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露
闽北日报 2018-12-17 14:53:29

时光散淡,日子琐碎,不经意间,就已经到了寒露。

一滴清清的露,滢滢地挂在草间,仿佛在一个回眸间翩然而至。乍起的风,飒飒响着,听来有金石之声。

寒露,像一个冰清玉洁女子的名字。

寒露,是二十四节气中孤傲的冷美人。也难怪,寒露之后,繁华不再。人们的心情也随着从热情洋溢秋天回到李清照诗里的清清冷冷。那些在夏日里激情飞扬的树叶,而今却开始降落尘埃。其实“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人们在春季播下希望,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迎来收获喜悦,寒露拔豆子,霜降挖地瓜,是劳动,给了生命以最美的色彩。乍起的风,飒飒响着,听来有金石之声。

寒露过后,流年的沧桑里,农人就比较清闲了,伫立于广漠的原野下,看秋收过后充满落寞与空荡原野。春华秋实,只不过是这片土地上的一次轮回。

寒露的夜空特别的清远,上面总贴浮着奇形怪状的云朵,如大河边的沙滩一般,铺陈着似有若无的心事。

落叶杉的叶子落光了,落叶满地的红;而慢性子银杏树,却是慢悠悠地落下一片两片如扇子样的叶子来。小路边的草儿依旧执拗地绿着好像这寒露与它们没有半点关系似的。一幅顽强、坚持和等待交错的图画。让人看了平添几多感慨。

风和景丽的寒露,如幽静不可测的心湖,让人对其清冷多了些憧憬。

行走在寒露的天地间,跫足轻踩,会有细碎的声响传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