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阳民警魏水粼一生清苦甘做“傻子”
东江时报 2018-11-28 15:48:48

魏水粼(前一)负责辖区治安防控十几年,工作经验非常丰富。

■ 11月23日下午2时许,惠阳区公安分局良井派出所老民警 “水哥”因突发疾病抢救无效去世。几天了,无论是生前同事好友,还是村民、街坊,提起老民警“水哥”,大家心里都空落落的,既心痛又酸楚。

“水哥”名叫魏水粼,今年54岁,是良井派出所年龄最大的民警,从警30年一直在良井派出所。虽然他一直是个普通的民警,甚至在他的个人简历“奖惩”栏中没有一次立功受奖,但派出所从所长到民警、协警,个个都把他当作工作上的恩师和榜样,尊称他“水哥”。



魏水粼简介

54岁,良井镇大白村人,1988年从部队退伍后进入良井派出所工作,是良井派出所年龄最大的民警,此后30年一直扎根在良井派出所。

去世前一晚还计划去设卡

“水哥”是良井镇大白村人,1988年从部队退伍后进入良井派出所成为一名民警,此后30年他就一直扎根在这里。良井派出所所长高惠文说,“水哥”在派出所30年,治安、刑侦、户籍等,几乎每个岗位都做过,工作经验非常丰富。去年以前,他负责治安防控十几年,辖区哪里是治安防控重点,哪里该设卡,哪里有可疑人员出没,他一清二楚。

去年开始,因为“水哥”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太好,所里照顾他,让他从治安前线转到户籍室。“他把户籍的工作做好,还是经常主动要求去巡逻,去设卡,说所里人手不够。”高惠文感慨,良井镇的治安环境好,与派出所的治安防控力度分不开,而治安防控工作又与“水哥”的默默付出分不开。

今年5月,“水哥”因心脏不适,在工作期间被送医院就诊,随后接受心脏支架手术。术后经短暂修养后,就主动要求归队工作,说单位人少任务重。

副所长井传明还清晰记得,11月22日下午下班后,他拿着一叠户籍资料请“水哥”处理,“水哥”二话不说就回办公室加班;民警冯万里还记得,当天聊天时“水哥”还跟他说:“明天跟你们一起去设卡”;教导员朱传宝的微信里,还有晚上 “水哥”跟他说有点不舒服,他叮嘱“水哥”一定要快到大医院检查,注意心态,保重身体的对话……甚至11月23日上午,大家还看到“水哥”像往常一样到户籍室上班,但没想到中午就发生了不幸。

11月23日中午,派出所同事在食堂吃饭时,发现“水哥”没来,于是打电话给“水哥”但没人接听,大家又以为他这几天感冒可能去医院看病了。

井传明说,饭后他回宿舍休息,想到“水哥”还没吃饭,便到隔壁敲门但无人应答。不一会儿,“水哥”的爱人回家,也怀疑“水哥”可能出去了。但没一会儿,“水哥”的爱人便大声哭喊着跑出来,他赶忙跑进去,看到穿着警服的“水哥”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我赶紧试他的大动脉、心跳,发现都没反应了,但我总以为他只是暂时睡着了,然后一路打电话叫120,一路敲其他警员的宿舍门求助。”井传明说,120救护车很快赶到,但令人难以接受的消息还是传来:“水哥”终因病情严重抢救无效去世。

魏水粼获得的最高荣誉“从警三十年纪念勋章”。

讲原则群众信任他

“水哥”的骤然离世,让他的家人和生前同事好友都难掩悲痛。回忆起他的点点滴滴,大家都感慨“这是一个少见的老实、正直、忠诚的人”。

在魏水粼的人事档案表关于“奖惩情况”一栏里记载,他获过3次个人嘉奖,没有一次立功受奖。今年3月,他荣获“从警30周年纪念勋章”,这枚勋章或许是他警察生涯中最珍贵的荣誉,被他和过去的工作笔记、证书等妥善地放在柜子里保管着。

证书、功勋是有形的,他个人魅力对良井派出所所有警员的影响是无形的。对大家来说,他是值得每个人尊敬的恩师,学习的榜样。良井派出所教导员朱传宝说,因为“水哥”长年扎根良井,对辖区情况和警务都十分了解,几乎每个分派到所里的新警,都会被安排跟着“水哥”学习,而“水哥”总是像个老大哥一样对待每一个同事。他的正直、忠诚、讲原则,通过他的一言一行默默地影响着身边的年轻警员。

农村治安工作,许多时候在于调解纠纷,将案件化解在调解里。“调解纠纷时,只有他敢大声地说哪一方的不是,而被说的那一方还不会觉得委屈,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非常正直的一个人,指出别人的错正义凛然。”良井派出所副所长黄智勇说,处理群众纠纷时,群众最怕有失公允,‘水哥’做调解,群众都信任他。

2014年,朱传宝刚被分派到良井派出所不久,一天他和“水哥”带队去处理一宗邻里纠纷。当时其中一户人家叫了许多人在家,当晚另一户人家的父子俩喝了点酒后,便开着摩托车、手持砍刀来准备来闹事。“摩托车冲过来时,‘水哥’眼疾手快,拉开了一名队员,避开被砍,摩托车转了一圈后,又准备冲过来,”朱传宝说,这时人们已吓得四处逃窜,他准备鸣枪示警,这时“水哥”迎面大喊:“某某,你别过来,否则我就开枪了!”父子俩看到是认识的“水哥”,神智清醒过来,家人也赶紧趁机将父子俩拉开。待双方心情都平息后,“水哥”组织双方耐心调解,最终一场眼看就要爆发的流血冲突被平安化解。

民警冯万里是一名年轻的警察。3年前刚分到良井派出所时,他“心有不甘”,认为良井镇偏僻,案子不多,让他无法大展手脚,但他渐渐地他从“水哥”身上深刻认识到“农村发展,也许更需要我们”。

2017年,村里有两兄弟因为一棵龙眼树发生了矛盾:弟弟家院子里的一棵龙眼树的枝桠伸展到了哥哥家里,哥哥生气报警说“要砍掉”,结果第二天真的砍掉了,于是弟弟又打电话报警要求处理。“水哥”接到这个案子后,并不是单纯地从面上调解,而是先打了个电话给村干部,了解到这两兄弟为龙眼树争吵只是导火索,根本原因是之前的土地纠纷。

“了解清楚深层次原因,‘水哥’才带着我们,又叫上村干部一起组织调解,最终让两兄弟化干戈为玉帛。”冯万里说,“水哥”处理农村纠纷并不是浮于表面,而是很有耐心地去从深层次化解,这让他很佩服,也从中学习很多。

魏水粼(右二)处理纠纷并不浮于表面,而是很有耐心地从深层次化解。本版图片 《东江时报》记者匡湘鄂 通讯员李方伟 摄

热心关心村庄建设

熟悉“水哥”的人都说他是个很讲原则、正直的人,从来不讲私情。朱传宝记得,2015所里抓到一名吸毒人员,恰好那名吸毒人员与 “水哥”同村。几天后,他开玩笑地问“水哥”有没有村民来求情,“水哥”说有,但当即义正言辞地告诉他“该怎么就怎么做”。

大白村的村民们也说,他们都知道“水哥”是个很正直的人,正是这样他们不仅不会怪罪 “水哥”,反而很敬重他。

大白村村干部魏伟健说,“水哥”是个老民警,在村里也是个很有威信的人。村里有村务去找“水哥”帮忙,他都很乐意。这些年来,村里搞新农村建设,规划建设都会涉及法律法规,“水哥”不管多忙,都会去帮忙分析处理。“最近一次,村里要安装路灯,搞绿化,他也回去了,给很多建议。”

11月25日上午10时多,家住良井的四川人贾明刚从广州回来,就急匆匆地来到惠阳区公安分局良井派出所打听“水哥”的事,得知“水哥”的追悼会两天后举行,他说到时一定要去送“水哥”最后一程。

“‘水哥’对工作很负责,是个好警察!”贾明说,他经常走南闯北,总觉良井镇是治安最好的地方,如今他在良井已工作、生活了十几年。十年前他与“水哥”在家附近的档口喝茶时认识,两人年龄相仿,所以比较聊得来,后来他才知“水哥”喝茶也是在了解治安。相识十年,在他心里,良井治安好,水哥付出了很多。

从不愿给单位组织添麻烦

去过魏水粼家里的人,都为他家的清贫心酸。魏水粼的家就在良井派出所宿舍,一家四口挤住在两间房里,家里唯一的电器是一台老旧的电视机、一台用了十几年的电饭锅。他和爱人的卧室里是两张简易的床,一个门都关不住的老衣柜里装的都是他的警服,几件冬装便服旧得看不出年份了。

“水哥”的爱人也是老实本分的农村妇女,因为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家带孩子,照顾家庭,闲时就从工厂拿点串花的手工活在家里做,挣点零用钱。

所长高惠文说,看到“水哥”的困难,他几次跟“水哥”提出让嫂子到派出所厨房帮忙,这样可以每月固定拿点工资贴补家用,但“水哥”想想后婉拒了,说“派出所的兄弟们来自五湖四海,她一个家庭妇女做饭怕大家吃不惯,影响大家食欲就不好了。”

“他总说‘组织麻烦我可以,我不可以麻烦组织’。”高惠文说,这么多年,“水哥”从来没有被群众投诉过一次,他自己也从来没找所里提过任何要求,没有任何抱怨。

每年派出所里有评优、论功授奖或提拔的机会,大家推选“水哥”时,“水哥”也总是拒绝,要求把机会留给年轻警员们,说“年轻同志评优获奖提拔了,可以有更大的平台去做更多事。”甚至所里每年申报困难警察给予一定补助时,“水哥”拿了两年后也不肯再申报,要求所领导把名额让给别人,说“所里还有比我更困难的同事”。

家里经济条件虽不好,但魏水粼的两个儿女说,父亲从小教育他们“要做一个正直、诚实的人”,他们从小并不会从物质上跟同龄人攀比,也一直以父亲为荣。村民们也告诉记者,“水哥”家很讲孝道,他在五兄弟中排行老二,虽然兄弟们都成家了,经济状况都不是很好,但兄弟、妯娌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

“非常难过的是,爸爸没有享过一天福。”“水哥”的女儿魏绿敏说,她已经参加工作了,弟弟也快学业有成了,家里的生活可以越来越好了,父亲却没能等到享福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