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积坑村的红色记忆
闽北日报 2018-12-13 16:31:36

月积坑村位于武夷山市兴田镇西郊行政村,是至今尚未通公路的偏远自然村。我们红色文化群一行人,利用周末假日探访月积坑村。车子离开西郊行政村后,走上一条只有3米宽的七弯八拐的山间公路,公路两侧伸出比人还高的芦苇叶和杂草,让车前的能见度充其量不足10米远,坡度高弯度大,坐在小车内的人个个胆战心惊,在这样的路况下开车,不是本地司机或开车高手,是不敢贸然一试的。车行约半小时后,公路中断了,大家只得下车步行。从中断的公路步行到月积坑村,还得走上近一个小时的山道。在这林荫蔽日的山道里穿行,荒坵、茶园、稻田和隐藏在荒草丛中的土屋,我们终于到达此行的目的地——月积坑村。

沿着一坡石阶而上,山窝里有一座倒塌的破屋后,我们来到一位叫游碧英老人的家。这座老屋很旧,80多岁的游碧英老人说,她自嫁到这家后,这房子已经是这模样,低矮、阴暗、黑乎乎,从来没改变过,可见这老屋历经风雨沧桑至少有上百年的历史了。老屋门框有被火烧过后留下炭化的痕迹,门砖被风化后显得粗糙不堪,这些也见证老屋确实有些年头。游碧英老人介绍说,月积坑村虽然房屋没见几座,最繁华时住有160多户人家,有的一家住了七八户,过一个天井跨一个门槛就是另一户,大家住在一块相互之间有个照应。解放前,国民党白狗子到处搜山围剿红军游击队,邱有贵领导的游击队就隐蔽在我们村庄的后山上,村民们还帮游击队守口放哨,教游击队搭设竹棚,为游击队买米送菜。国民党在游击队活动区域实行计口配盐,村民们就每家每户省下一调羹食盐,集中起来由地下交通员夜间秘密送到游击队手里。由于月积坑村地处四通八达的山间交通要塞,可通黄土、汀浒,还可达建阳莒口、麻沙、将口,可进可退,游击队常在这一带活动。国民党部队、反动民团、大刀会匪也隔三差五来这里骚扰。游碧英老人居住的老屋,据知是一个会匪在纵火时,因和这家主人有点远亲关系,手下留情才得以幸免。每当白狗子进山时,村民们就躲进大山里,带不走的牲畜都被白狗子宰杀了。村民躲在深山里,埋锅做饭不敢冒烟,公鸡不敢让它鸣叫,生怕暴露目标,引来白狗子殃及大家。游碧英老人的诉说,让我们这些没有经历过苦难,没有经历过战争,在和平岁月里成长的一代人,深深感到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而出生入死的革命前辈值得我们敬佩,不忘过去,才能更好地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游碧英老人居住在这间老屋里,据知在另一处老房里还有两个老人居住,以前很热闹的月积坑村,如今只剩三位老人伴着空旷的山野,在漫长的岁月里回忆那段让人骄傲的红色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