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娶高位截瘫妻子照顾24年伺候卧床岳父岳母10载 牡丹江市民高艳居:我不能让这个家瘫了|龙头新闻全媒体

生活报记者邓明娟

牡丹江市曙光新城小区,生活着一个普通的家庭,它的普通之处是与所有家庭一样,每天离不开柴米油盐这些琐事。可是,在别人眼中,这个家庭又很特殊且无比温馨:男主人悉心照料高位截瘫的妻子24年,伺候卧病在床的岳父岳母10年,有人认为,久病床前无孝子,但男主人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爱的真谛。这位男主人叫高艳居,在当地,很多人都知道他的故事,他曾被授予全国孝老爱亲模范和牡丹江市道德模范荣誉称号。日前,生活报记者走进这个家庭,感受到了这个平凡之家的温暖。

爱心之举

温暖着绝望的一家三口

高艳居住在牡丹江市曙光新城小区的一间50平方米的廉租房中,在这间房里,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具,卧室里那台电视机是家里唯一显眼的物件。家里的地板、床、衣柜都是好心人捐的,但身处这样清贫的居室,却能让人感受到家的温暖。高艳居的妻子叫刘淑萍。他们的姻缘,要从1994年的春天说起。

“如果不是艳居的出现,也许我们一家三口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刘淑萍说,自己从小患小儿麻痹、是高位截瘫,父亲患脑血栓、老年痴呆症等多种疾病。1994年那年春天,母亲患了严重的类风湿,剧痛使她行走困难,甚至站不起来了,这个家也“瘫痪”了。坚强的母亲想到了死。她偷偷买回安眠药和老鼠药,准备让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幸好被邻居及时发现,把我们一家三口救了回来。

这时,在牡丹江打工的高艳居听说了这个家庭的困境,平时爱助人为乐的他打算去刘淑萍家看看能不能帮一帮这个家庭。当高艳居看到年迈多病的老人和蜷缩在炕上骨瘦如柴的刘淑萍时,他当即决定:“今后家里有啥活,我来干。”从那时起,只要一有空儿,高艳居就到刘家帮忙,高艳居的举动,让绝望的一家人打消了轻生的念头,有了高艳居,刘淑萍家有了依靠,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找他来商量。

日久生情

他用三轮车娶回瘫痪的妻子

日久生情,高艳居萌生了娶刘淑萍为妻的念头,他郑重地向刘淑萍求婚了。“别看她瘫痪,但她人很好。”1994年10月1日,高艳居与刘淑萍步入了婚姻殿堂。婚礼上,没有丰盛的婚宴,没有豪华的婚车,高艳居用一辆人力三轮车,把爱人刘淑萍拉到了租来的小屋,开始了婚姻生活。

高艳居说:“结婚后,最难熬的就是冬天,我每天要出去干活赚钱维持这个家,还得买煤买菜做饭,在外面干活再累我没怕过,我最担心的就是炉子上的火灭了,她被冻感冒了。我们结婚后的前17年,搬了11次家。”好在,婚后,儿子的出生,给这个艰难的家庭增添了很多温暖和安慰。

2011年,高艳居和刘淑萍告别了“打游击”的生活,搬进了廉租房,每月只需交19.6元的房钱。眼前的一切,两口子非常满足,也更珍惜。高艳居白天到工地打零工,晚上给妻子和岳父岳母做饭,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肩上的重担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他没有怨言,没有离弃。街坊四邻无不夸口:从前的刘家,下不去脚;现在的刘家,真是过日子的人家。

为爱奔忙

他从没有过一声怨言

从高艳居踏进刘家门的那天算起,他就开始默默地照顾着刘淑萍,到现在已经24年了。24年来,高艳居每天要为妻子擦洗一两次身体,每次擦好后会为她换上干净的衣服。数九寒冬,他怕妻子着凉,总是起来给妻子压紧被角;酷暑时节,他怕卧床的妻子长痱子,夜里总帮着妻子翻身。前些年,妻子又患上了慢性肾炎,犯病时,不到10分钟就要小便,可高艳居不仅没有厌烦,还总是安慰妻子“就快好了”。“别看她残疾,她不能照顾我,我伺候她,但是我觉得还是欠她的,她做的比我好。”高艳居逢人便夸妻子。

为了撑起这个家,高艳居总要起早贪黑地在外打工赚钱。刘淑萍说,有一年,高艳居在一个加工厂做临时工,晚上下班刚回家,就有人来找他去卸煤、卸水泥。他扛着铁锹就去了,一直干到夜里11点多才回来,晚饭还没吃呢,一屁股坐在炕上像散了架儿。

除了照顾瘫痪的妻子、想办法挣钱,高艳居还要照顾患病卧床的岳父岳母,高艳居的岳父患脑血栓多年,行走困难,高艳居每天都抽时间帮岳父进行康复训练。每天干活回来不管多晚多累,他都会为岳父擦洗身体,换洗尿布。邻居们对刘淑萍的父母说,“你们有福气,老天给了你们一个这么好的‘儿子’”。

伺候岳父岳母10年后,他们相继离世,都是握着高艳居的手安详而去的。“我有残疾没办法尽孝,他全替我做到了。”刘淑萍感激地说。

积劳成疾

每次最多只能买2斤菜

如今,高艳居和刘淑萍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孝顺的他知道父亲的不容易,把每月的收入都拿来贴补家用。可是,多年以来高强度的工作,也使高艳居患上了严重的哮喘、股骨头坏死,失去了劳动能力,就连每次买菜最多也只能是拿2斤。因此,儿子每个月两千元左右的工资成为了全家人唯一的指望。“有时候药费都不够。”刘淑萍说,到现在,今年的取暖费1400元他们还没攒够呢。

说起这些,刘淑萍哽咽了。她说,自己拖累了高艳居一辈子,以为孩子长大了能够让他享福了,可是他也病了。“不晓得哪辈子修来的福分,让我有了这样一位好丈夫,如果不是他的精心照顾,我早就没了。等下辈子吧,我健健康康的,我俩还做夫妻,我好好伺候他。”刘淑萍说着眼圈红了。但是高艳居却觉得,只要一家人和气地生活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福气。他说,爱他的家,用爱温暖他的家人,是他的责任。

本版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