘,现已发现三支龙窑并出土了大量的瓷器标本,其种类繁多,花式纷杂,器物不仅是当时人们生活所需,其中还有大量的文具和玩具及冥器,已足够能判断出当时的大口窑产品是根据市场和海外贸易所需要而制作的。

瓷器千年不烂,从观前码头偶尔捡拾的大口窑瓷器残片和各地海域出土的大口窑瓷器标本分析,大口窑产品通过观前码头装船,顺南浦溪、建溪,闽江出海,滋润了他乡的土地,绽开了中外友好往来的友谊奇葩,故海上丝绸之路也称为“陶瓷之路”。海浪滔滔,丝路漫漫,大口窑的窑址的考古勘探试掘,为今天的海上丝绸之路文化注入了新的现实意义。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