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北走笔
闽北日报 2018-12-05 16:00:05

天山·天池

到了乌鲁木齐,天山即在眼前,天池也不再遥远。天山是南疆与北疆的分界线。天池在天山上,现在上天池也不再艰难。先坐旅游大巴到天山天池景区门口,再坐上景区旅游车前往天池。上天池可步行,也可花二十元坐电瓶车,便捷得很。残疾人、老弱者上天池也不会太困难。这得益于交通基础设施的不断改善,也得益于旅游业的快速发展。

天山与天池,充满神奇,令人神往。天山有阳刚之势,天池有婉约之美。地处海拔19 1 0米的天池湖,湖水清澈,雪山环抱,景色十分秀美。湖水最深处达105米。天池湖呈葫芦状,湖面4.9平方千米。遥望湖的远景,雪峰并立,深遂壮阔;放眼湖的近景,云杉环拥,碧水悠然。置于清幽胜境,犹如梦幻。天池古称瑶池,相传周穆王西游,与西王母曾在此宴乐。有一年西王母召开蟠桃盛会,广邀各方神仙,唯独忘了请瑶池水怪。席间,水怪兴风作浪,搅得周天寒彻。西王母怒不可遏,拔下头上一枚碧玉簪掷入水中降服水怪。顿时,瑶池风平浪静,蟠桃会得以继续进行。那枚碧玉簪落地生根,化为一棵榆树,镇守池边。这就是天池“定海神针”神奇的传说。美景之地,皆有传说,都有许多附会的故事衍生,让风景变得更为有趣和灵动,让想像的骏马有了驰骋的无垠空间。比如,云南石林,有阿诗玛的传说;福建武夷山,有大王与玉女的爱情故事。游人大多乐于接受这些口耳相传的民间文学,并且又是这些民间神话传说的传播者。

嘉峪关之雄奇

嘉峪关始建于明洪武五年(1372),因建在嘉峪山西麓而得名,它比山海关早建九年。明征西大将军冯胜收复河西后,在此选址建关,经历了一百六十八年时间,一座规模宏大、气势非凡的关城,矗立在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上。

嘉峪关守祁连山与黑山之间的隘口,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游人在关城内行走,有找不到方向的感觉。城内有城,进得来出不去,谓之“瓮城”。内城四隅的角台上,耸立着守城士兵放哨的角楼。内城四周的城墙,设有垛口,形如碉堡。在冷兵器时代,这嘉峪关城无疑具有固若金汤的防御功能和优势。游人不禁为古人的军事智慧而惊叹和感慨不已。

嘉峪关,古时为“关”,今日为“市”。嘉峪关市因“酒钢”而崛起——它由酒泉钢铁公司演化而来。“酒钢”原属酒泉市的一个企业,创办于1958年。开始时职工要从酒泉到嘉峪关上班,后来这里建起了职工住宅区,职工不再每天往返于两地。在此基础上逐步建成一座城市,即现在的市区。嘉峪关市因企设市、因关得名,成为与酒泉一样的地级市。有人说这是“儿子变成了兄弟”。车牌代码排序,省城为甘A,嘉峪关为甘B,而酒泉为甘F,“儿子”居然跑到“父亲”前面了。当然,嘉峪关市在我国现行行政体制上属于特例。嘉峪关是不设区的地级市,全国仅有四个。嘉峪关市人口仅有30万人,且绝大部分是钢厂工人及后代,当地人只有3万人,是一个典型的移民城市。

吐鲁番·坎儿井

新疆的坎儿井是一个伟大的奇迹,值得探访。到新疆没有看到坎儿井,那无疑会是一个遗憾。而吐鲁番坎儿井的观光项目,恰好满足了我的期盼。让我有机会了解坎儿井的历史,体验一番坎儿井工程的宏伟。我怀着浓厚的兴趣,深入地下探视坎儿井的真实面貌。在那里,我听到潺潺的流水声,看到渠道清清的流水,揣想这水流的源头也许在数百上千里外的绵绵雪山。看到这个古代最具创造性的地下引水灌溉工程,我心里十分震撼。我们的祖先真是了不起啊!坎儿井,多么宏伟的工程啊!

对于坎儿井,还得多说几句。坎儿井将地下水引导到地面进行作物灌溉和生活用水,是一种古老的地下水利工程;早在《史记》中便有记载,时称“井渠”。据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结果显示,新疆遗存的坎儿井有1540条。坎儿井主要分布在新疆天山山脉东部的吐鲁番和哈密盆地。这两个盆地,由于气候干燥,少雨,水源缺乏,因而修了不少坎儿井。其中尤以吐鲁番为多,历史上有1237条坎儿井。现在供游人参观的坎儿井,名称为“阿不来孜·阿吉”坎儿井,距今已有300多年。坎儿井由竖井、暗渠、明渠和涝坝组成,竖井是为开挖暗渠所建,供人员出入及运出挖渠弃土。竖井口径约为60厘米,深三四十米,最深的有80—100米不等。暗渠呈尖拱形或方形,长约几百米到十几公里不等。

看了坎儿井,不禁想起让后人敬仰的林则徐,道光二十一年(1841),他被贬谪新疆伊犁后,在那里又留下了兴修水利、造福人民的许多佳话。他决定把喀什河引水渠道拓宽加深,开挖新渠(湟渠)引入阿齐乌苏东界水源,并且捐资承建了最艰巨的龙口工程。至今,伊犁人还是习惯地把湟渠称为“林公渠”。在吐鲁番盆地,林则徐高度评价坎儿井,大力推广坎儿井,为农民掘挖坎儿井,使荒原变成绿洲,为感谢他,百姓也把坎儿井改叫“林公井”。他的丰功伟绩,名传后人。

坎儿井是当地各族劳动人民用一锹、一镐、一筐开凿完成的。坎儿井被称为“地下运河”,与万里长城、京杭大运河并称为中国古代三项伟大人类工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