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俊:艺坛硬汉的多彩人生,原本想做“赵志刚”,不想成了“冯小刚”
萧山日报 2018-12-05 15:52:44

原本想做“赵志刚”,不想成了“冯小刚”


说到导演,你或许会想到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等等,但是说到萧山导演,有一个名字一定会被提及,他就是姚俊,他执导过萧山多场大型文艺演出,现在仍然奋斗在导演一线,很多看过他执导演出的观众,都成了他的“铁杆粉丝”。不过,走上导演之路,对姚俊来说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彼时,姚俊凭着对文艺的喜爱,考上了杭州地区第一期的越剧男演员培训班。在他的设想里,他会在舞台上“耗尽”一生,培训班毕业后,便进入了越剧团,从龙套演员开始,向着心中的目标前进。


有一次剧团里排演剧目《代代红》,姚俊凭借刻苦的努力和稳定的发挥成为了一号人物的B角。而在前一天的演出中因为A角严重受伤,无法继续登台,姚俊“临危受命”,在这次演出中,他超常发挥,获得了很大成功,成为剧团“明星”指日可待了。


没想到的是,命运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在那场演出中,姚俊的扮演角色需要换6套衣服,表演结束后,他的6套衣服全部被汗湿透了。于是,他便干了一件令他一辈子后悔的事情——冲了个冷水澡。因为这个冷水澡,姚俊的嗓子失声4天,以后多方治疗不见好转。


“当时觉得天都要塌了,越剧演员这条路怕是走到头了。”姚俊回忆说。经历大喜大悲后的姚俊,并没有放弃,他努力寻找另一条可以留在舞台的路。通过摸索,他找到了生命的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当剧团的导演。


但是一个越剧演员想要转型剧团导演,又谈何容易。在那个互联网不普及的时代,学习可不是“哪里不会点哪里”,只能看书自学。姚俊很钦佩前苏联著名导演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便去浙江省图书馆借相关书籍。那时,整个浙江省图书馆,关于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导演的书籍只有一套共8本,且图书馆有规定,借书一星期需要归还一次。可是,一周时间就连看完一遍都困难,如何能够看透并“吃透”。姚俊选择了一个“最笨”的方法,那就是抄书。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他还抄写了《导演学引论》《导演学基础》《戏曲龙套教材》,抄了约500万字。


有了这些理论的积累,姚俊开始了实践。第一次导演《红灯记》,便获得了成功。此后,一发不可收,从此萧山有重大活动,大家都会想起姚俊。


因为“固执”,成就一件件精品


姚俊能够拥有现在的声誉,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姚俊执导,必有精品”。在执导节目方面,姚俊是出了名的“固执”,他要求自己的作品必须尽善尽美,不达到自己的要求誓不罢休,为此甚至不惜和主办方“翻脸”。2010年首届中国国际(萧山)跨湖桥文化节开幕式文艺晚会《我们的家园》便是这样的产物。


在构思《我们的家园》整体编排时,姚俊也很苦恼,如何用一台晚会,展示萧山8000年的历史文化,如何又能创新节目形式,从而打动观众。通过“头脑风暴”,姚俊想到了用“湖之梦”“河之韵”“江之魂”“海之恋”四个篇章来展现萧山魅力,但又如何调动各种节目形式,从而展现这四个篇章呢。姚俊想到的第一个办法,便是重新了解历史,收集资料。


他先后3次前往跨湖桥博物馆,仔细聆听、细心考察萧山的8000年文化,并在此期间阅读了大量的文字记录、影像资料,把萧山的历史摸了个透。


最终,他和团队,以大型情景史剧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充满传奇色彩、随处可见弄潮儿精神和8000年生命力量的萧山故事。“湖之梦”篇章,通过表现跨湖桥先民的生活情景,展现历史;“河之韵”篇章,着重反映了萧山的农耕时代,将李白、杜甫等历代诗人寄情萧山的诗词“搬”上舞台,述说萧山的悠悠文明史;“江之魂”篇章,则将时间迅速“拉”回现在,赞美萧山工业时代经济社会的腾飞现象;“海之恋”篇章,歌颂了如今的和谐美好家园,又展望未来,表现“萧山走向世界”的豪迈气魄。最终,晚会获得成功,受到一致好评,观众也久久不愿离去。


为了跟上时代步伐,70多岁的姚俊还会追剧,时下最流行的剧集他也都了解。“我要经常上网看最新的电视、电影、晚会,了解现在的潮流走势,学习编剧、导演处理。”姚俊介绍说。正是因为时常看材料“充电”,姚俊才能想出意想不到、眼前一亮的创意。萧山区公安分局建局60周年晚会的其中一个节目,便是姚俊在平时的积累中创新而来。


在那台晚会中,需要有一个节目反映萧山公安的三位烈士。可是通过怎样的形式,能够完整展现这3位烈士的事迹,又让人眼前一亮呢。为此,姚俊苦恼了整整7天。“抽烟、喝茶,整整7天没有思路,我都焦躁了,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卖花姑娘》,这下创意就来了。”姚俊介绍说。


姚俊的创意是通过将三位烈士与子女的故事搬上舞台,突出展现三位烈士的敬业。其中一个场景,让在座的很多女观众都默默抹泪。姚俊通过走访,了解了其中一位烈士曾答应带女儿去桂林看风景,可是由于忙工作,到去世都没有完成这个承诺。女儿有写日记的习惯,父亲去世后,也习惯将日记通过焚烧的形式,带给父亲。于是,姚俊把女孩边烧日记,边将日记读给父亲听的场景搬上了舞台,通过灯光等各种艺术手法的配合,展现了一个悲情的故事。这个节目,通过另类的角度展现了烈士的敬业,获得了成功。


硬汉也有柔情似水的一面


在工作上,姚俊是个典型的硬汉。他的一张脸,不用化妆,几乎就可以直接演反角。这样一个坚持原则的人是很容易和下属同事以及领导起冲突的,姚俊当过越剧团、文化馆、文化股、文化市场管理办公室、外宣办等多个单位的领导,在他任上,他和很多人面对面干过,不过,他离开后,没有一个人不服他,大家更多念叨的是这个硬汉的“亲”和无私以及在工作上的创新与热忱。


姚俊虽然早已退休,不过名声在外的他每天依然忙碌,但是不管怎么忙,每到下午4点半,姚俊就要去菜场,给躺在病床的妻子买菜,然后回到家做菜,伺候到妻子吃好方可到外面应酬,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好多年了,但姚俊没有任何怨言,他总是说,“还能怎么办呢!”女儿长大了,至今没有成婚,对此,姚俊也从不催促,他说,只要女儿觉得好就好。


姚俊的硬气,与他多年习武息息相关。姚俊年轻时曾师承诸暨螳螂拳名家郦松庭先生学练螳螂拳,师承“中国武林百杰”陈邦达先生学练陈式太极拳、“七十二把擒拿”、“刁掳法”和实用摔跤等,是陈式太极拳在萧山的第一位传承人,并担任萧山武术协会副主席近三十年。


在从事文艺工作的同时,2010年姚俊在国内各大中文网站开博,撰写“时事评论”“娱乐评论”和“体育评论”。从2011年起,先后被评为“凤凰网十佳写手”“华声论坛十大辣评手”“新华社十大网友”“天涯十大深度影响力博客”“雅虎网优秀作家”“光明网(社区)先锋人物”“华声论坛优秀版主”等,并被“光明网”聘为“特约评论员”。


采访结束时,姚俊告诉我们,希望萧山的文艺事业能有更多的新人加入,他也愿意倾尽全力为萧山培养更多优秀的导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