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大连女画家,十年里记录大亚湾山水
东江时报 2018-12-06 15:25:54

巴黎,不仅拥有一个浪漫的名字,她还是个写书法、画油画的有故事的漂亮女子。十年前,巴黎遭受病痛折磨,仍不停画画,当她来到大亚湾写生后,便觉“此处安心是故乡”,于是在澳头买了一套房,花了很多心思将其装扮成心目中喜欢的工作室。十年里,她走遍大亚湾山水,创作了大量以大亚湾风景为主题的作品。她在这里让浮躁的心安放,也在这里自我修复净化心灵。她说,大亚湾是她心灵呼吸的一个重要出口。

工作室里满是风景画

走进位于大亚湾澳头老城区一个小区里的“巴黎原创艺术工作室”,一入门便被墙上挂满的油画吸引。那些油画以花卉、风景为主,都是色彩鲜艳、饱满的——花卉肆意张扬地怒放着,风景有的是某个街角,有的是一座小桥,有的是蓝天白云下的小树林。

身穿吊带牛仔裤,头戴贝雷帽,身材娇小的巴黎,让人不敢相信她今年50岁了。巴黎很热情,说话声音温婉而柔和。她说,这些花卉和风景都是在大亚湾写生时画的。确实,熟悉大亚湾的人,看到这些风景,便能知道那些画里有妈庙村某个民宿的一角,有红树林里的一座桥,甚至那鲜艳欲滴的花也是哪个农家院子里种的。

这个工作室除了巴黎的油画作品,还有她收藏的奇石、紫砂壶和各种新奇的手工作品、小玩意儿,它们都被整洁摆放在架子上。

房间后的露天阳台被装修成了一个透明舒适的创作空间。这个小小的创作室里,舒适温暖的沙发前是画架,上面还有一幅巴黎尚未完成的画作;小巧的茶几四周摆放着几张凳子,巴黎喜欢一边泡一壶陨铁茶,一边画画。

油画的色彩可以疗伤

巴黎是大连人,从小研修书法、国画,长大后她还学服装设计。2001年,怀着“寻找一个更广阔发展平台”的梦想,她从北方来到深圳,为金融机构服务,业余时间都用来搞书画创作。

可好景不长,2005年,巴黎生了场重病,几乎要了她的命。在无休止的吃药、打针中,巴黎要么形销骨立,要么骤然发胖。病痛不仅折磨着她的肉体,更折磨着她的精神,她一度觉得自己抑郁了。

或许是因为从小体质偏弱,巴黎深感生命不易,此次重病让她饱受折磨,也让她更深切地渴望好好活着。“从那时起,不想写书法,不想画国画了,在我病得最不堪的时候,我爱上了色彩,渴望色彩,觉得只有鲜艳的色彩有生命。”巴黎说,于是她拼命地画油画,用浓烈的色彩画不知名的小花小草,花红艳艳的月季和牡丹,画山水,直到画到纤弱的身体感受不到疼痛。

一次偶然机会,巴黎去参观著名油画家张子奇老师的画展,看到老师的画作,她内心深处被震撼了,当即觉得那就是她想要画的、想要达到的。于是,她通过朋友引荐,拜张子奇为师,研习油画。

在巴黎眼里,油画的色彩是可以疗伤的,不论是精神上的还是肉体上的,它浓烈的色彩直抵人的内心深处,激发情感。她不停地画,然后作品水平也不断提高,她带着作品受邀参加各种联展。她还尽可能地跟随画画大咖去画陶瓷,去各地写生;去收藏紫砂,去捡石头——总之,尽量地用多种形式去展现自己的文艺爱好。

奇迹般地,巴黎就这样度过了最煎熬的病痛时期,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虽然现在每天还吃药,但她展现给大家的是精致的妆容、柔美的笑容,她要不说,没人能想象,她曾遭遇过什么。

大亚湾一树一花皆成画

2008年,巴黎跟着一帮画友到大亚湾海边写生。“就是这一趟旅行,让我爱上大亚湾,决定留下来。”巴黎毫不掩饰对大亚湾的热爱,她说,一来到大亚湾,就感觉这里的天空又高又蓝,街道和村子安静而惬意,人们淳朴而闲适。

当时,她随意走进澳头城区,然后来到这个由烂尾楼改造而来的小区,挑选了一套有着露天阳台、可以抬头看到星星的房子。

这10年里,她几乎每个周末都会从深圳工作的地方回到这里。她将大亚湾视为创作灵感的源泉,工作室是她的创作基地,更是她调整呼吸、释放心情的秘密小窝。“有时凌晨两三点钟,也会迫不及待地开车从深圳赶回来,回到这里,才觉心安。”巴黎说。

这十年里,巴黎成了地道的大亚湾人。“可以说,大亚湾哪个犄角旮旯我都去了,海边、岛屿、乡村、公园,”巴黎说,“我最喜欢红树林,经常去那里写生;最赞叹马庙村里的古建筑,每一栋房子都有故事。”她还经常充当导游,招呼画友们到大亚湾来写生。

或许遭遇过病痛的人对生命的体悟更深刻,也更懂得生命的珍贵。这十年来,巴黎对绘画的热爱有增无减,她用绘画表达自己对生命的痴恋,她将浓烈的色彩付诸笔端,变成画布上鲜艳的花朵、生机勃勃的景致。巴黎在这个工作室里,创作了许多作品,大亚湾常见的一花一树一房,都成了画作的主角,最常见的题材还是花卉和风景。

“我喜欢色彩,喜欢画花卉,花朵绽放、凋谢的过程就像我们的生命。”巴黎说,“花朵的生命就在一次绽放、一次凋谢中完成。做人也应如此,虽知终将要凋谢,也应拼了全力尽情地绽放,向世界展现自己,绽放的过程为自己,为家人,为社会,实现自己的价值。”她在创作的空间里摆放许多常开不败的塑料花,也是想让自己时刻保持看到花的好心情。

个人简介

巴黎,女,深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美术家协会会员、深圳金融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吉林书法家协会理事。拜当代著名油画家张子奇为师,专修油画。其作品多次参加东南亚书画美术作品展览及中国金融美术展、深圳金融美术展、香港美术交流展等。

感悟:在画画中修复身心

巴黎说,世人只道她很勤奋努力地画画,并向她学习,但了解她的人才清楚:她在画画,也是在净化心灵、修复身心。包括生病期间,她画画也是在慰藉和鼓励自己,修复自己被病痛折磨得百孔千疮的身心。

巴黎是个感性的人,她容易发现美,又经常“神经质”地被大自然和生活中的一点美感动到哭。有时候画着画,凝视着画的花或景,她会莫名流泪,感慨生命的脆弱、美好,要好好珍惜;有时跟着朋友去岛上捡大亚湾古陶石,得知手中的石头有几万年时,她又不禁潸然泪下,深感自己的渺小。当她的作品被许多人欣赏并收藏时,她又觉得人们与她心意相通,她的作品能给人美的享受、精神上的愉悦。

巴黎经常去大亚湾的公园写生,写生时难免有人围观。围观的人看了她的画后会跟她交谈说:“你画的这朵花这么有生命力,我也想学画画了。”巴黎便会鼓励说,绘画是自己对于美的一种表达,只要敢于表达就好,只要想画,任何时候都不为晚。 匡湘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