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我拿到浙江省第一块货运经营车牌
萧山日报 2018-12-05 14:29:10

人物:朱先元

职业:个体户

新闻背景:1983年3月,浦沿镇杨家墩村朱先远购买了一辆3.5吨嘎斯51车,成为萧山乃至是整个浙江省第一个经批准从事汽车货运经营的个体经营户。

看好道路货运市场

“众筹”14516元买货车

1978年,高考恢复的第二年,家住浦沿镇杨家墩村的朱先元高考“落榜”后,进入浙江之江水泥厂工作,成了一名供销员,经常跟运输公司打交道。在1982年前,国家是禁止私人购买汽车、拖拉机搞营业性运输的,道路营业性运输也只允许国营、集体专业运输企业经营。

“每次厂里要托运水泥,都要跟杭州第一运输公司联系,但当时的货运市场没开放,托运货物需要联系好几次,有时得跑上好几趟。”朱先元告诉记者,当时货运市场还没开放,不像现在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朱先元的堂哥是一名退伍军人,在部队里学会了开车,退伍回乡后给村里开货车。1983年的大年初一,朱先元搭乘堂哥的货车到舅舅家拜年。“我记得很清楚,去拜年的路上车里的收音机播报1983年的一号文件:说货运市场向个人开放,也就是说个人可以买货运车了。”

朱先元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为之一振,他感觉货运市场即将迎来重大变革了,有了一个大胆的设想:买辆货车。可在“万元户”还很稀罕的年代,买辆货车近1.5万元,这可是一笔“巨款”。

怎么办?朱先元想到了合伙,他拿出自己积攒的积蓄并说服父母出资,又找了五六个亲朋好友出资。1983年3月,朱先元和堂哥来到浙江省机电公司,买了一辆最大吨位的货车:3.5吨嘎斯51车。

拿到浙江第一块货运经营车牌

朱家成了当地“焦点”

车子是买到了,可全省还没发放过个体户营运牌照,上牌成了“天大的难事”。

“我先跑到萧山交管站去上牌,交管站让我找上级的杭州车管所;跑到杭州,工作人员说没发过个体的货运牌照,得问浙江省交通厅。”朱先元说,省交通厅的工作人员说这种情况是头一遭,国家政策放开了,但上牌的细则尚未出台,还得等。

就这样,朱先元买来的货车在家停了三四个月。这三四个月里,他一边跑省交通厅,一边承受了来自合伙人的压力,在家停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当时车买来毕竟是指望着赚钱的。

过了三四个月后,朱先元终于拿到车牌,工作人员告诉他,这块牌照可是全省第一块。后来,国家对道路货运市场更加放开。1997年,萧山曾对公路货物联(托)运行业实行专线经营,后来停止执行。到2008年,萧山有道路货物运输企业600余家,个体货运经营户近万户,货运汽车2.4万余辆。

35年过去了,朱先元仍然记得很清楚,这辆货车的价格是14516元。朱先元买了一辆货车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浦沿,不少杨家墩村和周边村的村民慕名前来参观,大伙都佩服这个小伙子的胆量。

朱先元还记得,买车第一年,过年过节走亲访友,大家聊天的内容都围绕着这辆车,还有很多人向他询问车辆的价格、货运经营市场的前景如何等问题。这样的话题着实在亲戚间延续了一段时间。

喝到“头口水”

改革政策让老百姓尝甜头

第一年经营下来,朱先元算了一下略有盈余,虽然赚钱不多,但是他认真了解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后,越发看好这个市场前景。

朱先元还总结了营利较少的症结所在——主要是自己在水泥厂有本职工作,对货运行业经验不足,也缺少管理经验。朱先元说,买了车后自己还在水泥厂上班,雇了一名司机跑营运。“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是30多元,驾驶员要付大概100元/月的工资,而且当时货运市场也没现在红火。”

这辆车开了五六年后就卖掉了,因为是亲戚朋友合伙,分摊到每个人钱不算很多。不过,这辆车对喝到了国家开放营运市场“头口水”的朱家来说意义很大,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家庭条件,还更加坚定了大家对改革开放政策的信赖和支持。1998年,他买了第一辆家庭私家车——一辆19万余元的桑塔纳2000,也是轰动一时。

朱先元说,“下海”后个人能力提升也很明显,由于工作表现突出,他在水泥厂从供销科科长一路做到了经营厂长。归根结底,是赶上了国家的好政策。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