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新高:百姓的掌声是对我最大的奖励,文艺表演有时也需要“接地气”
2018-12-05 15:42:44

 

经常在舞台上演出的赵新高,是曲艺界的老人,但很多人不知道他的本行是搞新闻。


台上百变,善驾驭各种角色


对于曲艺演员来说,观众的反应就是最直接的评价。而萧山观众对于赵新高的评价便是“演什么像什么,演得特别的有意思、好玩”,这就是最好的评价。


为什么说他演什么像什么呢?


因为赵新高的模仿能力很强,特别善于抓住角色的特点,然后进行揣摩,放大角色特点,结合夸张等艺术表演形式,呈现出最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让人一眼便认出所演的人物是谁。


为了让大家更直观地感受到赵新高高超的模仿能力,我们特地请赵新高为大家示范如何演一个年轻人和一名老年人。


赵新高说,演一个年轻人就要抓住年轻的特点,关节灵活、弹性好,走路有“跳跃”感。看着赵新高演绎的年轻人,一下子还真和他自身的真实年龄对不上呢。


而赵新高所演绎的老年人更是让我们大吃一惊。“老年人的特点,骨头老、没有弹性,脊椎骨弯曲,抓住这些特点就能演好。”赵新高介绍说。看着赵新高肚子一凸,身体一弯,老态龙钟的样子立现。特别是走起路来一颤一颤,颤着手拿剪刀,把剪刀凑到眼前眯起来看的样子,特别传神。


要不是最后一句“好了”,我们还沉浸在赵新高所营造的情景中,真觉得面前就是一个需要帮助的老年人。


作为浙江省曲艺家协会理事、浙江省曲艺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杭州市曲艺杂技家协会主席团成员、萧山区曲艺家协会主席,赵新高绝非浪得虚名。


他在2004年2月获萧山区艺术明星称号,2010年12月获全国首届大众网络剧“最佳男配角奖”,2013年9月获得浙江省“千名群众文艺骨干”荣誉称号。他参加多部电视剧和电影的拍摄。1997年2月创作节目参加华东六省一市春节联欢晚会演出。2014年个人《曲艺作品集》由中国广播影视出版社出版,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题写书名,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翁仁康作序,新华书店公开发行。全书约45万字,编入情景剧5个、独脚戏19个、小品83个,故事17个。其中的多数作品都上过舞台或获得过国家、省市区级的各种奖项。除此之外,多年来他获得全国文学艺术类奖8个,获得浙江省文学艺术类奖31个,获得杭州市和萧山区文学艺术类奖40多个。


台下坚定,投身曲艺不后悔


与台上的百变不同的是,台下的赵新高有些固执,认定了一件事就永不放弃。对于曲艺,他便是这样。


赵新高8岁学习表演,9岁学习鼓板,13岁自学笛子,15岁自学绘画,16岁自学二胡,18岁学习曲艺表演和创作,19岁自学唢呐,同时学过民间锣鼓和爵士鼓的演奏,30岁左右跟艺术家徐萍苏老师学习导演艺术。11岁曾考进杭州文工团及一些专业曲艺剧团,但都因“家庭出身”而落空。


“上山下乡”后,赵新高平生第一次到县里参加故事员培训,结识了楼黎明、许水泉、、朱叶强、翁仁康等故事员,也受到了吴忠富、胡国财、韩贯中、徐仕龙等领导和老师的指导。后来慢慢地从故事员到故事辅导员,1979年左右开始从事滑稽戏、小品、独脚戏、电视剧和电影的表演。几十年来,赵新高在文艺走基层演出中,走遍了萧山和毗邻地区的山山水水,从百姓中获得素材,在生活中得到灵感,创作了十几万字的作品。他还特别善于观察,生活中所遇到、看到、听到的人或事都能成为他的创作素材。


为了能够讲好故事、将故事讲“活”,从而传播正能量,赵新高上山下乡期间常常一个人躲在蚊帐里背故事,早上天不亮又起来背。主动深入农村田间地头夜校,给农民朋友讲故事,每年春节都不回家。虚心接受他人的批评和指导,并用小本子记录下来,一条条对照。这期间,虽然遇到了很多困难,遭遇了很多磨难,但对于赵新高来说,这期间的锻炼,让他受益一生。“也是在这个期间,我知道了,要讲故事给农民听,自己就要做一个农民欢迎的人;要向农民宣传英雄人物,自己首先要向英雄人物学习。”赵新高回忆道。正是这样的信念,让他在之后的曲艺创作中从不脱离群众,不断创作出群众喜爱的作品。


因为他创作的曲艺题材来源于老百姓生活,特别“接地气”,所以老百姓爱看。“一直喜欢文艺表演,更是特别喜欢去基层演出,因为老百姓的故事很丰富,都是我的创作来源。对我来说,百姓的掌声就是对我最好的奖励。”


除了题材来源于生活,赵新高还特别擅长将平淡的事件创作成为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出乎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让人大呼过瘾,觉得有趣。


之后,赵新高从故事员成长为曲艺节目的表演者、创作者,辅导者,教授学生和徒弟曲艺表演方面的知识。担任了萧山区曲艺家协会主席后,请他创作、辅导曲艺节目的人更多了,有时还接应不暇,但他从没有不耐烦过。“低调做人,认真做事”是他做人的一贯原则。他常说:“高手在民间,百姓是老师,我不过是大海里的一滴水。”他经常参加公益演出,埋头创作文艺节目。就在一年前,赵新高生了一场大病,在浙一医院动了大手术,更是休养了好一段时间。可是身体开始恢复,他又迅速投入到曲艺节目的表演、创作中来。“只要写得动、演得动,我就会一直坚定地走在曲艺这条路上。”赵新高说。


小学读了三年半的新闻工作者


让人意外的是如今在曲艺界已经功成名就的赵新高,他的本行却是新闻工作者。曾担任过杭州市记者协会理事、杭州市企业报联谊会副秘书长、杭州市企业报好新闻评审小组成员、《中国青年报》萧山工作站记者、《中国摄影杂志》兼职记者。


小时候赵新高因受家庭牵连,只读了三年半小学。后来他“厚着脸皮”到七八所学校去恳求,希望进校学习,但都因为是“黑六类”子女而遭到拒绝。


万般无奈之下,赵新高下决心自学,他划了一张课程表,贴在墙上。上午做家务,下午12:30开始自学,星期一是算术、政治,星期二是常识、语文……一个星期政治课、语文课、算术课各三节,其他还有科学、常识、音乐、图画等,七天全部排满。


自学和学校里有老师辅导的学习有着明显差距。想借课本,许多曾经的同学不肯借,因为赵新高是“阶级敌人”;题目看不懂,想去问老师,但他们都避之不及,怕受到“阶级阵线不清”的嫌疑。但他还是每天看书写作,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每天“挖山不止”。


“上山下乡”那段时间,每次收工回来,他一边烧饭一边就着炉火看书,吃饭时也看书。


赵新高住的“知识青年房”是村里废弃的烤烟房,夏天开窗蚊子涌入,不开热得像蒸笼。没有空调没有电扇只有一把破的芭蕉扇,一进屋子就汗如泉涌,写几个字就要擦汗,手臂上流下来的汗经常把本子弄湿。冬天,屋子里像冰窖,碰到下雪天,雪随风势从瓦片缝里钻进来,帐子上就是一层雪花。看书写字冷得不行就站起来小跑几步。


在下乡支农五年半的时间里,他积极向各级媒体投稿,一共撰写了425篇新闻类文章,投稿量在全公社名列前茅,被评为萧山县广播新闻战线积极分子。经过招聘考试担任了杭州市管国有企业《企业报编辑部》负责人。进入企业后,学习条件有所改善,学习和写作正式成了他的工作。他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在这个行业里奋力前行。他所负责的企业报曾被评为全国企业报“银龙奖”、杭州市优秀企业报、全国优秀企业报、中国工业企业优秀报刊二等奖。


他个人在国家级报刊发表文章图片44篇(幅),在省、市级报刊发表文章图片90多篇(幅)。获得全国新闻宣传类奖18个,浙江省级(含)以下新闻宣传类奖29个。被评为杭州市企业报优秀办报工作者、被所在企业党委评为2012年度十佳优秀共产党员及十佳“双文明标兵”荣誉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