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数字化如何走出创新之路? 看数字经济的萧山解法
浙江新闻客户端 2018-12-09 14:08:06


如今的萧山,城市社会经历着全方位的转型,经济结构面临着多方面的优化。这背后最关键的支撑点,是萧山正式踏上“三化融合”新征程,着力打造一张数字经济新名片。


从工业金名片到数字经济新名片,变化的是奔竞不息的路径,不变的是勇立潮头的决心,以数字经济重构区域竞争新优势,萧山发展正当时。


今日《浙江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

“产业数字化如何走出创新之路? 

看数字经济的萧山解法”

的文章

解读萧山如何打造全省产业数字化第一区


小布一起带你看原文


产业数字化如何走出创新之路? 

看数字经济的萧山解法


萧山人给自己出了一道难题:如何打造全省产业数字化第一区?


“凡益之道,与时偕行。”面对数字经济新征程,萧山,这个勇立潮头的民营经济发展强区,这个传统产业规模位居全省前列的工业强区,正在努力探寻一条产业数字化新路。这里有着众多的制造业企业和丰富的大数据应用场景,一幅数字经济发展新画卷正在这里徐徐展开



如今,萧山人已向未来亮剑:开启数字经济发展四年双倍增计划,到2022年,信息经济总量突破1200亿元,数字经济总量突破720亿元。


从倒逼到自觉

传统企业插上新翅膀


为什么当前要下大决心主攻数字经济?用分管工业的副区长魏大庆的话说,萧山人想明白了。


改革开放40年,从乡镇企业兴起,企业股份制改造,到民营经济蓬勃发展,再到中国加入WTO后的外向型经济发展红利,萧山几乎抓住了改革开放进程中每一次经济飞跃的机遇。然而2012年以后,两链危机爆发,环保压力陡升,从政府到企业都逐渐意识到,萧山的发展理念必须转变。


“近年来,萧山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我们一度很困惑,转型升级到底怎么推进?高质量发展又该怎么实现?萧山人的性格就是得想明白了才干,而一旦确定要干,那就得有‘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魏大庆说。


今年11月21日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一个激动人心的场面令许多萧山干部记忆犹新:包括600多位客商在内的上千人齐聚首,萧山人通过数字经济发展大会告诉大家,这个传统产业发展的“优等生”,要把红旗插到数字经济的高地上去。

发展模式的倒逼,让萧山人痛定思痛向前看。更让人欣喜的是,近几年,不少萧山企业已经开始自发地拥抱数字化。


兆丰机电的智能车间


走进兆丰机电的智能车间,新上工的AGV小车在记者眼前跑动,熟门熟路地代替人工运送货物。这座硕大的智能化生产车间可实现24小时不间断生产,效率大幅提升,可员工却比过去少了300人,减少近80%。难能可贵的是,车间里最核心的机器人生产线“大脑”由企业科研团队自主研发,比直接进口设备节约投资3000多万元


万向精工智能化生产车间的一角


“像这样的智能车间、智慧工厂在萧山越来越多。从工业投资方向中能明显感觉到,当前萧山中大型企业正不断加大技改力度。”萧山区经信局局长王建涌向记者分析企业发展趋势,“从过去以买土地建房子的土建投入为主,到如今以设备投入为主,兼有软件投入,未来如果企业投资真正聚焦到研发上了,那么萧山工业经济的发展将是另一番新景象。”在最新规划中,到2022年,萧山将实现规上企业数字化改造全覆盖,建设示范数字车间30个、示范智能工厂30家,累计实现两万家企业上云。


从企业到行业

产业平台带来加速度


去年这个时候,萧山的一座“神奇工厂”着实火了一把:从原料辅料到纽扣领子,这座工厂可以满足消费者300万种定制需求,在全球任何城市个性化下单,12天内你就能收到一件独一无二的定制服装……一年过去了,记者再见到这座工厂的缔造者、“派登洋服”负责人陈乐春时,他正为打造数字时尚产业互联网平台奔忙。


登派洋服的智能订制技术


自己转型成功还不够,陈乐春看得更远。“萧山是服装企业的集聚地,数字化改造是必然趋势。可不少中小企业负责人告诉我,自发改造不仅会面临人才、资金困难,改造完以后新订单从何而来更是问题。”目前,陈乐春正把企业成熟的版型库、智能系统与行业企业共享,帮助它们进行柔性化和个性化定制改造,对接客户和订单,在本地建起年交易量千亿级的数字时尚产业中心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陈乐春的做法正是萧山产业数字化进程的特色和缩影。


萧山拥有千亿元产值的化纤纺织产业和年产值达700多亿元的机械汽配产业,此外,装备制造、服装羽绒、化工印染等产业集聚效应明显,通过打造各大产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高地,产业数字化将大幅提速,还可以节约成本,优化资源配置。


今年以来,萧山化纤行业有个新鲜事,化纤外检员这个工种正在消失。 


“我们开发了一套化纤智能外检系统。过去产品出厂前都需要外检员拿起一锭锭纱线反复检查,看是否有毛丝、绊丝,表面有没有油污。”恒逸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楼翔告诉记者,去年,机缘巧合之下,他们与一家原本被请来做考勤系统的企业合作,把人脸识别技术用在化纤外检上,半年后新系统研发成功,1秒就能检查一锭纱线,一条包装线上能省下12人。“不少同行来向我们购买技术设备,这项技术的突破会带来整个行业效率的提升。”楼翔说。


“恒逸工业大脑·飞兔行动”展台


要知道这个系统仅仅是恒逸平台化服务中的一个缩影。楼翔告诉记者,当前,恒逸正与阿里巴巴等企业和机构合作,打造化纤工业互联网平台,在生产优化、燃煤优化、智能生产、质量优化等领域为行业提供平台和服务。



除了恒逸,万向正与网易等大型工业软件商合作,共同打造汽车零部件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开放生态的制造过程数字模型标准库,为工业场景的数字化提供开源的解决方案;传化的工业供应链服务平台也日臻成熟,正通过信息系统数据共享,实现物流要素、资源要素、金融要素的互联互通……


这不仅仅是企业的担当,更是政府的认识。“产业互联网必将是数字经济下一个爆发点。”萧山区委主要负责人如是说。在11月底新出炉的《萧山区数字经济发展四年双倍增行动计划》中,我们看到了主要目标:推进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开发一批工业APP产品,解决一批制约制造业发展的共性关键技术,推广一批驱动制造业创新发展的通用数字技术应用,建设3个以上省级以上行业工业互联网平台……


从星火到燎原

数字经济绘就生态圈


在那场全区数字经济发展大会上,微医集团和网易云音乐两大“独角兽”收获了全场羡慕的目光——当场分别收到2000万元的大红包。



“这是我们对新出台的推进数字经济产业发展细则的政策兑现,对新引进入榜或新入榜‘独角兽’榜单的‘独角兽’企业给予一次性2000万元的资助。”王建涌的豪气背后是萧山对于数字经济企业的渴求,只有各类数字经济企业和机构不断集聚,数字经济这潭水才能真正活起来。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近年来,在实打实的政策支持和日渐浓厚的数字经济氛围之下,网易、商汤科技、科大讯飞等数字经济领域的知名企业相继落户萧山。在这里,优秀的数字产业化企业将在“骏马计划”“独角兽计划”“千里马计划”的扶持下越跑越快,而优秀的产业数字化企业则将在“鸿雁计划”“凤凰计划”“鲲鹏计划”的助力下越飞越高。


为构建起数字经济生态圈,萧山还积极引进一批“高大上”的研究平台。走进钱江世纪公园,在一栋刚刚装修停当、面朝钱塘江的别致小楼上,记者见到了北京大学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副院长罗伟节。“研究院今年刚落户萧山,我们有6位院士和一位经济学家,分别领衔AI赋能、先进视觉系统、智慧医疗、智能软件技术及应用、物联网、智能计算、数字经济等7大研究中心,在促进院士专家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同时,也为萧山及周边地区的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技术支撑。”罗伟节说。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有了研发平台,萧山还在人才梯队建设上下功夫。按照计划,到2022年,这里将新增集聚数字经济创业创新人才1500人,培养“数字工匠”2000人以上。今年,萧山还和工信部达成合作,共建中国数字经济人才集聚区。



从数字经济企业集聚、研究机构引入、人才梯队建设到信息网络基础设施、数字金融支持,从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城市数字化三个层面发力。如今的萧山,好似包容会通的滔滔钱江,将数字经济发展的各大要素纷纷揽入怀中,一个数字经济发展生态圈已初具雏形。未来,且看一场属于萧山的数字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