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嘴”俞柏鸿 :新闻评论,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也让我成为一位战士
萧山日报 2018-12-05 15:28:54


湘湖和茶馆,可以观山观水观桥亭,适合慵懒的人,泡一壶湘湖龙井,远离尘嚣的纷扰,悠然心安,来洗涤尘世间的灵魂。


那日,我与“铁嘴”俞柏鸿先生被湘湖这样宁静的书房所“俘虏”。在安安静静中,寻找深刻的话题,寻找可以思想的土壤和空间。


我们很有缘分。30年前,他是湘湖规划的主要执笔者;30年后,我调到湘湖工作。由于相同的话题,我们相谈甚欢。


他是报人、作家、评论员、漫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漫画家协会副主席、浙江工人日报社原副总编,全国报业管理先进工作者,全国法制动漫微电影大赛评委,9次获得浙江新闻奖,出版专著九部。


文学,让他变得与众不同


俞柏鸿出生于1965年8月30日,祖籍诸暨。经常有人问他的籍贯问题,他不停地在解释。


原来,他的父母都是诸暨人。父亲是军人,上世纪六十年代从部队转业到萧山,任职于湘湖管理所。俞柏鸿在萧山出生、长大,成了不折不扣的萧山人。他的萧山话说得很溜,反而诸暨话说得磕磕碰碰。


他说,他一直把萧山当作是家乡。他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就读于位于城厢镇南药弄的朝晖小学,小学毕业后继续在该校附设的初中班就读。初中毕业后,以微弱的差距与萧山中学擦肩而过,他只能进入城厢中学,当时的心理落差极大,产生了自卑感,而且偏科严重,喜欢语文,经常考全校第一。数理化差,特别是英语,一点学习兴趣都没有,成绩可想而知。但学校不是重点高中,因此课外活动丰富多彩,比赛、演讲之类的活动锻炼了他的口语交际,培养了他的社交能力。高一时的校作文比赛,一不小心获得了一等奖。高中三年,他一直担任班长,喜欢跟比自己大的人交往,所以比同龄人早熟。


1985年高考那天,他由于压力过大,放弃了高考,一个人躲在西山上,沿山脊一直向西走,一直走到了一览亭。在上上下下的登山过程中,他忽然明白,人生就是上山下山,有巅峰也有低谷,于是他对未来的人生充满热切的期待!高中毕业后,他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文学青年一起成立了“未名”文学社,自己担任社长,主编社刊《南门江》,把自己的零花钱全都投入到里面。他由此认识了一大批文友,如陈灿荣、马晓才、来宏明等;也认识了一大批师长,如金阿根、虞诵南、陈继光等。这些人,后来都成为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1987年底,俞柏鸿进入刚成立的钱江晚报社,由于是新人,工作特别卖力,年三十晚上,还骑着一辆自行车赶着去采访,一张四版的报纸,他一个人就写了三篇稿子。如此勤奋,引起了浙江工人日报社领导的注意。1988年底,他被调到浙江工人日报社,从底层干起,历任记者、责任编辑、副主任、主任、编委、总编助理、副总编辑、正处级调研员。报社很宽容,给了他很大的空间。


坚守爱好,非常有个性,能吃苦,喜欢读书,这是俞柏鸿的特点。从初中起,父母给的零花钱全部用来买书,现今有3万多册藏书,他的书房为他家赢来了杭州市政府授予的“十大书香人家”称号。他也是“浙大”、“浙江传媒”的兼职教授,他经常对学生说:“要多看文学作品,它会给你情怀。”


人的成长是需要“杂”的,什么都要学;人的积累是有用的,厚积薄发,只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口,沉得下去,才能飞得起来;成长的氛围很要紧,氛围等于肥沃的土壤,给人以营养。俞柏鸿在同事的眼里,好像“不务正业”,除了报社的事情外,对有利于自己成长的“闲事”也是蛮喜欢管的。萧山经济这么发达,永远有一批理想主义者,喜欢用文学、艺术来表达。一般人认为,经济发达地区无文化,但萧山是绿洲。萧山有文学艺术基因,是有根的。他交朋友的原则是“杂”,交的最多的是文艺界朋友,他对萧山的文艺界人士如数家珍,他说:“这批人是萧山的荣耀。”


许多年过去,俞柏鸿的至交、开元旅业集团的董事长陈灿荣说:“我们骨子里都是文学青年,时不时还在怀念那个时代。”


这样说来,文学是一场爱情,叫人无法释怀;


文学又是青春的盛宴,灿烂、飞扬,无法告别。


他是个自持而传统的文人,身上洋溢着一股精神气,秉性率真,为人真诚,随和而有趣。感谢遇见,叫醒文学,俞柏鸿的文字干净,一如他干净的灵魂,细细品味,甘甜、清冽,还带着一丝丝清香。


绘画,让他的灵魂变得更加有趣


绘画艺术的妙趣,在于使人获得一种高雅的人生境界,由此你的生活就比人多了一种特别色彩。


俞柏鸿认为,一辈子不容易,要有爱好,能坚守最好,因为文学与艺术能给你带来愉悦、快乐与激情。所以,他除了爱好文学,从小也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至今还保持着一个奇葩的习惯,不愿意改变,他不会用电脑,用手写,因为他觉得,在书写中有快乐,会促进绘画。


朝晖小学的李老师是他的美术启蒙老师,老师不仅帮他打下了绘画的基础,而且点燃了俞柏鸿心中的艺术之火。因喜爱画画,俞柏鸿一直负责校黑板报。初二时他参加萧山县中小学生美术大赛,水墨画《荷塘月色》获得一等奖,还在大操场跑道边一排宣传窗内挂出,感觉很自豪,每天放学回家去大操场看一看,有时一天去看两次。


真正使他从业余兴趣爱好走向专业之路的,是山水画家、中国美院孔仲起教授。孔教授不仅教会俞柏鸿绘画的技巧,更多的是教会了他做人,近十年的学习,对俞柏鸿影响很大。对一个成名的艺术家来说,要放弃自己最有把握的、已经被大家认可的表现形式,再去开辟新的艺术表现形态,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说起向漫画转型,他还清楚地记得时任《浙江工人日报》摄影美术部主任、著名漫画家于保勋先生的劝:“你有很好的绘画基础,新闻的敏感性也很强,搞新闻漫画会有前途的。”听了于保勋先生的话,俞柏鸿开始涉足漫画,先搞新闻漫画,近几年转向哲理漫画,构图、线条、色彩、留白恰到好处,文字明白晓畅,贴近社会,贴近现实,贴近生活,寓意深远。他的漫画有一种强大的捶打力量,总会给人一种空间和可能性,可能比较接近文学,可能比较擅长山水画的缘故,这对漫画家来说,是一种难得的奢侈。


唐诺说:“真正悲伤的东西是善与善的冲突。”俞柏鸿经历了很多变化,他认为历史就交给未来的人去做吧,他只做过程。他的漫画无疑是一种更为迫切的时刻,周遭的世界有更大的召唤漫画,如空中飞舞的投枪,是会伤害人的。但俞柏鸿是个很温和很宽厚的人,因此他的漫画多了几层徘徊,不会对善与恶分得那么清楚,他对社会充满了同情,总是会对一般的“恶”多看两眼,给它们一点点机会。


俞柏鸿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所以他主动向领导打报告,说不想干了,这么多年不务正业,坐在副总的位置上不合适,感觉对不起单位。领导问原因,俞柏鸿回答:“还有10年退休,人生想再冲一下。”领导说:“你今天说的理由我全部接受,你潇洒去吧,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离开管理岗位两年之内,他出了三本画册,荣获“杭州市首届十佳翰墨之家”称号。他的画开始被公众所熟悉,许多公共场所在用,多次参加公益画展,书画展拍卖后所得的收入全部捐掉,累计50多万元。


他是个很执拗的人,一直坚信这一句话,人活着是蛮美好的,不但要对得起自己,也要对得起社会,只有把自己放下,才会活得轻松。人要感恩,感谢身边的每一个人,特别是帮助你的人。


评论,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


新闻评论,让他成为更好的自己,也让他成为一位战士。


他是浙江第一代新闻评论员,他很忙,经常穿梭于各大城市间,几乎没有休息日。但他乐此不疲,愿意成为弱势群体的“娘家人”。


他敢说,语言犀利,得罪很多人。


杭州市“两会”上,一则议案引发社会大讨论。有人大代表提出“公交高峰时段,应取消凭老年卡免费乘坐公交车的优惠待遇”,以此来分流老年乘客,缓解杭州市高峰时段公共交通的承运压力。


俞柏鸿在参加浙江电视台有关这则议案是否可行的电视辩论时,与持赞成观点的嘉宾发生了激烈争辩。“企图以牺牲弱势群体利益为代价,来解决公交高峰问题,是消极的,而且很荒谬。从事实层面上来说,公交高峰拥挤,不是老人乘车造成的;从道德层面上说,老人应该优先享有乘车权;从法律层面上说,老人有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商场里的商品可以打折,但社会上的敬老爱老风尚不能打折!”节目播出后,俞柏鸿的观点得到了观众的广泛支持。杭州有10多位离退休老同志还联名给他写信表示支持与感谢。事后,杭州市公交集团明确表态:杭州不会取消公交高峰时段老年卡的优惠待遇。俞柏鸿因此成为杭州市治堵决策委员会委员。


东方卫视针对上海大学生家乡观念重,在全国各地毕业后习惯回原籍找工作的实际情况,邀请俞柏鸿在电视台作点评。俞柏鸿以“现代上海竟然还有这么陈旧的观念”为题展开辩论,大家都回来怎么能找得到工作,附近江浙一带经济发达,为什么不去发挥自己的才干?此节目在东方卫视播出后,上万上海人在网上征求联名,要求东方卫视封杀他,说俞柏鸿要把上海人赶出上海。面对气势汹汹的场面,东方卫视趁热打铁播出第二期,俞柏鸿以“如果以这样一种胸怀,上海是没有前途的”的辛辣观点进行反驳,他从“上海”的含义出发,“上善若水,海纳百川”,上海人不应,也决不能拘泥于上海,应该有博大的胸襟,能纳百川,可容万物,这样才能放眼全国,走向世界。年轻的大学生,要向上海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先辈一样,支援大西北,支援全国,为什么不学学前辈呢?于是网上攻击、网上辩论如潮水一般,有人写了五六千字的文章来辩论。等俞柏鸿录完节目坐地铁到虹桥高铁站准备返杭时,被人认出,马上围拢来十多个上海人要求对此事进行辩论。


2006年,打着“为韩国明星整容”旗号的杭州某整容医院,一度风靡杭城,而鲜为人知的是,这家整容医院实为“毁容医院”,一把手术刀已经毁了多名爱美女性的容颜。俞柏鸿得知后,第一时间与浙江电视台沟通,决定在自己的10分钟评论节目“柏鸿有话说”将此事曝光。直播前半小时,他的朋友、浙江一媒体总编打电话说“口下留情”。他对那个朋友说:“做得实在不像话,美容变毁容,留不了情,请他们给消费者留点情。”节目后来做了整整两期,轰动一时。很快医院被严厉查处,并吊销营业执照。观众折服于俞柏鸿的铁齿铜牙,但很少有人知道节目背后,俞柏鸿所经历的曲折心事。


俞柏鸿的评论都是新闻热点,讲的都是咱老百姓的事儿,所以容易引起共鸣。如萧山紫荆园老年维权、王海打假事件、官员迷信事件等,尺度之大,让人惊讶,铁嘴本色令人敬畏。10多年来,他先后在央视和省、市电视台参与各类谈话节目1000余期,屡次在电视节目里为消费者仗义执言,被推选为2008年“浙江省消费者维权人物”,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作为央视签约特约评论员、“青年中国说”现场导师,俞柏鸿的观点虽刺眼,但为了社会的进步,所以他乐此不疲。作为媒体人,尽自己所能帮帮弱势群体,是举手之劳,但对他们来说就是雪中送炭。


“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世界上最浪漫的事莫过如此,能在江南的烟雨繁花中,能在水墨般柔美的动静之美中,和这样一位全能型的艺术家一起好好坐下来,像朋友一样谈心,在艺术中寻找美好,就懂得了如何在高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