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不负君君负菊
闽北日报 2018-12-07 08:50:09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名唤“菊水”的神奇河流。

那条河流在河南郦县之北。一直向北走八里,只见一条清溪蜿蜒,水色动人。溪流两岸长满菊花。水清可鉴,掬水来喝,又甜又香。菊水不远,住着30多户人家,他们的村庄没有井,他们引来菊水或者担来菊水喝。村民全是长寿之人:上寿的活到120到130岁;中寿的100多岁;70岁的算是夭折的了。汉代的司空王畅、太傅袁隗到南阳郡任太守的时候,让郦县每月送30多石的水到南阳郡治来,他们饮食、洗浴全用菊水。太尉胡广的父亲患“风羸”病,一直取菊水喝,病给喝好了。

菊水神奇,菊水两岸的菊花也神奇。花茎很短,花朵很大,味道甘美,明显不同于其他的菊花。胡广的父亲病好后,胡广开始相信菊水两岸那金黄菊花的神奇力量,便将此花移植到京师,于是,到处就传开了。

香草美人,多指贤良忠贞的士人。胡广性格圆滑,柔媚宦官,自然不能比之“香草美人”。所以南宋的建阳县令刘克庄认为胡广的故事是假的,胡广富贵长寿,辗转于权势场中,却偏要和菊花攀扯关系,其本质是自我吹嘘,故弄玄虚,是对菊花清高形象的亵渎。刘克庄认为,古代的士大夫能和菊花相比的,只有屈原和陶渊明。至于当朝人物,刘克庄认为,只有名臣韩琦和崔与之才不辜负菊花。

韩琦有《九日水阁》诗:

池馆隳摧古榭荒,此延嘉客会重阳。

虽惭老圃秋容淡,且看黄花晚节香。

酒味已醇新过熟,蟹螯先实不须霜。

年来饮兴衰难强,漫有高吟力尚狂。

“且看黄花晚节香”一句,第一次将菊花的品性定位于“晚香”。此后,“晚香”成了菊花的别名。

崔与之酷爱菊花,自号“菊坡”,宋理宗曾手书“菊坡”二字赐给崔与之家人。晚年的崔与之回家乡番禺养老,题居室匾额为“晚菊堂”,并以韩琦《九日水阁》诗中的咏菊名句“老圃秋容淡,寒花晚节香”自勉。刘克庄说,韩、崔二人喜好菊花,真真是本朝佳话。

刘克庄作《沁园春》时,就引用了韩琦的“晚香”一词。

畴昔遭逢,薰殿之琴,清庙之璋。谢锦袍打扮,佯狂太白,黄冠结裹,老大知章。种杏仙人,看桃君子,得似篱边嗅晚香。从人笑,笑安车迎晚,只履归忙。 后身定作班扬。彼撼树蚍蜉不自量。偶有时戏笔,官奴藏去,有时醉坠,宗武扶将。永别鵷鸾,已盟猿鹤,肯学周顒出草堂。从人笑,我韩公齿豁,张镐眉苍。

刘克庄时代的建阳,一位叫马揖的,编了一部书——《菊谱》,书中收录了上百种的菊花,每一种都有诗歌题咏。马揖请刘克庄为他的书题跋。刘克庄由物及人,他说:马君的嗜好清绝可喜,也幸好没有仕宦,没受爵位縻绊,能够在林下同清雅的菊花相伴,但是,如果今后马君仕宦从政,不知道是胡广呢,还是韩琦、崔与之呢,马君要谨慎,千万不要让菊花引为遗憾啊。

刘克庄由菊花想到仕宦荣辱,想到士人风骨,想到天下苍生,感慨一番后,又题笔写下一首诗《寄题建阳马氏晚香堂》

自锄空旷汲潺湲,占断清溪第几湾。

傍九日开侵岁晏,居千花殿觉天悭。

餐英饮露平生事,遗臭流芳一念间。

菊不负君君负菊,年年秋不在家山。

“菊不负君君负菊”,在刘克庄的孤高眼中,怎么样的人才配得上爱菊花?又有多少人辜负了菊花?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