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丰归真远尘埃
大武夷新闻网 2018-11-30 11:35:06


屈指算来,继央视国际频道等新闻媒体自2009年夏天发布闽北邵武是太极宗师张三丰祖籍地一说,距今已十个年头。从史料、遗迹、族谱等一系列证据来看,邵武无疑是张三丰之祖籍地可信度最高的地方。

《淮海杂记》记载:三丰老仙,龙虎裔孙也。其祖裕贤公,移家于金之懿州;《张三丰全集》亦载:九世孙道陵天师裔孙张裕贤,宋时人也。南渡末,自迁辽东。张裕贤是张三丰祖父,精于星算卜卦,南宋初,他认为天下王气将从北起,遂携眷属徙迁辽阳。但到老却郁郁不得志,客死他乡。其第三个儿子张绍定(即张三丰父亲)见在异乡难以出人头地,且经受不了北方的冰天雪地,故在南宋末回到闽北邵武。

明朝天顺三年(1549),英宗皇帝封张三丰为“通微显化真人”,以“真武神仙”的神位,被当时邵武府所辖的光泽、泰宁、建宁等县所祀奉,后扩大到整个闽北以及江西的黎川、资溪、铅山等地。

但另一个谜团却依旧让世人十分迷惑不解。张三丰长相奇伟、一代英杰,却又是疯疯癫癫,邋里邋遢。张三丰后人亦认为他不以耕读为本,不走仕途之路,有违张家祖训,不值得后人们景仰。

但张三丰疯癫邋遢,事出有因:他年轻时夜潜邵武县衙,怒杀贪官污吏。后恐被官府怀疑,牵连家人,故装邋遢,假扮疯癫。第二个原因是与他所尊敬的两个人有关:一个是南宋著名诗论家、诗人严羽,抗元失败后,他避隐于邵武老家,行为怪异,邋里邋遢,酷暑之时身着羊裘,于北门富屯溪边垂钓,放荡不羁,嘲讽当时。他们二人于邵武北门富屯溪相识后成为忘年交。张三丰尤是敬佩严羽的英雄本色,数次投笔从戎,抗击外虏。另一个人是武当山的田蓑衣,与张三丰有师徒之谊。早在北宋末时,武当山殿宇被金兵尽毁,田蓑衣来到武当山,披荆斩棘,兴复五龙宫殿宇,并创立了著名的武当山五龙派。此人无论春夏秋冬只穿一件蓑衣,隆冬腊月,身上真气如蒸;盛夏之时,其身温凉如玉;可数月不食,步履如飞,所居的隐仙岩,石壁万仞,下临深渊,鸟兽难行,但他往来自如,不费吹灰之力。

故,受严羽与田蓑衣二人之影响,张三丰后来亦以邋遢形象示人,但他在《游戏》一词中则表达了自己本色:来来往往原无碍,往往来来度有情。上天陪得高真坐,下地能随丐者行。在另一首《自述与汪子》一诗中他亦言:做尽疯狂装尽呆,归真守道远尘埃。

张三丰后来得田蓑衣传授五龙绝艺,并得九天宝剑与黑铁尺,从此一刀一尺走天涯,替天行道,反元兴汉。所以,凡有大抱负的奇伟之人与众不同,乃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只是族人难以理解与体谅张三丰弃绝浮华的真性情罢了。

后来,张三丰因朱元璋鸟尽弓藏、大肆诛杀功臣,便辞朝归隐武当山及闽北大山一带传道。他虽远离朝廷,但始终没有忘记汉室江山的安危兴衰,他曾先后两次以邋遢道人的形象出现京城:

第一次是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朱元璋驾崩,皇太孙朱允炆继位大统。他感到最棘手的是宗藩问题,盖因朱元璋封了25个儿子为藩王镇守全国各地。其本意是以藩王来确保朱家江山,却没有想到却留下了拥兵自重、分踞一方、尾大不掉的宗藩问题。朱棣是众藩王中军功最大、战绩最多、手下兵马精壮,早蓄有不轨之志。对此,建文帝忧心忡忡。

建文二年(1399)的一天。建文帝正与朝臣议事,侍卫官禀报:有一道人在皇宫户部门前行踪诡秘、形迹可疑,数番驱赶他,刚在东边赶走,瞬间西边又现,怎么赶也赶不走?后见他在户部大门题对联一副后,平地消失了踪影。侍卫们见事情奇异,便抄下此联报知朝廷析解。那对联云:燕子将营垒,龙孙不在潭。波平风又起,海上问三三。

百官传阅,莫得其解,独有户部侍郎卓敬禀奏:这末尾的“三”字写于门中,乃是借门缝作“丰”字一竖也。想来是张三丰真人来矣。而“燕子”者,是指燕王朱棣,龙孙者自是建文帝。看来其语显示殊凶,当谨慎小心为是。

建文惊异不止,莫非真是张三丰祖师爷前来告诫自己?当下,建文遂坚定了先前的削藩之意。只可惜被燕王朱棣先自发起“靖难之兵”进京问罪。大乱之中建文帝差点死于大火。所幸张三丰从武当山及时赶到南京出手相救,告之建文帝:你太祖爷爷早预料有今日之事,故在后宫中藏有铁箱一只,内有应急之策。果然,在密处寻到精致铁箱,内有明太祖朱元璋手书:允炆孙儿,遇难之时从鬼门关出,馀众分别从御沟而行,会于神乐观之西房。并有写好名字的度牒三张,名为应文、应能、应贤,以及三套袈裟、帽鞋。建文帝见此,不胜悲叹道:皇爷爷及张先生早知今日矣。急急如丧家之犬,随张三丰潜往东南之地避难。

燕王朱棣登基时,巴望旧朝中能有一位威望的名臣出来执笔,为他草诏登基大书,以图借助贤士笔墨掩天下人之耳目。但没料到遭到建文帝旧臣们的坚拒。朱棣大怒之下起杀心,诛戮方孝儒等重臣近百名,株连十族几千人。

张三丰闻讯从千里之外的邵武留仙峰来到京城,他一副邋遢道人模样,在宫廷前仰面朝天,口中反复吟道:莫逐燕,逐燕日高飞,高飞上帝畿。

锦衣卫见这邋遢道人言语冲犯帝忌,当即将他拿下。张三丰不辩驳、不反抗,任由卫士们将他押至朝廷大殿。

上殿后,张三丰睨了睨龙位上的朱棣,唱了个喏,打了个稽首,便在殿正中盘膝坐下。朱棣历来尊重道教,故也不计较,问道:你姓甚名谁?在何处名山修道?

张三丰笑呵呵地应道:贫道有名无姓,有横无竖,有乾无坤,有阴无阳,有教无道,大家都叫我半半道人或邋遢道人。

朱棣听了亦笑道:朕看你确实是邋里邋遢,但称自己为半半道人,是何缘故?

张三丰说:半半道人邋遢汉,因道走天涯,漂泊走四方;不登名利场,不管成和败;半醉半醒、半痴半糊涂、半真半假半疯癫。

朱棣呵斥道:你好是大胆!话中有话,变着法子讥讽当朝,别以为朕听不出来!

张三丰正色道:“听出来就好!你为一纸登基诏书,大开杀戒,株连十族,前所未闻,手段毒辣,实实有违天道。今日贫道警戒于你,凡事不可赶尽杀绝,如能就此收敛改过,则是朱家皇朝大幸。”

朱棣闻言顿怒: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无论你有多深道行,终是王土下的一个子民罢了,敢如此胆大包天,将朕不放在眼里!

张三丰听了呵呵大笑,突然纵身一跃,稳稳地悬浮在大殿的半空之中,低首道:贫道乃张三丰是也!

朱棣见状不由大惊失色,才知眼前这位邋遢道人乃是祖师爷是也,慌得连忙下了龙座,便要躬身下拜。

张三丰在半空中摆手道:不必了!山野之人收受不起天子大礼,看你此番情景已知厉害关系,你且记住: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你身为帝王者,当行帝道之帝,行王道之王,威不能霸、强不能悍,只有治心才是治国之道。

说完,张三丰从半空中徐徐落下,紧接着趋身掠过大殿,倏地一阵风过,宫殿中已不见了他的身影,却听得从大殿外传来中气如虹,字字清晰的吟诵声:万事乘除总在天,叔侄骨肉何相煎?放眼看,莫窄量,古今兴废转眼间。

众文武大臣惊愕失色,皆做声不得。庆幸的是朱棣不仅不怒不恼,倒是出奇地平静,张三丰的警训之言,让他猛然间有所醒悟,暴戾之气有所收敛。自此后,明成祖朱棣止暴施仁,勤政善政,不敢怠慢百姓。这真要庆幸张三丰殿前训帝、力挽狂澜,使得中国有了二十三年的永乐盛世,大明帝国威名于世界之林,谱写了中华民族盛天下的一段辉煌历史。

不久,朱棣想把张三丰延请朝廷为官,一者点缀升平,收揽民心;二则为他求道法仙药,养生延寿。永乐三年(1405)他亲笔修书一封,遣淮安王遍访张三丰于天下名山,遗憾的是张三丰踪迹诡秘、寻之不见;永乐五年(1408),朱棣听说张三丰在邵武道峰山,又派大臣张宇初邀请张三丰进京,未果;次年,再命张宇初寻访,仍未果;永乐十年二月,又派在京为官的道录司右正孙碧云到福建寻找,并致张三丰《御制书》一封。

孙碧云乃张三丰的得意弟子,而且当初是张三丰把他推荐给明太祖朱元璋,当了朝廷的命官,但这次张三丰依然回绝,只是为了不使徒弟孙碧云为难,回信一封曰:臣本野夫,于时无益。伏愿陞下澄心治理,屏欲崇德,民生有福,朝廷有幸!

朱棣见信后长叹一声,知张三丰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他并不死心,此后又多次派人寻访,前后整整有十年,均无功而返。

直至今天有关张三丰的记载,只有武当山这段时间最为全面翔实,其它皆为传说。张三丰经常外出弘扬道教,偶有回到闽北老家修身养性,于武阳峰、留仙峰、翠云峰(均在邵武境内)三峰之间瞬间来往。

当然,由于年代久远,史料流失,一些真相难以十全十美示于世人。但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有关一代宗师张三丰的众多传说与故事会逐渐还原于历史的真相。

作者:□马星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