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油桐果
闽北日报 2018-12-17 14:57:00

正值深秋,建瓯云际山坡道两旁的油桐树挂满了果,沉甸甸地弯了枝头,树叶在瑟瑟的秋风中摇曳,时不时传来“啪、啪”清脆声,那是一颗又一颗成熟的油桐果脱离了树枝,砸在坡道的水泥地上,迸裂开来。

想起春天,洁白如雪的油桐花开遍云际山,万绿丛中一抹白,如仙女衣袂般雅洁,点缀着满山的青翠,一阵风吹过,花絮飘飞,宛如飘雪,满地雪白,煞是美丽。

春末油桐树就开始挂果了,树枝上细嫩如指甲片大的叶子也随之长大,碧绿的叶像个椭圆心形。果实未成熟的时候是青绿色的,秋天,果实成熟颜色慢慢变黄,变深,最后就变成黑色了。

此时,正在登山的我俯身拾起砸成两瓣的油桐果,望着果核里的油桐籽,不禁让我想起小时候大舅家种的那棵油桐树,一股油桐果成熟了的喜悦漫上心头……

小时候,大舅的单位在建瓯城郊外,大舅家就住在单位对面的职工宿舍,宿舍后面是山坡,大舅在山坡上种了棵油桐树。油桐树有2米多高,树皮灰色,近光滑,枝条粗壮。油桐树不像杉木和樟树一样高大挺拔,而是把枝条分成很多枝桠,以便挂更多的果子。记得当年大舅家的油桐树,有些枝桠都快弯到地上了,甚至还有折断的,但因为油桐树的皮很有韧性,有的明明枝干断了,只要皮还连着,来年一样开花,一样挂果。

春天,大舅家的油桐树开花了,满树雪白,每一朵花都是五个瓣,白色的花瓣,粉色的花蕊,一簇簇挂满枝头,似一串串风铃。我喜欢照着样子把它们一朵朵画在书本上、本子皮上,再用蜡笔上色作为装饰。秋天,待油桐果实成熟时,我十分欣喜,周未我会迫不及待地上大舅家,乐呵呵地与表哥们一起捡油桐果,一起用小刀把油桐果里面的籽剥出来,有点像板栗,略小一点。有些油桐果还未松软,是很难将籽剥出的,大舅便将这些油桐果堆积在屋檐下,洒些水,十几天后,果皮软化腐烂,再用小铁勾剥取籽就十分容易。

油桐籽取出后,我会在心里估摸着油桐籽晒干的时间,周末在家耐心地等候着表哥们的到来。因为,油桐籽晒干后,大舅会让两个表哥拉到城里收购站卖,能卖个二三十元,是大舅一个月的工资呢。更重要的是表哥们卖完油桐籽,会遵舅舅嘱咐,买几块光饼上我家看我的妈妈,在那物资贫乏的年代,那光饼可叫一个香呀。

收购站的油桐籽送到油坊榨油,榨出的油称作桐油。桐油具有很强的防腐作用,所以通常用来刷木房子、刷家具。桐油还常常被民间用作药品,当有见血的伤口的时候,将桐油烧热烧烫,然后贴在伤口上,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现在桐油早已被油漆代替,油桐树作为曾经的经济收入早已退出江湖了。现在郊外很少见到油桐树,云际山上的油桐树只是开花时供游人观赏而已,成熟的油桐果没人为它心动,也没人去收集油桐籽了。可在我心里,却珍藏大舅家的油桐树,那成熟的油桐果,更有那光饼的香味啊。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