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学:那所老师经常被学生打的学校,是如何变成好学校的?
第一教育 2018-11-16 16:11:39

“我从学生那里知道了一件事情:如果学生愿意学的话,那一定会一直学下去。有学习的想法才会学习……让每一个学生都拥有学习的期待和动力,每一个老师都应该这么做。”


第四届中国教博会今天在珠海落下帷幕。期间,日本最有影响力的教育学者佐藤学参加《对话佐藤学》主题论坛,对中国教育改革、教师成长、日本基础教育、薄弱学校改造以及学校如何应对人工智能时代等话题畅谈自己的看法。




观点1:日本“宽松教育失败”是人为制造的概念



不少教育领域的研究者将中国的“减负”与日本的“宽松教育”相比较,而近年来,有关日本“宽松教育”失败的评论甚嚣尘上,很多评论认为日本的宽松教育导致“宽松世代”的日本人学习素养大大降低。


对此,佐藤学认为,这其实是很多培训机构制造出来的概念。因为实行了宽松教育的政策,日本有大量的培训机构生意一落千丈,大约有三分之二的培训机构面临倒闭,所以他们创造出这样一种“学习力下降”的声音。


佐藤学解释说,日本文部科学省(日本中央政府行政机关之一,类似国内教育部)于1978年提出了要精选教育内容,旨在实现学生过上宽裕而又充实的学生生活的目标,各学科的教学目标和内容要紧缩至核心部分。1989年,日本第四次《学习指导要领》修订,基本目标是培养能够自主对应社会变化,有丰富人格的日本公民。1998年,《学习指导要领》再次修订,把全面培养学生的生存能力作为基本目标,教学内容削减三成,增设综合学习时间。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日本的孩子的学习的时间逐渐下降。


1998年到2006年,日本舆论对于有关“宽松教育”导致学力下降的讨论越来越激烈,但实际上,“宽松教育”这个词并不是文部科学省提出来的,文部省的调查证明并没有证据显示学生的学习能力下降,调查显示学生并没有学习能力下降,而是学习的内容减少了1/3。


佐藤学认为,舆论说“宽松教育”导致日本人学力下降是扑风捉影、没有依据的,这是舆论尤其是培训机构为了自抬身价而“自创”出来的概念。



观点2:教育必须随经济发展速度而调整



在佐藤学看来,日本孩子现在的问题不是宽松教育,不是学习力下降,而是缺乏学习动力,完全不愿意学习。他认为这和整个国家的经济、社会环境息息相关。


他回忆说,自己年幼的时候,日本的GDP每年增长速度都在10%以上,大家的学习能力和学习兴趣都很强。因为通过接受更好地教育,能够达到更好的位置,赚更多的钱。但是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的GDP增长速度接近为零,经济增长停滞,加上考试竞争激烈,很多人就没有了学习愿望,从学习现场逃离了。


佐藤学说,日本经济放缓之后,孩子们都不爱上学了。上世纪90年代之后,根据调查,日本小学高年级和中学里的孩子,厌学的达到七成以上。每年针对1万名小学四年级以上、高中三年级以下的学生进行阅读调查,几乎每年都刷新最低记录。中学平均一月读3本书,后来60%左右的中学生每月不到1本。到了高中三年级,70%的学生一个月读书为零。


不仅日本如此,类似的情况在韩国也同样发生,并且比日本更早。佐藤学说,在韩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上个世纪70年代,应试教育就已经达到了影响国家发展的地步。首尔的八成中学生,因为应付考试竞争,学习压力过大而造成身体出现了问题;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的收入都交给了补习班,过大的学习压力让很多学生产生厌学。


“现在东亚圈里面,无论是日本还是韩国、中国,实际上面临升学压力大的问题,我们应该放在一个社会转型背景下了解。”


佐藤学认为,如果一个国家一直都保持着高速的经济发展,这样的教育是可以持续下去的。但是,事实上,这种情况最多持续20到30年,那之后,教育就要随之重新调整,否则的话,整个社会都会受教育所累。


观点3:充分信任学生,薄弱学校也可以改造好



佐藤学认为,近年来中国很多农村教育的状况已经得到了改善,但是目前依然存在的一个问题是班额过大。有的地方一个班里面有五六十个甚至更多学生。“我去过一个学校,一个老师教了大概120个学生。”他认为,如果这样的教育环境不改善,就谈不上教育质量。


佐藤学介绍说,在改善薄弱学校办学方面,日本有一些经验或许可以借鉴。


他举例说,自己曾经帮助过一所日本贫困地区的学校,当地的家庭大都是贫困阶层。为了拿到尽量多的政府津贴,每个家庭都有很多孩子,最多的一个家庭有十几个孩子,而且这些孩子的父亲都不同。家长甚至也不给孩子们做饭,只要吃学校食堂发的饭菜就好了。


佐藤学还曾经帮助过东京附近一所薄弱中学。那所学校的窗户、厕所都被学生砸坏了,学校每天都会发生暴力事件,甚至老师都常常被学生殴打。学校里一半以上的学生参加10段的考试只能取得1段的成绩,相当于10分考了1分。


“在这样的学校,无论老师是多么的努力,要拯救这些孩子几乎是不可能的。能救孩子们的,只有孩子们自己。佐藤学说,老师所能做的就是创造一种环境,让孩子们自己救自己。


老师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放低自己的声音,在孩子和孩子之间建立连接,创造一种能够随时互相学习的环境,让孩子们不断挑战更高层级的任务。


佐藤学说,“我从学生那里知道了一件事情:如果学生愿意学的话,那一定会一直学下去。”


他说,有学习的想法才会学习,而且学习是作为学生生存的中心权利,是希望的重心。“所以我们要让每一个学生都拥有学习的期待和动力,每一个老师都应该这么做。


这两个学校都尝试让孩子们去共同学习,不断挑战更高阶段的任务,他们就这样慢慢爱上了学习。两年左右,孩子们的平均分可以得到七、八十分了。就这样,在这个地区最差的学校,变成了一所非常好的学校。


佐藤学说,一定要信赖学生,信赖老师,信赖同事,并且一直、一直互相学习。一直以学生为中心,很在乎学生的期待。“这虽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我觉得只要去尝试,一定会成功的。”



观点4:创造一个能倾听的环境最重要



在佐藤学看来,学习一定不能是勉强的,必须是主动的。要如何才能让孩子愿意主动学习?如何才能创造出一个让孩子们愿意共同学习的环境呢?


佐藤学认为,最重要的是要互相倾听,老师一定要创造一个让孩子们互相倾听的环境。他特别指出,孩子们共同学习时千万不要形成小组中一个学习能力比较强的孩子总是教别的孩子,而别的孩子总是被教这样的局面。


“形成这样的固定模式就会形成一个权力差。要互相学习,不是我教你,而是你有什么不懂的你来问我,我有什么不懂的我来问你。这应该是一个很柔和的环境。”


佐藤学说,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应该是每个孩子都急着举手“我想说我想说”,而是静悄悄的“我想听我想听”。学会倾听是非常重要的学习,这样一个安全温柔的环境会让所有孩子都爱上学习。


在佐藤学看来,我们已经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进程之中,15年后,大约一半的现有的职业可能都没有了。现在老师教的知识,学生在手机上马上就能学到,英语自动翻译也正在实现。在这样的时代教育我们的孩子,我们必须去思考,什么样的英语教育、语文教育和数学教育才是被需要的。


他认为,主动学习、具有创造性的探求、小组讨论等都是很重要的“只有经历过这样高质量的深度学习的孩子们,才能对未来的社会有用。引导孩子这样学习是老师的职责。”


观点5:日本获得诺奖与现在的教育环境无关



最近18年来,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数已经达到18个。很多人将其归功于日本的教育。对此,佐藤学表示,这些诺奖得主大都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他们当时所受的基础教育与如今的日本基础教育并不相同,因此,不能归功于现在的日本教育环境。


佐藤学说,二战失败之后,日本的教育发生了巨大变化,很多优秀的老师投身基础教育。“在那个时代,能够从大学毕业是非常优秀的人才,因为能读大学的还不到10%。女性能够读大学的更是不到3%,但这些女性后来很多都做了小学老师。可见当时日本的小学老师非常优秀。”


佐藤学说,当时的日本非常穷,但是教育质量却很高。可见教育质量与经济发展程度并无必然联系。


关于佐藤学

历任三重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东京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东京大学院教育学研究科教授,现任东京大学院教育学研究科科长、学部长。作为"付诸行动的研究者”,他遍访日本全国各地学校,深入课堂,与教师一同研究教学,倡导创建“学习共同体”。三十年如一日,每周至少两天深入学校,扎根中小学实地观察,是日本学校教育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打开APP阅读全文
相关新闻
×
前往APP查看全文,体验更佳!
取消