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生命垂危 家属要保输卵管 女医生:“救命要紧,我不能全听你的”|龙头新闻全媒体


生活报记者徐日明

14日,哈尔滨市第四医院妇产科主任刘恩玉查房的时候,一个50岁左右的男子对她说:“刘医生,真是太谢谢了,那天真的多亏您了。”看见这个男人,让刘恩玉的思绪一下子回到那场惊心的抢救:10日,一名年轻女子因宫外孕生命垂危,孕妇的父亲与医生电话沟通时没有意识到女儿有生命危险,一再强调不能切除输卵管,以保证今后的生育能力。刘主任在电话里对这位家属说:“救命要紧,我不能全听你的。”经过四个小时的抢救,输了2000毫升的血之后,女子终于保住了生命和生育能力。

女子身无分文

送医时下体出血意识模糊

10日18时许,120急救人员将一名年轻女性送到哈尔滨市第四医院急诊科,这名女子下体出血、意识已经模糊。同来的男青年说,女子小西(化名)今年20岁,是他的小学同学,刚刚他接到小西的求救电话,说她现在肚子疼的得厉害,请他帮助送到医院。

医生为小西查体,小西当时血压高压为60,低压测不出,脉搏140次/分,从面色来看明显贫血。医生一面立即输液,一面呼叫妇产科紧急会诊,主任刘恩玉在接到电话后判断,应立即排除异位妊娠的可能性,要求立即对患者进行尿妊娠和彩超检查。经过短时间的输液后,小西的意识略有恢复,她说从当日早8时许就开始腹痛,已经疼了一天。医生通过询问病史及查体,考虑宫外孕可能性大,内出血时间较长,患者随时有生命危险。

病灶止血了

血仍然不断地流出来

刘恩玉一面让护士立即给小西输血抢救,一面想办法联系她的家人。但由于小西的意识不清,手机有密码,医护人员无法查看她的手机通讯录。“我们当时请示了院领导,请求立即开通绿色通道,患者随时有生命危险,已经不能再等了。”刘恩玉对记者说。抢救还在进行着,因为宫外孕导致出血的病灶被止住了,但是血仍然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考虑到有可能是宫外孕伴随的其他脏器破裂,哈四院外科主任陈志宏也赶到台前会诊。

此时的小西已经出现了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 C),从当日早8时许已经出现了流血,直到被送到医院已经流血10个多小时,小西的血一直在消耗。刘恩玉主任说,长时间的流血导致了凝血因子的失常。此时手术已经迫在眉睫,否则年轻的姑娘随时可能失去生命。

家属要保输卵管

医生说:“我不能全听你的”

在小西意识恢复的时候,她提供了自己父母的电话,刘恩玉立即拨打了小西父亲的电话。

然而在电话里,这个男人显然还没能把刚满20岁的女儿和宫外孕的凶险联系在一起,他一面说着:“不可能”,一面表示不能切除输卵管,会影响女儿今后的生育能力,坚持要保输卵管。刘恩玉主任说:“切除一侧的输卵管只是降低了生育能力,另一侧还可以用。现在你女儿每分钟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救命要紧,我不能全听你的。”小西的父亲被说服了,表示还是要保住女儿的生命为先。

此时手术室里的医生越来越多,除了妇产科、外科以外,内科和重症监护室的主任都已经赶到了手术室里,经过了四个小时的抢救后,小西的生命保住了,并转入了重症监护室。

四天后家属来致谢“谢谢救我女儿的命”

14日,刘恩玉在普通病房看到小西的时候,她已经恢复得很好了,一天以前,她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当天多亏您了,要是听我的,我女儿的命可就保不住了。”小西的父亲说:“我原来以为没什么事,可是到了医院看你们一直在忙,一直见不到我女儿,当时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完了,我女儿不行了,我要见不到她了。这时候才感觉您当时的决定多么及时。”

刘恩玉对记者说:“当时听到患者家属突然致谢的时候,眼泪几乎都掉下来了,我们的确应该尊重家属的意见,但是在生命面前,我们必须坚持我们自己的意见,不让生命在我们眼前消逝。”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