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视频涨百万粉丝 华罗庚中学音乐小子成抖音红人
东江时报 2018-11-28 09:54:49

“我们华中又出了一个小明星。”“你在抖音上刷到他了吗?”这些天,市华罗庚中学师生口中津津乐道的,是一个叫做邬昊霖的高二男生。凭借一段边弹钢琴边打响指的视频,他迅速在抖音上拥有了上百万粉丝,成为抖音红人。

“其实我不喜欢大家叫我‘网红’,我希望他们提到我的时候会说:‘华中有一个很厉害的学生,他很有才’。”17岁的邬昊霖对记者说。

邬昊霖经常在学校大型活动上表演架子鼓。

始于“父母之命”成于改编流行乐

邬昊霖白净清秀,单眼皮,有时候显得很酷,大部分时候很温和。中分的微卷头发,宽松的黑色卫衣,休闲中透着自信。

“我从5岁开始学钢琴,一开始是父母要求的,学的过程就很不顺利,心里很抗拒。”邬昊霖的音乐之路开始于“父母之命”,在每天单调的练曲中,他并没有感受到音乐带来的快乐。“每天要练1到2个小时,但其实半个小时后我就不想再练了。”

事实上,他的钢琴水平是得到国际级别赛事认可的。小学三年级,邬昊霖参加第三届香港国际钢琴公开赛,获得了一等奖。但他终究对枯燥单调的练琴感到了厌倦,坚持到了初中,达到钢琴8级之后,他中止了学钢琴。

没想到,这并不是结束,而是新的开始。“当时接触了流行音乐,我试着自己改编一些歌曲,用自己的方式弹出来。我发现这太有意思了,渐渐一发不可收拾。”邬昊霖还记得改编的第一首是当时很火的歌曲《爱河》,自己比较满意。出于分享自己音乐态度的目的,他把一些改编弹奏的视频发到“快手”上,得到了不少认同,渐渐也积攒了87万的粉丝。直到现在,改编弹奏流行音乐,仍然是他的最爱。

邬昊霖对音乐的兴趣并不限于钢琴。去年他接触了架子鼓,觉得很喜欢,于是报了一个架子鼓的班,“可惜那里用的是电子鼓,硬件不行,上了十多节课我就退课了,决定自学架子鼓。”邬昊霖参加了市华罗庚中学的架子鼓社团,经常在学校练习,他上手很快,自我评价“学一年相当于别人学三年”。他说,这得益于自己之前玩过两年“PenBeat”(一种用笔和手的不同部位敲击来模仿架子鼓点的音乐形式),对节奏比较有感觉。现在,他已经是校架子鼓社社长了。

此外,他还自学了吉他、卡洪鼓,弹唱、伴奏不在话下,说是华中音乐小才子确实不为过。

邬昊霖在抖音上已有百万粉丝。

一个视频获3000万播放量200万点赞

说起在抖音上的 “一夜爆红”,邬昊霖也是出乎意料。

“上学期期末考结束后,我在学校琴房录制了一段视频,改编自《Lovescenario》,一边弹奏一边打响指,总共17秒。发上去以后我也没多注意,后来是别人告诉我‘你火了’,身边很多人刷抖音都刷到了这段视频,现在已经有3000多万播放量、200万点赞。我的粉丝也一下子涨到上百万。”邬昊霖说,似乎一夜之间,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包括网上的、身边的,有时候走在路上还会被路人指点议论。

突然成了红人,他的感受也很微妙。一方面自然是为自己的才华受到肯定而高兴,另一方面,他也很反感被人称为“网红”。

“很多人知道华罗庚中学有个学生很火,但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简单给我贴一个‘网红’的标签,心存偏见,仿佛我做了哗众取宠的事。”邬昊霖希望人们在听了他的作品之后再评价他,而不是戴着有色眼镜。“我希望他们提到我的时候说:‘华罗庚中学有个很厉害的学生,他很有才’。”

百万粉丝流量,也意味着商机。不过,邬昊霖并没有把流量“变现”的打算。他坦言,只把音乐当做爱好,不会涉及商业行为。当然,如果能带来有利于今后发展的机会,也是好事。

未来规划

考上大学再发展音乐兴趣

家里出了个“小明星”,家人的反应是“好好学习,不要天天玩这些东西”。邬昊霖笑着说:“别人羡慕我父母,但我父母操心极了,还不如生个好好学习的孩子。他们担心我不能平衡好学业和兴趣。”

其实邬昊霖内心很清楚,在网络上的爆红很难长久。“后来我陆续创作了一些改编视频,但再没有那么大反响。吃‘网络饭’最多一两年,尤其是像我这样,每周末才更新,热度会下降,对此我很看得开的。毕竟我不是职业主播,也没有在抖音上长远发展的打算。”

他的未来规划是,好好学习,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再来发展音乐兴趣。“父母都希望我走普通文理考生的路,我也认同。因为走艺考生的路会比较坎坷,目前我的钢琴水平不是特别高,只是对流行乐有较深的理解,学习音乐专业没有优势,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培训机构的老师,这不是我想走的路。”以前也和家人吵过争过,但现在他已不是被梦想冲昏头脑的“热血少年”,对自己的优缺点和现实已有理性的判断。

他评价

他属于用才华吸粉

在班主任林丽看来,邬昊霖乖巧有礼貌,“和他讲道理他都听,是个特别有涵养的孩子。”直到班上学生告诉她“咱班有个小明星”,她才知道这事,还特地下了抖音去看邬昊霖的视频。“网络走红方式有很多种,他属于用才华吸粉,正能量型的。”

她并不担心学生们会效仿邬昊霖,从而在手机上耗费太多时间。“一来难以效仿;二来学校对手机管理很严,学生们的智能机必须上交给老师保管。”她相信邬昊霖可以不受走红的影响,规划好自己的未来。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