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市10岁龙凤胎兄妹小明和小睿放学帮妈妈卖烤冷面 “努力挣钱让爸爸有药吃”|龙头新闻全媒体


生活报记者刘莹

没有玩具,没有暖炉,零下十几摄氏度的天气里,只有妈妈忙碌的身影,和一对龙凤胎冻得通红的小手。

10岁,本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可家住哈市平房区的小明和小睿兄妹俩却不得不放学就帮妈妈出摊卖烤冷面,闲时就在妈妈的摊位旁写作业。母亲王春霞很心疼,但又很无奈,自从丈夫刘君祥查出了心力衰竭、慢性肾衰竭等疾病,家里的天就塌了,“昂贵的药渐渐换成了便宜药,到现在停了一些药,丈夫的心脏不知啥时候就突然停了,孩子们还这么小,为了帮我多赚点钱,他们大冬天跑过来给我帮忙,说要努力挣钱让爸爸有药吃……”

30平方米的小屋里

刘君祥大口喘着粗气“本以为躺着缓缓就好了”

一切都源于一张医院的诊断书。心力衰竭、心功能4级、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慢性肾衰竭……来自哈医大一院的诊断书上这23个字,犹如晴天霹雳,让这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四口之家深深陷入“冰窖”。

今年11月份,55岁的刘君祥突然感到呼吸困难。“本以为躺着缓一缓就没事儿了,结果越来越喘不过来气,紧忙就去了医院。”17日,刘君祥躺在自家一张一米多宽的小床上,大口地喘着气,递给记者一张诊断书,“你看,一下子得了这么多病。”爱人王春霞哭着说:“心衰,听着像心脏末期,我一开始也不明白。因为我爸就是得这个病没的,所以我特别害怕,实际上听大夫说这个病比癌症还可怕,大夫说随时会有危险。他这个病不能见风,不能感冒,本来要住院转科室,但因为没钱,住了一星期就回家了。”

这个30多平方米的“家”其实是他去世的父母的房子,他们并没有自己的房子,只是暂住着。“我本来腿就有残疾,现在又一下子添这么多病,我实在是不知道咋办……”

刘君祥起初吃近十种药

从买便宜药到陆续停药“我怕来不及看着孩子长大”

生病的刘君祥心里更加自责。“不想让孩子们去,孩子们都特别懂事儿。刚开始一顿饭最多吃将近10种药,有的药一片就得好几块钱,一天吃药就得花不少钱,后来只能买一些功能差不多的便宜药。”刘君祥告诉记者,便宜药现在也要吃不起了,有一些药已经陆陆续续开始停用了。昨天,刘君祥又感觉到恶心头晕,又去了趟医院。虽然检查单子没出来,但他心里清楚,药停了,病情肯定会恶化。

因为不能见风不能感冒,刘君祥只能在家里休养。“之前感觉自己就是在家里等死,有一天我出去帮孩子妈妈出摊,回来后病情就严重了。”刘君祥自责又无奈,但看着两个还在上小学的孩子,他又重新燃起了希望:“我不怕病痛的折磨,但我怕爱人伤心,怕我来不及看着年幼的孩子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恳求社会爱心人士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活下去。”

零下十几摄氏度帮妈妈出摊

哥哥叫卖妹妹递冷面“一点都不冷,妈妈才最冷”

刘君祥生病后,全家的生活来源就全靠妻子每天出摊了。

每天下午四点,王春霞准时从家出发,戴上帽子围脖手套,还有厚厚的棉衣棉裤,因为她要在零下十几摄氏度的晚上,一站就是四个多小时。

“来点啥,烤冷面5块钱起。”17日下午五点多,这个叫“胖子小吃车”的摊里传出孩子的叫卖声,10岁的哥哥小明卖力地喊着,旁边龙凤胎妹妹小睿也熟练地帮着妈妈递冷面,递鸡蛋,小脸小手冻得通红。他们却跟记者说:“一点都不冷,妈妈才最冷。”

“好的时候每天能赚个三五十块钱,不好的时候一天就卖出去两三份,马上附近的学校也要放假了,我这生意更不好了。”王春霞告诉记者,今年冬天不是很冷,往年这时候手早就冻出疮来了,“给人家烤冷面,手指头得露出来干活才利索,每年最怕手冻伤。”王春霞一边说着,一边让孩子尽量往里边靠,让自己尽量多站在风口。

“妈妈,我们不冷。”两个孩子稚嫩的声音,却像刺一样扎进王春霞的心里。“他住院的时候,孩子自己在家,我来回照顾他和孩子,家里这种情况,总感觉亏欠孩子的太多了,一点劲儿都使不上。”王春霞的眼睛通红,转过身偷偷抹了抹眼泪。

兄妹俩都爱画画

从没让父母买过新画笔

“画个大房子爸爸妈妈一起住”

小明和小睿身上有着与他们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却也有孩子内心的天真烂漫。“孩子们爱画画,自己在家画。”刘君祥说,“孩子们从没央求过给他们报画画班,也没央求过给他们买新画笔,他们没有别的要求,就希望我们一家好好的。”

刘君祥向记者展示了一张哥哥小明的画,一张皱皱巴巴的纸上是一座大房子,旁边有一棵树,房子旁边还停了一辆小轿车,天上太阳红彤彤,鸟儿飞翔,白云飘过……“我就想爸爸能好好的,看到我们长大,给他和妈妈买大房子住。”孩子的心是那样纯真美好。

刘君祥说:“我感觉自己特别的无力又无助,如果有好心人帮帮我,我身体有一点点的好转,我就能出去干活,让两个孩子能完成学业,我不奢望他们给我们买大房子,买小轿车,只要能看着他们健健康康成长,我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