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为武夷茶扬名
闽北日报 2018-12-10 09:32:39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是位嗜茶如命的铁杆茶人,同样对武夷茶也偏爱有加。他在《荔枝叹》一诗中曾写道:

“君不见,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宠加。

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

意思是:您没看见吗?武夷溪边的茶芽才抽出如谷物颗粒般的一点点时,他们就为了提高茶的品质而将其采摘下来制茶,想想就知道要制作一斤这样的茶饼,得花多少人力,采摘多少谷粒一般大小的茶芽啊!这么做的人,前面有丁谓,后面有蔡襄,他们都因为进贡了上品的好茶,讨得皇帝的欢心而受到宠爱。人们想尽办法,各自对制茶工艺不断地革新、完善、精致,希望制作出有创意的好茶,期待着能在今年斗茶比赛中胜出,得以充当贡茶而受到朝廷与皇帝的赏识。

丁谓,苏州人。宋太宗淳化三年进士,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蔡襄,福建兴化(现仙游)人。宋仁宗天圣八年进士,官至三司使。丁谓与蔡襄先后担任过福建路转运使,直接管理过北苑贡茶的生产与转运上贡,都对北苑贡茶的生产与制作进行了改良与革新,创造了北苑贡茶发展史上一个又一个高峰,为闽北茶业与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客观地说,丁谓与蔡襄仕途的升迁,绝非靠制作北苑贡茶这么一点点功劳。丁谓巧渡黄河的机智退敌,在南京的退田还湖,以及减免赋税、整顿经济等,政绩不可谓不多。蔡襄建设万安桥,是中国现存年代最早的,至今还在使用的跨海梁式大石桥,被茅以升誉为“福建桥梁的状元”。蔡襄著述的《茶录》,历来被誉为茶文化史上的经典之作。蔡襄书法更是了得,与苏东坡一道被誉为“宋四大家”之一。

事实上,苏东坡《荔枝叹》也就是从广义的角度,讽刺那些挖空心思、翻新花样、不惜财力地去讨好皇帝的封建官吏。同时也暗喻皇帝,不能因为自己吃喝玩乐等方面的一己之好恶,来宠爱与任用官员。为了说明这个主旨,而举了荔枝、贡茶、牡丹花这三个例子而已。但正是在举例的不经意间,充分肯定了武夷茶的优秀品质。你想啊,没有出类拔萃的品质,哪能讨得皇上的开心,以至于“受宠提拔”呢?虽然谁看这诗也都能意识到只靠送个荔枝、贡个茶、献个花是达不到目的,但这“武夷溪边粟粒芽”是顶尖好茶的意思,却经由大文豪苏东坡的这首诗而深入了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