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唯一!萧山特有的这种石头,不少人为此坚守一辈子……
萧山日报 2018-12-05 10:32:19

本期“萧山味道”我们将给大家介绍

萧山独有的——红石雕刻


河上镇伟民村有座普通而又特殊的山,叫西山。这里开采出来的石头,色泽暗红如酱,俗称红石,又名珍粟红,是河上特有的珍贵石材。

10多年前,为了保护西山红石,这里已经严禁开采。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包括书法大家沙孟海在内的大师们,专门下乡验明该石头的“身世”:这种石头形成于7亿年前,为目前所有印石中形成年代最久远的石材。

也是那个时候,伟民村办起了一个石艺雕刻厂,在村里招收了30多名年轻人当学徒,并聘请青田的艺雕老师进行指导,由此开始开发西山红石雕刻技艺。这里加工的红石雕刻被卖到杭州、上海甚至海外。

西山红石雕曾盛极一时,王泉元、叶瑞堂等民间艺人极大地发扬了这一民间技艺,所雕刻的印纽、佛像、花鸟山水等艺术品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大部分被民间工艺爱好者所收藏。

西山红石雕刻技艺如今已被列入杭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些民间艺人依旧在从事红石雕刻,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把红石雕刻这一民间技艺传承下去。

红石,缘起之石

四十多年过去了,河上还在这行做的只剩下四五位老人了。

“当时和我们一起进厂学石雕的有30多人,不过后来石雕厂由于种种原因办不下去了,很多同事都转向其它行业,现在还在坚持做石雕没几个人了。”王泉元有些遗憾地说。

王泉元在工作室里雕刻

自1972年拜师学艺从事石雕工艺至今,王泉元一直没有放下过手中的刀。“当年我被分到了学习雕刻花鸟山水的那一组,掌握了雕刻的基本刀法和技巧。”王泉元说,他在勤奋学习之余还自己摸索雕刻生活化的摆件和红石的各种搭配。

右图的喜鹊灯台是王泉元当年送给妻子的定情礼,虽然底座裂了一块,两人还是保留着,插上灯泡还能亮。左上是当年练手做的笔筒,梅花是镂空后嵌入了红石;左下算是他早期学习的作品。这些不值什么钱的小玩意儿他都视若珍宝,放在房间里。

王泉元说:“家乡的红石是个宝呀,它不但色泽有特点,而且雕刻起来得心应手!”他对红石的喜爱和对红石雕刻的工艺已经入了迷,他说:“本来我完全可以改行做其他的,但我酷爱石雕工艺,别人说坐在那儿雕刻累,我是只要红石在手,坐一天都不累,有时端着饭碗也要坐在红石面前,边看红石边吃饭味道都不一样。”

王泉元做过最大的作品是摆在自家展览间门口的“奔竞不息”八骏马石雕。这块红石原料重达400斤,是他当年藏品中最大的一块,品相极好,由于一直想不好题材闲置了好多年。2014年是马年,王泉元便以奔竞为主题,开始雕刻,足足刻了一年。

王泉元向我们介绍作品

家门口的红石,并不都是一抹色,有的带白色雪花点,有的夹着黑白色条,甚至出现波浪纹,有的红偏黑有的又偏棕……他仔细地研究起来,是不是能根据不同颜色雕刻出更为生动的作品呢?把这些看上去不太完美的石头都利用起来呢?

下面这件作品就是一个“因石制宜”的小品。建筑物的颜色渐次变深,让景观更具层次感。原本一块无规律色块分布的石头,在他的手里被打造成了独一无二的精品。

王泉元雕刻取材五花八门,从青田石、寿山石到巴林石,只要适合的就买来雕刻。经过几十年的磨砺,王泉元以“立体雕”“浅浮雕”和“取巧镂空雕”等技艺见长。其中,“取巧镂空”雕《群螭戏琴石琵琶》曾获国际民间手工艺展金奖。

叶瑞堂已经75岁了,他是河上人口中的“大师级人物“。他的工作间不大,我们进屋时他正穿着工作服戴着老花眼镜坐在窗前雕刻。面前小小的工作台上摆满了各类刀具,工作室外的道地上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头。

方寸之间叶瑞堂找到了一片天地

谈起与雕刻的缘分,叶瑞堂说:“我本身比较喜欢研究石雕,去雕刻厂做学徒的时候正式接触到了雕刻技术。”可是,把爱好转化为事业的路并不容易。没几年,雕刻厂便倒闭了。彼时的叶瑞堂面临两个选择,要么选择没有“钱途”的爱好,要么选择其他工作养活自己和家人。为了生计,叶瑞堂艰难的做出了选择。一段时间后,由于实在无法割舍对于石雕的喜爱,他重拾了这门“手艺”,并下苦工钻研。

如今,已不再年轻的他还是成天泡在工作室中雕刻,每天工作7-8个小时,反复打磨、认真推敲。即使再小的物件,也要经过一套流程:相石、切石、打毛胚、粗刻、细雕、砂纸打磨、水砂抛光、封蜡……

叶瑞堂的雕刻作品

艺术来源于生活。叶瑞堂不但以“精工玉石”为材质,更是将河上红石取来进行雕刻,进一步弘扬了家乡的红石文化。为了寻找灵感,他关注生活中的一切,比如自家养的小狗,其神态时常被他素描下来,作为雕刻创作时的雏形;他还曾前往北京故宫博物院、上海博物馆等地实地考察,用相机拍摄下石雕佳作,回家再进行钻研……这种精益求精、锐意创新的态度与娴熟精湛的雕刻技艺,回报他的是纷至沓来的荣誉。

2015年,叶瑞堂荣获第五届浙江省民间文艺“映山红”奖。全省只有10位大师捧得奖杯。

从事民间文艺工作的人都知道,“映山红”奖作为业界公认的全省民间文艺最高奖项,含金量相当高,它由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和浙江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共同打造,每两年才评一次,是对应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而设立的省级大奖,获此殊荣堪称“难上加难”。据悉,我区仅有2人获此殊荣,一位是从事南宋官窑制作技艺的金国荣大师,他曾连续2届获得该奖项,还有一位就是叶瑞堂。

“荣誉是一时,艺术追求则是终身。”这是叶瑞堂的座右铭。他在传统艺术的守望中不断超越着自我,也在创作世界中得到了快乐与满足。

雕刻,从未有终

河上红石将这些石雕匠人带入雕琢的世界,不断地追求则让他们走得更远。

比如叶瑞堂,他就独爱雕刻印纽。古曰:“印之有纽犹器之有盖,浮屠之有尖……”就是说,一方印章只有刻上了纽,才算完整。

粗刻的印纽

叶瑞堂说,印钮浓缩涵盖了中国五千年的雕刻文化,它集多种雕刻工艺之大成。由于叶瑞堂一心一意雕印钮,作品得到了专家的肯定和收藏家的青睐,各种荣誉也随之而来。“映山红”奖、“明清居杯”金奖,甚至获得“天工艺苑·百花杯”中国工艺美术精品金奖。上文提到的“映山红”奖,提交的作品名为《汉韵犹存》,就是由20方印纽组成,取材“中国四大名石”(福建寿山石、浙江青田石、昌化鸡血石、内蒙古巴林石),作品上的古兽是他花了不少功夫细雕而成,独特的构思、流利的刀法、和谐饱满的造型,将古兽温顺的姿态刻画得活灵活现。“一组好的印纽雕刻作品,应当是上等材质和上等雕工兼具,两者缺一不可……”叶瑞堂说,这一作品是他花了大半年时间,精雕细琢才得以完成的,其间,需要经过相石、设计、打坯、粗雕、精雕、打光、上蜡等一系列步骤,方才完工。作品之所以取名《汉韵犹存》,是因为汉代印钮实现了实用性与艺术性相结合,至今被人们推崇,并作为学印、学钮的典范,作品取此名,也是为了纪念汉印艺术。

叶瑞堂的部分作品

王泉元,则将钻研方向转到了雕刻仿古代器皿上。开始,他取灵芝为题材,雕刻出一组灵芝如意,那红石与灵芝的本色相近,再加上大小灵芝的的缠绕和组合,让被称为仙草的灵芝活灵活现,一下引起工艺界的青睐。这次成功,让王泉元明白,只要题材切正,红石的雕刻作品完全可以与青田石、寿山石一样登上高雅的艺术殿堂。他所创作的《古兽壶》、《江上渔歌》等红石雕刻作品多次在国家及省、市大赛中获奖。

王泉元的作品陈列室

我们应该感谢这些坚守者,是他们让古老的曾经被人忘却过的红石重放异彩!

传承,从学校开始

河上通过挖掘校内资源和河上镇当地的资源,探索着开设一些具有地方特色的课程。红石雕刻就是其中之一。新课程的开设不仅拓展了学生们的视野,也激发了大家学习的热情。

2016年,河上镇中校长高伟军亲自登门拜访了王泉元。他说:“我们的学生都是土生土长的河上人, 对于身边的一些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耳熟能详,却说不出其所以然。有些对此感兴趣的学生,也找不到合适的平台学习,所以我就想把体现河上特色的非遗课程引进课堂。”

听说是给学生上课,王泉元没有半点犹豫,一口答应下来。现在,每周五下午,他都会去河上镇中为学生们免费传授红石雕刻的基本动作。“既然河上镇中这么看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工作,安排专门的教室开设了‘红石雕刻工作室’,帮着搭建起这么好的一个平台,我一定要将这门课程教好,让更多的学生加入到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队伍中来。”王泉元说。


“这些孩子都是自愿报名参加红石雕刻班的。”王泉元说,现在包括红石雕刻在内的许多非遗项目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境地,这样的学习平台,实在太缺少了。


-新闻链接-

萧山石多为大材,常用来加工巨印。且石材都是一致的纹理和颜色,其独有的红色常被称为“中国红”,在萧山还有个美丽的传说。相传明代国师刘伯温破风水路经此地,见青龙山有龙脉而斩之,龙血将山染成红色。于是,青龙山的土,青龙山的石均成了红色,而山上的红石即成了石雕材料。

河上红石虽不是名石,但它见于史料也有700多年历史。西泠印社副社长韩天衡曾经写过一篇《论花乳石考》说的就是河上红石,其中还说到元代著名画家王冕是最早起用花乳石刻印章的人。元代画家王冕是诸暨人,诸暨与河上同属会稽山脉,他用的花乳石,采于河上是顺理成章的。于是他采用了花乳石雕刻了第一方闲章《会稽佳山水》,让河上红石在书画界扬了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