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保健如今不仅仅是防脱发和护肤品,也包括性健康产品
好奇心日报 2018-12-03 15:12:08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去年,纽约地铁站和 Instagram 上到处都打着这样大胆的广告:画面中是一个低垂的仙人掌(暗示阳痿)。这些广告旨在向年轻乐观的千禧一代推广一项新服务,专治那些人们更喜欢向手机倾诉而不是直接寻医问药的病症:比如阳痿、掉发以及痤疮。

Hims 公司是在获得风险投资的第一轮注资后发展起来的(它拿到了约书亚·库什纳[Joshua Kushner]的兴盛资本和 Forerunner Ventures 注资 700 万美元),属于让顾客能够直接进行自我保健的初创公司:人们可以越过去医生办公室问诊和去药店买药等等手续,直接在线求医,在家等待快递药物上门。

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Hims 公司的创始人兼执行总裁安德鲁·杜达姆(Andrew Dudum)称,公司发展势头良好,开业首周即进账 100 万美元。自此以后,每个月它都在发展壮大,还额外获得了 9 千万美元的融资。

新故事的发展规律依然如旧:既然有他(Hims),那就必然有她(Hers)。

上周,Hims 公司推出了 Hers,希望能让现代女性拥有属于自己的线上就诊室。在线会诊之后,女士们可申请避孕药、治疗皮肤病的药物、防脱发产品和阿迪依(Addyi)。(虽然阿迪依称不上是女版伟哥,但它是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唯一认可的治疗女士性欲低下的药品。)此外,还可购买维他命补充剂等非处方药品。会诊费用囊括在了 Hers 的产品内,这些产品可从 Hers 药房购买,并运送至全美的 20 个州,或者发送至顾客指定的药房。

Hers 出售的维他命软糖。

和“兄长”Hims 相比,Hers 显然要更为成熟。Hers 的品牌负责人希拉里·科尔斯(Hilary Coles)表示:“在公司内部,我们对妹妹 Hers 的定位,无论是从品牌还是从美学的观点而言,都要比 Hims 更为优雅,更具气势。”那些软塌塌的仙人掌现在已无处可寻了;Hers 则着重突出花冠珊瑚的照片,看着就像是在借鉴 Instagram 网红在单身女郎(实际拥有或租用的)公寓中拍摄的书架照。

许多新的公司、产品和服务都打着自我保健的旗号问世,Hers 正是其中的一员。自我保健跟它的“近亲”身心健康一样,是一个模糊且不断演化的开放式词汇。它所囊括的项目既可以是情感上的,又可以具备实际效用:比如声音浴水晶疗法、面膜和毛孔贴,理疗和传统内科,大麻疗法等等。

但是环顾整个医疗环境,一种新的变化正在发生:许多竞争者公开而坦率地进军性健康护理领域。

其中一个例子就是 Nécessaire,这是一个身体护理品牌,它将于这个月的晚些时候正式面世。该品牌由 Into the Gloss 的创始人尼克·阿克塞尔罗德(Nick Axelrod)和长期担任雅诗兰黛高管的兰迪·克里斯琴森(Randi Christiansen)共同创办,它售卖的时尚产品不仅有身体乳和沐浴露,还有润滑剂。

Maude 的产品,其中有震动器和产品名为 Shine 的有机个人润滑剂。

刚过去的四月份,Everlane 前员工伊娃·戈伊科切亚(Eva Goicochea)和曾在性玩具行业工作的迪娜·爱泼斯坦(Dina Epstein)创办了 Maude,这家公司制造并售卖安全套、润滑剂和震动器,而且所有的产品都采用时髦、完全可以放上咖啡桌摆拍的包装设计。(她们强调,这个网站不分性别、面向所有人。)

戈伊科切亚表示,在自我保健势头的部分带动下,对性健康的关注正迅速成为主流。她说:“去年,人们总会斜着眼睛看着你说,‘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们一直清楚,性健康是下一个前沿领域。”

像 Hers 和其竞争对手 Ro (之前叫 Roman)之类的网站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它们的重点都在于远程医疗,即远距离进行医学咨询。在传统的医学中心和初创公司中,这种现象愈演愈烈。Ro 是去年问世的在线问诊网站,帮助解决阳痿和其他的性健康问题,并计划于明年推出针对女性的在线问诊子网站。

彼得·格林沃德(Peter Greenwald)是纽约-长老会医院(New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的急诊专科医生,负责该医院的远程医疗工作。他说:“我觉得我们正处在急剧转变的中心,远程医疗拥有隐私上的优势,如果不用离开沙发就能就诊的话,那就更是好上加好。”

Hers 销售的阿迪依,它是一种治疗女性性欲减退的处方药。

格林沃德称,虽然远程医疗不该也无法取代传统的就诊服务,但却能扩大医疗保健的渠道。他说,有些症状通过远程医疗就能轻松诊断出来;其他的则最好亲自去见医生。

不过,不是向医生而是直接向病人推销药品有着一定的风险。Hers 极力吹嘘它所出售的阿迪依,但该药物的进入市场之旅并不顺畅,一些医学专家对它的有效性提出了质疑,或至少对在没有体检的情况下就开出此类处方药是否明智表达了怀疑。Hers 的品牌负责人科尔斯回应称,女性能获得市场上唯一治疗性欲低下的药物才是关键。

其他人则更倾向于全面地看待唤醒性欲的问题。

戈伊科切亚称:“我们对制药业不感兴趣。我们将更多地向维他命领域靠齐。”她补充道,Maude 很快会推出一款按摩蜡烛。

戈伊科切亚表示:“我们并不是在售卖治疗阳痿的灵丹妙药。我们想说明的是:如果你不花时间去研究,这个病就永远不可能治好。”


翻译:熊猫译社 彭喻俞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Handout via The New York Times

© 2018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