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辽源仙人河治污不力 雨污混排口未取缔部分仍向河中排水|龙头新闻全媒体

据《新京报》报道11月24日,《吉林日报》官方微信号发文称,吉林省委决定,王立平不再担任辽源市委书记,柴伟任辽源市委委员、常委、书记。

此前,柴伟是吉林省生态环境厅厅长。而原辽源市委书记王立平上任8个月即被免职,与环保不力、治污不力直接相关。

王立平免职的10天前,生态环境部发布了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下称“第一督察组”)进驻辽源开展“回头看”工作督察成果。

通报称,中央环保督察一年后,辽源在整治仙人河污染时依然存在“思想认识不到位,控源截污严重滞后,做表面文章、轻实际效果”的现象,以致仙人河治理“既未达到黑臭水体整治目标要求,也未达到督察整改的序时进度”。

记者在辽源发现,11月初第一督察组进驻后,仙人河的控源截污工作正在进行中,但沿河分布的雨污混排口仍未取缔,部分混排口仍在向仙人河排水。

仙人河沿河居民告诉记者,河水黑臭的主要原因是仙人河两岸污水直排,且龙山实验小学、西小桥、双桥等附近河面存在大量跨河建筑,影响河流自净、行洪。

环境部通报雨污分流比低于平均水平

11月14日的环境部通报中称,辽源市建成区污水管网老旧、主管线截污不彻底、溢流和渗漏严重,雨污分流比例仅为39.5%,远低于全省平均水平,是仙人河水体黑臭的主要原因。

但此次“回头看”进驻时,应于2018年底前完工的仙人河12公里截污干管迁移工程仅完成67%;应实施建设总长73公里的雨污管网分流改造项目,2018年7月才开始施工,截至督察组进驻仅完成18公里。

对此,辽源市公用事业局副局长王魁祥表示,工程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是辽源地质结构复杂,影响了施工进度。“督察组来是11月5日,我们计划是年底完成。”

此外,电缆、光缆、排给水及供热管道等地下管线的拆迁,也对施工造成阻碍。“顶管过程中感觉前边有东西就得停下来,”王魁祥说。

通报还指出,2018年6月,吉林省委、省政府《辽河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联合行动方案》明确提出“2018年底前,辽河流域处理能力不能满足需要的污水处理厂要全部完成扩能工程建设”。但直至2018年11月督察组进驻时,该工程尚未开工。

此外,通报还提到,对于仙人河黑臭水体整治问题,辽源市委市政府虽反复表态重视,但“对截污干管迁移等一期工程所需的5亿元资金,仅拨付到位1000万元,导致各项治理措施迟迟难以落实”。

11月19日,辽源市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仙人河治理滞后、敷衍塞责的主要原因是当地财政吃紧。

现场探访多处河面被建筑物覆盖

仙人河发源于辽源市西安区古仙村的仙人洞,穿辽源主城区而过。许多辽源本地人,将其称为半截河。

50多岁的李大姐居住在西小桥附近,在她的印象里,这两年来的仙人河臭得似乎没有以前严重了。

11月17日至11月19日,记者从仙人河与东辽河的交汇处出发,沿河堤逆流而上十余公里。仙人河河水最宽处还无法覆盖河床的一半,裸露的河床上有积雪,积雪下是黑色的冻土。

走访中,记者在南起龙山实验小学、北至辽源市公安局附近发现,仙人河河面上存有多处跨河建筑。其中,双桥转盘桥附近的跨河建筑数量最多,附近约一公里长的河道均被建筑物遮挡。建筑物内多为商家,包括餐饮、美容美发、KTV等。有市民称,一到夏天,这些跨河建筑内生意火爆。

记者看到,这些建筑两端以河堤为支撑,中间还有打进河道内的水泥柱基座。而依据1992年《吉林省河道管理条例》,河道堤防和护堤地上严禁建房(堤防管理房除外)、堆放杂物等。

对此,附近居民表示,这些建筑并非堤防管理房,直接建于河面之上且绵延很长。

王魁祥表示,这些建筑建设之初是为了挡住河水的臭味。“在当时是先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得不合时宜了。”

附近居民对这些跨河建筑颇有微词。市民高大爷告诉记者,建筑内商家的垃圾、废水垃圾多数会直接排入河中;如遇汛期,打在河里的柱子还会把上游冲下的垃圾截留下来。“而且河面都被挡住了,很影响河道内的垃圾清理、河床清淤。”高大爷说。

11月18日,记者在辽矿医院附近看到河面垃圾清理工作正在进行。十几名工人将河床上的混凝土块、石头等杂物装进编织袋,打捞上岸。

整改情况路面脏水溢出臭气熏人

连日来,仙人河附近正在紧急施工,清理河道垃圾,推进雨污管网分流改造。

在西小桥、龙山实验小学、田家炳中学等河段附近,被围挡起来的工地随处可见,工人们正在改造雨污管网。据工人介绍,改造前,辽源市的雨污管网不分流,有些直排进仙人河;改造后,雨污管网分开,雨水排到仙人河内,污水则从竖井内重新打管道,引到污水处理厂。

田家炳中学附近的工程负责人程远告诉记者,因辽源地处丘陵地带、地质情况复杂,地下顶管施工速度每天只有四五十米。目前,其所负责的工程段改造完成了70%。

但在龙山实验小学附近,跨仙人河桥北侧的施工还处于抽水阶

段。

河岸西侧,竖井中抽出的黑水未经处理就直排仙人河。东侧则用装有泥沙的编织袋堆出一个约30平米的临时蓄水池,两台大功率抽水机将竖井中的黑水抽进池内,不少黑水从编织袋中渗漏出来,最深处约有7厘米。附近路面被渗出的脏水染成黑色,臭气熏人。

王魁祥告诉记者,竖井中存有黑水的主要原因是仙人河河水渗漏,并非附近居民排放了生活污水。

但家住龙山实验小学附近的高大爷并不认同。他说,“所有的下水,包括厕所,什么东西都排到这条河里,哪里都没这么脏乱差的。”

治污延展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运转

负责雨污分流改造、雨污混排口整改工作的臧庆东说,从远期规划来看,2018年7月到2020年前辽源市要完成73.02公里的雨污管网改造,“涉及仙人河的有30公里,目前北部区域的10公里已经完工。”

73.02公里的改造中,41公里多属于污水管道,32公里多属于雨水管道。臧庆东说,工程完成后会降低污水处理厂的运行压力,“污水里就不混雨水了,(处理污水的)效率会提高。”

11月19日下午,记者来到西南龙山区友谊村的中核辽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公司”)。据王魁祥介绍,这是辽源市目前唯一一座污水处理厂。航拍发现,中核公司共有四个污水处理池,池中均有褐色污水等待处理。

污水处理厂副厂长徐志新告诉记者,该公司现在处于超负荷运行状态,“设计处理能力是每天10万吨,实际全市每天产生的污水将近12万吨。”

对于污水处理厂超负荷运行的现状,王魁祥表示辽源市已在着手解决。

除了加快新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进度外,“附近的东北袜业和友谊热源两家企业本身就有污水处理设备,且设备处理能力都有富余。”王魁祥说,辽源市正对上述企业的污水处理设备进行提标改造,“中核公司处理不了的2万吨直接接到他们(企业)那边。”

污水直接排入河中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